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天劍宗主

    靈力在全身游走,林風的身影變得飄渺靈動,在行走間越發的從容。此時的林風就像是一只蝴蝶,翩翩起舞;又像是一個幽靈,忽閃忽現,讓人難以捉摸。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人由于受傷而停了下來,林風已經遙遙領先,走在了最前面。突然,一根藤蔓從地底鉆出,瞬間纏上了林風的雙腿,使林風動蕩不得。林風還沒能掙脫藤蔓的纏繞,迎面又有三個小火球疾馳而來。

    林風驚出了一身冷汗,急忙之中把身體一仰,火球帖面而過,林風拔出匕首,一下斬斷了藤蔓,身體閃到了另一邊,這時,幾枚風刃從他剛才的地方呼嘯而過。

    聞著頭發的焦糊味道,林風再也不淡定了,這哪里是測試,這分明就是虐狗。

    打起十二分精神,林風依然一馬當先。在林風的身后,一群人雖然鼻青臉腫,衣衫襤褸,可依然阻擋不住他們強大自己的決心,跌跌撞撞的前進著。

    路越來越難走,在五倍的重力壓迫下,他們現在走路都要花費大力氣,跟別說還要躲避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,比如風刃,火球,地刺等等。

    在如此的壓力下,隨著林風飄渺虛空步的越來越純熟,林風也越發的游刃有余。真沒想到,這里居然是修煉飄渺虛空步的好地方,在這種高強度的壓力下,林風的飄渺虛空步竟然有了驚人的進步。林風心中忽然升起一種感覺,縱使有千軍萬馬,他依然可以在其中縱橫馳騁。

    隨著靈力的不斷消耗,林風不得不把一枚枚極品丹藥扔入口中,從補充不斷增加的靈力消耗。

    精神高度集中,把真實之眼運轉到極致,林風發現,在這無窮無盡的危機之中,其實還存在著一塊塊小小的安全島,可以供人休息避難,只是讓人難以發現罷了。

    看來設計這個試煉通道的人還有幾分人性,給試煉者留下了希望。林風嘴角上揚,我是不是該為后面的人做點什么,想到這里,林風邪邪的一笑。

    一塊黃玉良姜出現在林風手中,來到那一片安全區域,寫下了安全區三個字。看著自己的杰作,林風心想,這樣就容易多了吧!

    的確,如果一味的在里面亂竄,對現在的他們來說,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情。現在有了安全區,就不一樣了,可以在安全區之中過度,恢復靈力,一切就變得簡單了。

    林風刻意放慢腳步,這么好的修煉機會,他可不能錯過。況且,他也不想比別人更快出去,只要快一點點就行。當后面來人看到林風指出的安全區,也顧不得那么多,一頭就扎了進去,并對林風投去感激的目光。

    天空中,洪俊杰一群人都在俯視著林風他們,突然,洪俊杰轉頭對著沈和說道,“最前面的小子可是林風。”

    “是林風。”沈和說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對林風了解多少。”

    沈和沉默片刻,還是決定實話實說,“我也是幾個月以前在幽暗森林發現他的,說實話,我對他的身份也一無所知,感覺他很神秘。”說完,又把發現林風的經過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洪俊杰沉默了,就連身旁的幾名老者,也沉默了。他們死死的盯著林風所在的地方,希望能夠看出的端倪。可是,看了半天,也一無所獲,只感覺林風身份恐怕不簡單。

    洪俊杰搖搖頭,嘆了一口氣,說道,“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只要他現在是天劍山弟子,不做出有損天劍山利益的事情,就是我天劍山的幸事。” 心里卻在盤算著怎么說服宗主,全力培養林風了。

    在船型法寶的后方,一群天劍山弟子,腳踏飛劍,懸停在空中,一樣俯視著試煉通道。看著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安全區,并且還從一個安全區直接進入下一個安全區,他們平靜的心再也不淡定了。他們怎么可能這么快就能找到安全區,這不可能,當初他們可是被虐得跟死狗一樣,被人抬出通道的,這可是給這些新弟子們的下馬威。不對,他們肯定是作弊,一定是這樣,這件事必須告訴宗主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過去,林風已經來到了通道的盡頭,現在就算林風不運轉飄渺虛空步,也可以在這里自由行走了,這里的環境對于他的修煉已經不起作用,他也不想繼續浪費時間了。

    等大多數人都來到林風身邊的時候,林風滿意一笑,率先走出了通道。沒有人和林風爭先,都等著林風出去了以后,才爭先恐后的跑出通道。因為他們知道,要是沒有林風指出安全區,他們不可能這么快毫發無損的走出來。

    林風站在通道口,抬頭看去,只見前方是一個可以容納萬人的大廣場,在廣場的后方,一座高聳的牌坊屹立在那里,就像一柄利劍插入大地。牌坊上書天劍山三字,遠遠看去,眼睛有一種刺痛的感覺,讓人有一種置身劍氣中的錯覺,林風心里感嘆,寫這字的是一個高手。

    此時的廣場,人頭攢動,一個個人都伸著頭,眼睛盯著通道。林風的突然出現,原本人聲鼎沸的廣場突然鴉雀無聲,一個個都看著林風。怎么回事,一個煉氣六層的小家伙居然第一個出來,而且還毫發無損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都在猜測的時候,在林風的身后突然涌出一大群人。什么情況,難道說試煉通道壞了,根本沒有完全啟動。所有天劍山弟子的目光齊齊看向懸浮在空中的天劍山宗主劍無涯,劍無涯也是一片苦澀,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在劍無涯的身邊,負責這次試煉的執行長老趕緊上前,小聲說道,“宗主,試煉通道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劍無涯也在心里嘀咕,難道說這次招收的弟子都非常強大,心里想著,臉上不覺掛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這時候,洪俊杰一行人也來到了廣場上空,直接就道了劍無涯的身邊,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后。轉身對著下面林風他們一群人,朗聲道,“你們還不快拜見宗主。”

    林風他們聞言,趕緊單膝著地,齊聲道:“拜見宗主。”

    只見劍無涯微微抬手,眾人不自覺的就要站起來。并且說道,“眾弟子請起,你們很優秀,歡迎你們加入天劍山。”話音一頓,又接著道,“你們誰是林風,站出來。”

    林風一愣,硬著頭皮走出了人群,真是想低調點都不行。說道,“稟報宗主,我就是林風。”

    林風一走出來,對面的所有人又是一愣,這個第一的林風什么來頭,宗主怎么知道他的名字,可他年齡那么小,修為還那么低。難道是宗主的私生子,人群中有人想到。

    劍無涯看著林風,點點頭道“不錯不錯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,“稟報宗主,弟子懷疑這次試煉有人作弊,在試煉通道中把安全區明顯的標注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林風心里咯噔一下,難道不能標注,自己好心辦壞事了。想到這里,林風有點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劍無涯聞言,一縐眉頭,向著林風等人問道,“他說的可有此事 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齊刷刷的看向林風。林風心想,這就把我出賣了嗎?真沒有意氣。

    林風見躲不過去了,只得走了出來,本著伸頭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的態度,對著劍無涯朗聲道,“那安全區是弟子標注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林風的話,所有人也是一愣。怎么也沒有想到,林風還有這么大本事,就連劍無涯也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劍無涯沉聲道:“林風,你可知道你破壞了試煉。”聲音充滿了威嚴。

    林風身后,所有人都以為他是要懲罰林風,都不愿意看到林風受罰。所有人對看一眼,齊刷刷的又單膝跪地,齊道,“請宗主念林風年幼,不要責罰林風。”

    林風心想,算你們還有良心,知道給小爺求情。

    劍無涯心道,看來你們還挺團結,那我就再試試你們。便說道,“不懲罰林風也不是不可以,那要看你們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看有希望,便再次朗聲道,“甘愿承受宗主一切責罰。”

    劍無涯一看眾人還是一條心,便也不再耍花腔,當下說道,“林風違反試煉規矩,破壞試煉規矩,因此此次試煉算作失敗,所有獎勵取消。為示懲罰,此次試煉所有弟子全體都要,葬劍谷禁閉一個月。”

    林風到是無所謂,心道,一個月就一個月,有什么了不起,爺等著。可那些老弟子就不這樣想了,這還是懲罰嗎?這分明就是獎勵,自己等人要進入葬劍谷,接受劍氣煉體,還要靠宗門貢獻度來換,而人家不過剛來,就有機會進入,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!

    這時候,林風和他身后的眾天劍山弟子還不知道,一個巨大的機緣已經來到了他們面前,當然,如果準備不足,還是要吃苦頭的。在他們得知這次懲罰的巨大好處以后,所有人心里都生出一個念頭,那就是,跟著林風混,吃香喝辣,這也堅定了他們日后擁護林風的決心。

    就連劍無涯都覺得,天劍山往屆的所有弟子,從沒有林風他們這一屆團結,林風已經成為這一屆弟子的核心。這對天劍山來說,應該是好事吧!

    劍無涯對著身邊的眾長老到,“把他們都帶下去,安排好,三日后進入葬劍谷,另外,把林風帶到凌霄殿去,幾位太上長老還在等著呢!”說完,腳踏虛空而去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