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到底無極秘境之中發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,不過據林風和雪兒他們所說,無極秘境本來是仙界無極天的秘境, 他們在秘境中遭遇了無極天的修士,也虛空林風和雪兒機靈,才化解了一場災難。”說到這里,凌天把從林風和雪兒口中得知的,他們在無極秘境中的遭遇簡單的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劍無涯沉吟片刻,“怪不得以前兩次,進去的弟子有好多都沒有再回來,其中不乏一些天劍山的天才弟子。這次林風他們居然能夠全身而退,只是不知道林風說的那個東勝神州在什么地方,要怎么才能夠到達。我現在都有些相信,林風就是來自那個叫東勝神州的地方,要不然,有誰可以培養出如此逆天的弟子,還有那么強大的法寶和靈物。”

    劍無涯化音剛落,林風的五位師傅居然一起點頭,肯定了劍無涯的話。無塵劍君開口說道:“林風這小子不管是法寶,還是功法,在東荒大陸乃至恒月大陸都是最特別的,最強大的那種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次子心性純良,有一顆感恩的心,只要你對他好,他就會對你更好,從他對沈星沈和雪兒小丫頭就可見一斑。我只想說,林風在沒有成長起來以前,我們要給予最大的幫助,等到林風完全能夠立足東荒乃至恒月大陸的時候,我們的收獲將比付出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無塵劍君的話才說完,煉云煙又接著說道,“不管林風來自哪里,也不管林風身后有什么人,只要林風還是天劍山弟子,還是我們五人的徒弟,那就足夠了!以后不管發生什么,天劍山就是他最堅強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看見五位太上長老說得火熱,劍無涯也插話說道:“既然林風如此重要,要不就把林風立為天劍山少宗主如何。這樣也能夠體現出我們對他的重視。”

    劍無涯沒有想到,自己隨便說的玩笑話,幾位太上長老竟然都點頭同意,只有煉云煙在一旁微微皺眉,小聲說道,“這樣會不會影響林風修煉,要不要等找到林風,和林風商量一下再說。”

    聞言,無塵劍君一擺手,“不用,這個事情,就這么定了。只要對林風沒有壞處的事情,我們說了算。只是這次襲擊,恐怕沒有那么容易罷休。就怕他們把六合玄元丹的消息擴散出去,被東荒大小勢力知道,引起大家群起而攻。”說完,竟深深的縐起了眉頭,旁邊幾人也是一臉凝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荒天塔空間中,林風咬緊了牙關,額頭青筋鼓漲,面色崢獜。荒天經不斷運轉之下,丹田氣海中,由靈液組成的小湖湖面,一個拳頭大的金丹懸浮齊上,閃爍著乳白的微光。林風的無屬性體質,最大的特點就是,不管什么屬性的能量,只要一進入體內,就會自動轉化為無屬性,回歸本源。

    雖然凝成了金丹,可林風的危機并沒有結束,龐大的能量還在沖擊著林風的身體,要不是林風早已是相當于金丹期強度的身體,林風恐怕早就被體內的靈力撐爆了。金丹吸入的靈力越來越多,金丹上的一道丹紋越來越清晰,林風的修為也徹底穩固在金丹一層。

    隨著修為的穩固,林風吸收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,金丹上已經出現了第二道丹紋,預示著林風已經是金丹二層修為。沉浸在修煉中的林風,努力煉化著體內燥動的靈力,可體內的靈力,不管林風怎么煉化吸收,卻仿佛無窮無盡一樣,一點也不曾減少。

    器靈小天也有些急了,眼看著林風的修為就要到達金丹三層巔峰,已經不能再做突破。如果繼續突破的話,就會影響林風的根基,造成根基不穩,影響以后的修煉。到底該怎么辦呢?器靈小天在荒天塔二層房間中急得團團轉,一時也想不出好辦法。

    突然,器靈小天想到在荒天塔一層中的一種靈決靈鎧術。這是一種通過靈力外放,在體外形成一套護體鎧甲的靈術。在修真期分為七個層次,分別對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。其中赤色可以硬抗住筑基期的全力攻擊,橙色可以抗住金丹期的全力攻擊,以此類推,每一色都可以抗住一個修為層次的全力攻擊。雖然不是特別強大,可是對現在的林風來說,就猶如神技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器靈小天把靈鎧術的玉簡直接取出,玉簡在器靈小天的控制之下飛到了林風的面前。器靈小天的聲音在林風腦海中響起:“老大,你現在停下修煉,把這個玉簡中的靈決靈鎧術學會,就可以徹底解決你現在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聽到小天的聲音,林風停下修煉,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玉簡,林風心道,這可真是及時雨啊!

    神識一進入玉簡,林風就被驚呆了,這簡直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功法。一刻鐘以后,林風徹底記住了靈鎧術的運行路線和靈決,才從玉簡中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靈力按照玉簡中的路線在林風體內運轉著,嘴里念念有詞,漸漸地,在林風的身體表面,形成了一層薄薄的紅色護罩。隨著林風不斷的輸入靈力,護罩越來越厚。短短時間,林風就把靈力外放做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林風心中充滿期待,按照心中的想法,控制著外放的靈力護罩,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個紅色的鎧甲。努力控制靈力的強度,把靈鎧變得和自己的白虎嘯月鎧甲一樣。林風玩得不以樂乎,不停變換著鎧甲的式樣,把心中能夠想起的樣子都玩了一遍,隨著靈力的不斷消耗,林風的靈鎧術已經進階到了二級。一襲橙色的鎧甲,把林風襯托得更加英武不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覺,林風從凌天視線中消失已經有半個月了。盡管天劍山上下已經全力搜索,可還是沒有發現林風的蹤跡,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找到,好像林風憑空消失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父親,你說我老大他不會有事吧!”雪兒小丫頭一臉憔悴,滿是擔憂的問道。天劍山的大隊人馬已經返回了天劍山,在小丫頭的不斷要求下,凌天才答應陪她一起留下來,繼續尋找林風。

    凌天一臉無奈,“ 雪兒,你應該相信你老大,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會平安無事的。你看,你老大的靈寵紫電貂不是還好好的嗎?如果你老大真的有什么事情,紫電貂一定會知道,不可能還像現在這樣安靜。”心中卻在想,也不知道林風給雪兒丫頭吃了什么藥,就光是問林風安危,小丫頭就問了八百多次。

    “小紫紫,你快說說,我們老大不會有事,一定會平平安安的。”坐在草地上的雪兒小丫頭一手撫摸著紫電貂的頭,一手托著腮,一臉認真的對紫電貂說道。

    仿佛是聽明白了小丫頭的話,紫電貂使勁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一個月時間,對于修煉中的林風來說,是短暫的。但是對雪兒小丫頭來說,就像是一個世紀一般漫長,簡直就是度日如年。大半個月的時間,林風全部用來修煉靈鎧術,體內仿佛無窮無盡的靈力,總算是消耗一空。而靈鎧術也被林風修煉到了

    第三階段,一襲金黃色的靈鎧,把林風襯托得更加英武不凡,猶如從神話故事里走出來的黃金戰神一般。

    金黃色的靈鎧,強度已經相當于元嬰期巔峰,能夠硬抗元嬰期的攻擊。摸著身上的靈鎧, 林風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“小天,謝謝你!”林風對著器靈小天傳音道謝。這一段時間,要是沒有器靈小天的指引,林風不可能修煉得這么快,也不可能這么輕松的度過這一劫。

    現在林風不只修為突破到金丹期,更是把修為穩固在了金丹期三層,還憑借著體內無窮無盡的靈力,把靈鎧術硬生生的修煉到了第三階段,凝聚出了現在一身金黃色的靈鎧。

    器靈小天聽到林風的傳音,頓時眉開眼笑,滿心喜悅, “老大,不要跟小天客氣,這些都是小天應該做的,不過老大,你現在應該離開荒天塔了,你這一次修煉已經有一個月了,外面的人都在滿世界的找你。”

    林風心里一驚,自己都修煉這么久了嗎?自己突然消失這么久,師傅他們和雪兒一定會很擔心的。對了,要是他們問起我怎么消失不見了,我該怎么回答呢!看來得好好想想怎么說。

    心念一動,林風身影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外面的密林之中。林風剛一出現,一道紫色的閃電呼嘯而至,落在了林風的肩頭。“老大,你到哪里去了,我和雪兒小姐到處找你,可是怎么也找不到。雪兒丫頭都偷偷哭了好幾次,這段時間,小紫可是一直按照老大你的指示,保護著雪兒小姐。老大,你可得好好的獎勵小紫啊!”

    聽著紫電貂咿咿呀呀的聲音,林風滿頭黑線,這么長時間過去,居然還惦記著萬年地心靈乳。嘴上卻說道:“小紫,你別著急,我們先去找到雪兒,回天劍山再說。”

    一抬頭,林風看見跟隨紫電貂而來的雪兒小丫頭,四目相對,竟然相顧無言,瞬間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l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