哇哈哈,這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的。把整個空間都搜索了一遍,也沒有發現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拖著疲憊的步伐,林風回到了大廳,把之前帶在身上的幾個靈果吃了下去,整個人立刻又生龍活虎起來。坐在椅子上,林風把思緒又捋了一遍,發現荒天至尊所說的荒天塔也沒有頭緒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念頭在林風心頭升起,自己現在所處的空間,就是荒天塔。越想林風覺得越有道理,因為在外面的世界,哪里有這么神奇美妙的地方。看著桌子上的小圓球,林風感覺已經找到了荒天塔的關鍵。想通了一切,林風的心一下放松了下來。

    既然找到了所有的關鍵,那要怎么才能讓他認主呢!難道也要讓他喝點血。想到做到,林風趕緊跑到儲屋間里,找了一把精致的匕首,回到大廳當中。

    拔出匕首,黝黑的刀身閃過一絲寒光,讓人有一種心悸的感覺。當然,能放在這里的東西,肯定沒有凡物。

    伸出食指,輕輕的在刃口上碰了一下,血一下子就冒了出來,林風也不多想,趕緊把手指按在了圓球上。鮮紅的血全部沒入了圓球當中。當林風再想把手指移開的時候,發現手指被吸住了,而血還在不停地被吸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當小圓球不再吸血的時候,林風的臉色已經一片雪白。這還是林風這段時間靈果當飯吃的結果,要不然早就成人干了。

    在圓球停止吸血之后,突然化作一片虛無,沒入林風的腦海,林風的身體就像觸電一樣,顫抖個不停。大量的信息一股腦的涌入林風的腦海,一顆小圓球就懸浮在他的腦海中間。

    林風緊閉著眼睛,一動不動的坐在地上,努力的消化著剛剛得到的信息。時間在不知不覺間,一夜就是這么過去了,林風睜開了緊閉的眼睛,嘴角浮現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林風意識進入腦海里的圓球,就感覺自己對所有的東西,包括外面的一草一木,都在自己的掌控當中,只要自己一個念頭,就可以把所有東西都收入圓球當中。

    就在林風興奮得不知所措的時候,墻上,畫中人又開口說話:“恭喜你,小徒弟,你獲得了吾完整傳承,望你好生修煉,宇宙很大,你的舞臺也很大。先服幸運之源,再服生生造化丹,吾去也。”

    說完,便再也沒有了動靜,林風趕緊上前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,“恭送師傅”。對于這個便宜師傅,林風是從心底里感激,敬佩的,要沒有這個師傅,他現在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茫茫宇宙的深處,一處洞天福地中。一個中年男子,抬頭仰望天空,“三千年了,終于找到傳人了嗎?”

    林風沒有直接去服用丹藥,而是去了靈果園,因為他餓了,失血過多,很虛弱。

    又是一頓豐盛的靈果大餐后,一身臭汗的林風,在靈泉中泡了個澡,休息了一上午,感覺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活力。這才又悠悠的回到了大廳當中。

    一個念頭,裝著幸運之源和生生造化丹的兩個瓶子,自動飛到了林風手中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里的兩個瓶子,林風打開了裝著幸運之源的那一個。看著瓶中散發著濛濛紅光,像果凍一般的物體。沒有一絲猶豫,把它倒入口中,一口就吞了下去。沒有任何味道,也沒有任何感覺,進入口中以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

    。

    接著,林風打開了生生造化丹的瓶子,只見里面有一粒鴿蛋大小,金色的丹丸,上面布滿了美麗的花紋,散發出陣陣幽香。一抬頭,林風把他吞入腹中,隨即盤腿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風感覺全身發熱,腹中一陣巨痛傳來,全身上下就像有千萬只螞蟻在不停的撕咬。

    林風緊緊地咬著牙關,強忍著疼痛,堅持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風林風感覺全身不再疼痛,便知道,生生造化丹對身體的改造已經完成了,不由得全身一松,昏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個黃濛濛的光團包裹著昏睡著的林風,然后沒入他的身體之中。再看此時的林風,已經化著一個十一二歲少年模樣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荒天至尊的厲害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算計到了,留下了如此厲害的手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電光閃過,包括林風在內,大店,靈果林,靈泉,全都消失不見,只留下一個空曠的山谷,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覺是林風二十五年來睡得最香的一覺,甚至都沒有做一個夢。他不知道這一切,都是荒天塔的器靈干的,他更不知道,等他這一覺醒來,已經不在原來的世界,原來的自己,而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大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,一滴冰冷的水滴在林風的臉上,林風打了一個冷顫,從睡夢中驚醒。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,

    咦,下面怎么涼颼颼的,林風低頭一看,褲子掉地上了。看了看自己的細胳膊細腿,林風明白了,自己是還童了。

    彎下腰,拿起地上的褲子,對著自己比了比,又從荒天塔中拿出了小匕首。把褲腳割掉一大截,穿在身上,又緊了緊皮帶,這才開始打量著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入眼望去,四周盡是遮天蔽日的大樹,十幾個人都抱不過來的那一種。樹干上長滿了苔蘚,樹下只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野草,和厚厚的落葉。

    林風看著眼前的大樹,看來已經不是原來的地圖了,華山周圍可沒有這樣的森林。但愿離出去的路不要太遠。

    林風心念一動,瞬間進入了荒天塔之中,原地只留下一個芝麻大小的黑點,在落葉之間很不起眼。

    林風看著外面的風景,心里有了底,這就是自己保命的護身符啊!

    嘴角掛著笑,林風又瞬間出現在了森林當中。緊握著手中的匕首,認準一個方向,大步向前行去。餓了,就回到荒天塔空間吃點靈果,天黑了,就回荒天塔空間修煉。就這樣,兩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林風邊走邊想,按常理,這么大一個森林,怎么也有一些小動物吧!這都兩天了,一只小老鼠都沒看見,太不正常了。況且,這里也太安靜了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突然,身后傳來一陣沙沙聲,林風下意識的一扭頭,天啊!好大一條蛇,下一秒,林風已經被巨蛇吞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黑暗中,林風強忍住呼吸,這里面實在是太臭了。握緊匕首,林風運起全身力氣,狠狠地扎在大蛇的身上,腥臭的蛇血噴了林風一臉。林風緊閉雙眼,匕首一下一下的刺在大蛇的身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蛇體在森林中翻江倒海,林風也跟著在里面翻來覆去。周圍的大樹都被它抽得七零八落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大蛇的動作越來越劇烈,暗紅的蛇血不斷從蛇口流出。在林風感覺自己快要虛脫的時候,大蛇終于不動了。

    林風暗暗松了一口氣,終于把這家伙給搞定了,這到底是什么運氣,隨便來一個就是大boss啊!林風用匕首一下一下的挖,終于從蛇腹下挖出了一個口子,艱難的從里面爬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地上,深深的吸了幾口新鮮空氣,這一陣折騰,林風全身都快要散架了。

    看著這條頭上長冠的大黑蛇,林風雙眼冒著星光,終于有肉吃了。這條蛇都快要化蛟了,怪不得這么厲害。這些可都是煉器的好材料啊!可不能浪費,回復了體力,林風拿著匕首,充分發揮出了三流廚師的天賦,熟練的開始工作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過后,林風的身后,一張完整的蛇皮,一個拳頭大小的蛇膽,一個毒囊,一塊泛著黑色幽光的獸核,一堆蛇肉出現在了林風的身后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林風把蛇皮,蛇膽,毒囊,獸核全部收進了荒天塔的空間。回到荒天塔,林風在靈泉中洗了一個澡,把荒天經又修煉了一遍,吃了兩個靈果,才又回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看著那一堆蛇肉,林風在想該怎么吃呢?心念一動,林風在儲物間找到了一個煉藥用的小鼎,在從里面弄了些靈泉水,找了幾種味道不錯的靈果,就開始動起手來。

    大約兩個小時過去,森林中彌漫著撲鼻的異香。一鍋清澈見底的清燉八寶龍肉湯完成了。聞到這個味道,林風露出了滿意的笑容,要是調料齊全,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就在林風大快朵頤的時候,在離此不遠的一處山下。一個十七八歲年紀,劍眉星目,虎背熊腰的青年,背上背著一個藥簍,手中一把大砍刀,在前面開路。后面跟著一個老者,五六十歲,生得是鶴發童顏,正在挖一株靈藥。

    “爺爺,您快聞聞,這是什么味道,這么香”。

    老者深吸一口氣,“這是靈蛇烏蛟的肉香,還有靈果的味道,這是什么人,敢在這里面吃靈獸肉,膽真大。”

    過了片刻,又道,“走,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,兩人循著香味,一路追蹤而來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