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張掌柜,林風回到院中,看著眼前的沐雨幾人,在心里盤算著,等把他們安頓好之后,自己也應該去尋找離開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是不是想要離開這里了。”看著林風微微憋起的眉頭,沐雨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林風聞言,對著沐雨一笑,說道:“是啊!我在想,我們下一步應該去哪兒,傲天帝國我也不了解,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風,要不我們一起去帝都吧!再過幾天,就是我父母的祭日,我想去祭拜他們一番。然后,我陪你一起去尋找離開神棄之地的辦法。”后面一句話,沐雨是鼓足勇氣說出來的,說完,一臉期待的看著林風。

    本來林風是想拒絕的,但看了沐雨那決絕的目光之后,林風改變了想法。回去的路異常艱難,還不一定能夠回去,一路上能夠有人陪伴左右,特別是這個人還是一個美女,也算是不錯的選擇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林風痛快的點頭答應道:“好,我們就先去帝都,等祭拜完你父母之后,然后我們就一起浪跡天涯去。”

    沐雨見林風答應了自己,忍不住跳了起來,歡快的笑著,把身后的玲兒摟進自己懷中,嘴里嘟囔著:“我們要去浪跡天涯去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落雨城被城主府的勢力,圍得跟鐵桶一般,到底該怎樣離開落雨城呢?林風心里還沒有思索出一個頭緒。沐雨她們幾個手無縛雞之力,可以說是累贅,看來只能帶著她們悄悄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說好的,張掌柜離開之后,就給我說石王之心的,你不會耍賴吧!”沐雨俏皮的聲音,打斷了林風的思緒。

    這丫頭還沒有忘記這一茬,好吧!反正現在也沒有事情,就把它打開看看,到底是一個什么寶物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先進屋吧!”林風說著,拉著身邊的沐雨,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沐雨,你們看好了,現在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候。”林風一邊說著,暗影之匕對著石王之心就削了過去。

    隨著林風的一削,雞蛋大的石王之心,露出了一個窗口,一道綠色的光芒,充滿了整個屋子,仿佛要掀開屋頂,破空而去一般。

    林風手中暗影之匕旋轉,一顆鴿子蛋大的綠色寶石,散發出逼人的靈氣,讓屋子里的幾人,身上都蒙上了一層綠光。林風感覺自己身體竟然蠢蠢欲動,終于在這一刻感受到了靈氣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道綠色的光柱,在林風停手的那一刻,從綠寶石上迸發而出,瞬間穿過屋頂,只透天際。這樣的異狀,一直持續了十幾秒鐘,才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林風收拾起激蕩的心情,運轉起真實之眼,看向這顆晶瑩欲滴的綠寶石。“咦,怎么回事,怎么會看不透呢?”林風非常驚訝,萬試萬靈的真實之眼,竟然再一次的失靈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一個什么東西啊!”林風端詳著這一顆綠寶石,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沐雨,你喜歡這顆綠寶石嗎?我給你做成項鏈的吊墜,怎么樣。”說著,林風把綠寶石,遞到了沐雨的面前。

    沐雨雙眼閃動著小星星,笑靨如花的嬌聲說道:“林風,我好喜歡,快給我看看吧!”沐雨說著,就伸手去取林風手里的綠寶石。

    綠寶石剛剛被沐雨拿到手中,詭異的一幕發生了,只見綠寶石如同離弦的箭,射向沐雨的眉心,一下就沒入了沐雨的身體中,在她的額頭留下了一道水滴狀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沐雨,小心。”看著激射向沐雨的綠寶石,林風高聲叫著,本能的伸手去擋,可是還是撲了一空。

    玲兒看見綠寶石鉆進自己小姐的身體,頓時急得高聲尖叫還,拉著沐雨的手臂喊道:“小姐,你沒有事吧!小姐,你感覺怎么樣,有沒有那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看著屋子中,一臉緊張的眾人,沐雨非常感動,還有這么多人在著急自己,關心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們,我感覺現在很好,我感覺現在身體中好像充滿了力量,有使不完的勁。”沐雨一邊說著,揮舞起自己的小拳頭。

    林風嘴里嘟囔著,“這到底是什么情況,但愿沐雨能夠平安無事。”就算是林風見多識廣,也看不透沐雨這種情況,到底是好是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林風一群人,為沐雨緊張不已的時候,在神棄之地的一些地方,同樣有很多人一臉緊張,但更多的是興奮。

    在離落雨城不是很遠的一座城池中,一個滿臉胡須,身背一口大刀的大漢,站立在城中的高塔之上,遙望著天空,綠光出現的方向,怔怔的出神。

    大漢嘴里呢喃著:“當綠光貫徹天地,神將降臨人間,破解萬年的詛咒。這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不說清楚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來人,傳我宗門口令,派遣刀宗弟子,前往落雨城,尋找綠光的源頭,給我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宗主。”一名同樣身背大刀,膀闊腰圓的大漢,躬身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,不只是發生在刀宗,同樣也發生在遙遠的劍宗、器宗和落神峰這些地方。每個門派都派遣出了自己的精英弟子,前往傲天帝國的落雨城,尋找綠光的下落。

    隨著一聲聲的命令下達,越來越多的人,向著小小的落雨城匯聚,而此刻的林風,還茫然不知,在落雨城的大街上轉悠著,準備買一輛寬大些的馬車,改造一番之后,帶著沐雨離開落雨城。

    經過幾番打聽,林風終于在一條僻靜的街道上,找到了一家車行。

    林風遠遠望去,只見車行的門口,停滿了各種各樣的馬車,“就是這里了。”林風大聲說著,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圍著車行門口的馬車轉悠了一圈,林風無語的搖了搖頭,這些馬車,根本就沒有一輛達到了自己的要求,不是太小,就是太簡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飽含著一絲怨氣的聲音,在林風的耳邊響起。“公子,怎么,我這里這么多車,就沒有一輛車能入你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林風抬頭看去,只見一個光著膀子的光頭大漢,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也不是說你這里的車不好,只是你這里的馬車都不適合我。”林風無奈對車老板笑笑,轉身就準備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敢說,你在我這里都看不到你喜歡的車。那么,在落雨城中,你也不用找了。另外,我這里可以量身定做,只要你說的出來,我可以馬上給你定做。”看著林風準備離開,車老板急忙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對啊!既然買不到合適的,怎么不自己動手做一輛車,舒適和適用相結合的那種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林風轉過身來,對著車老板高聲說道:“你這里真的能夠定做,那我有一個要求,只要你答應,金幣不是問題。”林風相信,只要有金幣開路,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有什么要求盡管開口,我這里一定盡量滿足。”

    果然,那車老板沒有辜負林風的想法,一口就答應了林風的要求,連讓林風給多少金幣都忘記了提。

    看著一臉熱情的車老板,林風不慌不忙的說道:“其實也不算是什么大事,就是我要借你的地方,自己做一輛馬車,還是那句話,要多少金幣,你直接說就是。”

    林風連續說了兩次金幣不是問題,又說要自己制作一輛馬車,車老板不由得再次打量了林風一番,難道說,自己遇見了傳說中那種人傻錢多的富二代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這個要求,根本就不算是要求,你跟我來,我的院子里,各種材料應有盡有,各種工具一應俱全,你盡情的玩吧!我們最后再計算用掉的材料成本就是了。”車老板拉著林風,說著就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反正今天也沒有什么生意,閑著也是閑著,現在有一個不用自己動手,就可以賺取金幣的機會,車老板當然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看著一院子的各種工具,還有琳瑯滿目的各種材料,林風感到自己來這里,還真的是來對了地方。

    轉了一圈,林風非常滿意自己這個選擇,在心里想到,一定要煉制一輛劃時代的馬車,不然對不起自己煉器大師的手藝。轉過頭對身后的車老板說道:“老板,麻煩你先幫我把爐火燒起來,火力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對車老板說完這話,林風閉上眼睛,在心里思索著,到底該煉制一輛什么樣的馬車。

    突然,林風睜開了眼睛,嘴里高聲叫道:“有了,就做成這個樣子。”林風的腦海中,出現了一輛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商務車。現在是煉制一輛汽車的外殼,根本就不用考慮它的動力系統,對于林風來說,根本就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說干就干,林風馬上就開始動起手來,把一塊塊的百煉鋼鐵,扔進了熊熊燃燒的爐火之中,很快就融化成滾燙的鐵水流出。

    林風在腦海里想著汽車的樣子,把鐵水煉制成自己所想的模樣。時間不長,一根根軸承,一個個彈簧,一個個彈珠,一個個螺釘被林風擺滿了一地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林風又找來大量的橡膠和皮革,煉制成輪胎和座椅。這一切準備就緒,林風仔細的檢查了一遍,發現沒有多少遺漏,要是再有一些玻璃,就非常的完美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車老板,已經被林風震驚住了,張大著嘴巴,半天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林風煉制的這些,他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東西,速度非常迅速。而且,林風根本就不怕高溫,煉制的時候都是用手操作,還在這些東西上面,刻下一個個神秘的符文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這些東西,到底有什么用處。”車老板再也忍受不了,自己那一顆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,看見林風終于停了下來,站到跟前問道。

    對于車老板的好奇,林風對他報以一笑,說道:“等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轉念一想,林風又道:“老板,你這里有沒有玻璃,或者是制作玻璃的東西,給我弄一些過來。”

    聽林風說要玻璃,車老板趕忙開口說道:“有的、有的,我這就去給你取來,你千萬要等我回來再弄。”車老板一邊說著,戀戀不舍的跑開了,生怕自己離開后,錯過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點,晚了我可不等你。”看著車老板的背影,林風在他身后大聲喊道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