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林風錯愕的目光中,骷髏將軍高高躍起,鋒利的巨劍帶著無可匹敵的凌厲,對著冰晶巨蛟攔腰斬下,頃刻之間就在冰晶巨蛟的身上,留下一道巨大的血槽。

    冰晶巨蛟吃痛,揚起蛟首張嘴對著骷髏將軍,吐出一片冰晶。骷髏將軍身體周圍的空間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極速的冰封著。

    “這樣也行,我怎么就忘記,自己也有一招冰封時空的。”林風拍著腦門,對準骷髏將軍也是一招冰封時空。

    一片雪白的晶瑩,以骷髏將軍為中心,迅速的向四周蔓延。下一秒,骷髏將軍就已經停止了動作,變成一個人形冰雕。

    “干掉它,就是現在!”林風想著,一個閃身,落在骷髏將軍的身邊,暗影之匕閃爍著幽光,對準骷髏將軍持劍的手臂斬落下去。

    咔嚓一聲,骷髏將軍的手臂掉落在地,林風一個側踢,手臂連同巨劍,落向了大殿的門口。龍浩一個激靈,抓起地上的巨劍及手臂,快速收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。

    對龍浩的迅速反應,配合默契,林風報以一笑,來不及對他說上兩句,倒提匕首,又對骷髏將軍的另一條手臂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這時候,冰晶巨蛟的尾巴也卷了上來,頃刻之間就把骷髏將軍纏繞了一個嚴嚴實實。一陣咔咔嚓嚓聲中,原本不可匹敵的骷髏將軍,已經成了一地的骨頭渣子,隨著一陣風吹過,已經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一塊幽光閃爍的幽冥之心,被冰晶巨蛟用尾巴卷起,送到林風的面前。

    林風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著粗氣,用手不停的擦著額頭的冷汗,一顆極速恢復丹下肚,快速的恢復著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個給你。”龍浩站在林風跟前,把一柄巨劍遞給林風。

    “你拿著吧!這柄巨劍還不錯,比你的三叉戟高級很多,是和仙器差不多的冥寶。”林風說著,從地上站起身來,把巨劍再次交到龍浩手上。

    林風掃了一眼正在努力恢復著傷勢的冰晶巨蛟,一抬手,一瓶極速恢復丹拋了過去。嘴里道了一聲謝謝,對于冰晶巨蛟的幫忙,林風心里還真的非常感激。

    冰晶巨蛟一顆丹藥下肚,幾息之間,巨大的創口再度愈合。冰晶巨蛟一聲長嘶,身體極速縮小,變身成一個迷你蛟龍,纏繞在林風的手臂,伸出信子在林風手臂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龍龍,這一次你救了我們,再次感謝。”林風輕輕的撫摸一下冰晶巨蛟,眼神中充滿感激。

    隨著冰晶巨蛟龐大的身體消失,地面上的一片狼藉再次顯露出來,龍浩躬身從地上撿起一套幽黑的鎧甲,沖林風揚起道:“林風,這個鎧甲你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著吧!我有更好的。”對于這身鎧甲,林風也不是志在必得,自己拿來也只是融掉收集成材料,給龍浩馬上就能夠排上用場。

    在這個未知的地方,能夠讓龍浩增加一些自保的能力,也是好事一件。

    一聽林風說給自己,龍浩興高采烈的施展靈訣,用柔水術仿佛的沖洗干凈之后,就往自己身上套去。

    鎧甲不愧為仙寶級別的冥寶,套上鎧甲之后,自動的改變著自身的大小,下一刻,龍浩已經變身成了一個英武不凡的將軍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,骷髏將軍的寶座之處,傳來一聲巨響,林風掉頭一看,只見一個黝黑深邃的洞口,出現在原本是寶座的位置。

    林風兩人拿著武器,小心翼翼的走向洞口,探頭向洞口望去。幽深的洞口中,一條石階傾斜向下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“林風,現在怎么辦,我們下去嗎?”看著冒著絲絲冥魔寒氣的洞口,龍浩轉頭看向林風。

    “去是一定要去的,只是不是現在,得把準備做足了才行,這一條路也許是唯一的生路,但卻也一定是萬分的危險。”林風說完,退到一邊,盤腿繼續恢復著。

    龍浩無聊,自己根本沒有戰斗,用不著恢復,從戒指中把連著手臂的巨劍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用力扳開巨劍上的手臂,并把它拋出老遠,龍浩手持巨劍,舞起一串劍花。一息之后,林風停下手中的動作,開始認真打量巨劍,越看巨劍,林風就越喜歡。

    由于巨劍此時是無主之物,龍浩運轉魔靈訣,不費吹灰之力,就輕易的將其煉化。再次舞動巨劍,龍浩感覺如有臂使。

    一柱香時間,林風恢復到了巔峰狀態,就連手臂上的冰晶巨蛟,也徹底的恢復了傷勢,眼睛里沒有一絲的萎靡。

    “好了,現在可以行動了,你跟在我身后。”林風說著,率先向洞口的石階走去。

    地下石洞中雖然光線不足,幾乎就是漆黑一片,但也不能阻擋兩人的步伐,林風和龍浩仍然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石洞中摸去。

    石階一路向下,通往地底,空曠的石洞通道中,只留下兩人的腳步聲。兩人走得小心翼翼,然而林風想象中的萬箭齊發,毒氣機關并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“冥魔宮,這里才是真正的冥魔宮。”通道的盡頭,一座魏巍聳立的宮殿,出現在林風和龍浩的眼前。林風駐足而立,望著宮殿上方的古字喃喃道。

    冥魔宮的大門嘎吱一聲,突然向兩邊緩緩敞開,就像是知道林風兩人的到來,洞開大門迎接一般。

    為了保險起見,林風還是一如既往的走在前面,沒有讓龍浩在前面探路,擔任炮灰。

    緊了緊手中的暗影之匕,林風一腳踏入了冥魔宮的大門,然而眼前的場景卻讓林風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沒有想象中的金碧輝煌,極盡奢華;也沒有想象中的寶藏遍地,盡是絕世寶貝。一張案桌,幾把交椅,就是整個大廳中的全部家當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大的座椅上,一具骨頭泛著幽光的骷髏,胸口插著一柄利劍,利劍透背而出,把這具疑似主人的骷髏釘死在座位之上。

    現場沒有一絲打斗的痕跡,林風看了半天,也看不出這里曾經發生過什么,不由得靠近骷髏細細的察看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林風和龍浩剛剛經歷了骷髏的無盡追殺,林風還是本著死者為大的心情,對座位上的骷髏躬身一禮道:“晚輩兩人誤入冥魔宮,無意打擾前輩安眠,還望前輩見諒,不要見怪,為晚輩兩人指一條生路,晚輩兩人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林風說完,上前一把拔出骷髏胸口的利劍,利劍在林風手中發出嗡嗡的低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不甘一直沉寂于此,那就跟我一起,到外面的世界去斗地戰天,笑傲江湖。”林風手掌輕輕撫過劍身,嘴里呢喃道。

    看見林風手中的利劍,又是一聲歡快的鳴響,龍浩不由自主的看向手中的巨劍,心中有些黯然,剛才怎么就沒有忍住呢?

    不過,龍浩這種想法,只是一閃之間,就已經無影無蹤。如此利劍,在自己手里,也不能發揮出應有的實力,還是在林風的手里好些,只有林風的實力更強大,自己才能夠更安全。

    林風可不知道身后龍浩的這些小心思,高興的運轉荒天經,一股精純的靈力注入利劍,同時一滴精血,沒入劍身當中,開始快速煉化利劍。

    隨著靈力注入利劍,利劍的劍身上現出無雙兩個字來。

    “無雙劍嗎?以后我也稱呼你為無雙吧!我一定要讓你成為一把天下無雙的神劍,不辱沒了你的無雙之名。”林風一邊煉化無雙,一邊對手中的利劍呢喃道。

    一刻鐘之后,無雙利劍被完全煉化,化成一道劍芒沒入林風的手臂之中,林風這才又打量起這一具骷髏來。

    從骨骼的結構來看,這應該是一具男性骷髏,最后的死亡地點也應該是在這里。真實之眼從骷髏的每一處骨骼上掃過,最后落在了骷髏緊握的右手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一塊玉簡,被骷髏緊緊的握在手心,一定是非常重要之物,說不定有離開這里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前輩,得罪了。”林風對著骷髏告一聲罪,用力掰開骷髏的手指骨頭,把玉簡從中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神識進入其中,一刻之后,林風終于弄清楚這具骷髏的身份和其他的一些休息。

    原來,這具骷髏原先是幽冥界的一個大領主,那是相當于大仙一般的存在。由于受到仇家追殺,逃亡到了恒月大陸,躲藏在荒海之中。由于受到的傷勢太重,就算是大領主的他也無力回天,一番掙扎之后,終于還是長眠于此。

    最后,在臨死之前留下了自己的傳承,以期有朝一日能夠報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這里面的功法不錯,修煉之后能夠和我給你的魔靈訣相輔相成,修煉成仙成魔不在話下,以后你就修煉它吧。”把玉簡中的功法及出去的方法爛熟于心之后,林風把玉簡拋給了龍浩。

    “成仙成魔,有這么簡單嗎?”龍浩看著手中的玉簡,一些不可思議,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“你感覺很難,可以說是難如登天,那是因為你修煉的功法不夠強大。如果功法恰當,又正好適合自己,那成仙成魔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。”林風說著,眼中冒著精光,仿佛已經看見自己成就仙位之后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林風,沒有你,這些東西,我從來都不敢想象。”龍浩說著,對林風深深地鞠了一躬,在龍浩的心里,跟隨林風進入荒海,前往恒月大陸是他這一生最英明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冥魔前輩,你放心,我林風發誓,如果以后,有機會進入幽冥界,或者和你的仇家遇上,一定會為你報仇雪恨。”受了別人的好處,林風也不想欠一個死人的恩惠。

    “冥魔前輩,如果有一天我龍浩要是遇到了你的仇家,也一定會親手了結了他,為你報仇。”拿著玉簡,在林風說完之后,龍浩也忙不迭的說道。

    在林風和龍浩兩人立下誓言之后,原本端坐的骷髏,骨骼一陣異響,在林風和龍浩驚疑不定的目光之中,連帶著他坐下的座椅,都化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飛灰落向地面,竟然還在慢慢的蠕動,不多時,一個陣法模樣的東西,出現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林風立刻明白,這才是冥魔留下的后手,如果自己兩人沒有對著骷髏立誓,恐怕永遠都會被困在這里,想到這里,林風心里一陣后怕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