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強,那個林風現在在那里,你可要盯好了,只要落神劍宗的吳克林一到,我們就等著領賞了。不過你也要機靈點,千萬不能暴露自己。”張林嘿嘿笑著,仿佛已經看見了自己似錦前程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放心吧!我只要吩咐一聲,龍港城有一點風吹草動,我都了若指掌。林風幾人現在入住水晶宮,據說住的還是龍王寢宮,真是富有啊!”曾強說這話的時候,一臉的羨慕,恨不得住在里面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靈石再多也沒用,等落神劍宗的人一到,有他哭的時候。”張林冷笑,心里卻盤算著,有沒有機會,自己找人把林風干掉。

    “小強,你先下去,把林風給我盯緊了,只要一有消息,馬上通知我。”見曾強還在自己辦公室中轉悠,對曾強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姐夫,小強這么辛苦,你是不是要給點辛苦費啊!”曾強并沒有馬上離開,而是厚著臉皮,向張林伸手要錢。

    看著曾強死皮賴臉的樣子,張林氣不打一處來,就好像自己欠他的一樣,三天兩頭就找自己要靈石,自己每個月的薪酬,一多半都被這個可惡的家伙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給你,省著點花,到我發俸還有些日子,往后這些天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張林說著,從戒指中取出一袋靈石,塞進曾強手中,并把曾強往門口趕。

    “謝謝姐夫,謝謝姐夫,我一定會省著花的。”曾強掂了掂手中的袋子,媚笑著向張林說著,轉身就往外走。心里卻盤算開了,今天該到那里去瀟灑一番,是怡紅院還是萬花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林風,我發現了一個好去處,特別刺激新鮮,你要不要去萬兩把。”林風剛剛送走菲兒和阿奴,龍浩又跑了過來,神秘兮兮的對他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這里還有什么好玩的,是我不知道的,說說。”林風心里還在想著王后的事情,對龍浩敷衍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樓下,有一個小賭場,里面不管什么東西,都可以下注,靈石,丹藥,法寶……”龍浩滔滔不絕,把自己見到的都告知林風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有點意思,你去叫上菲兒他們,我們一起去玩玩兒。”林風說著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林風,房間里就有傳送陣,直達小賭場,你在這里等著就行,我去把菲兒她們叫來。”龍浩說完,疾步如飛而去,一臉的興奮。

    房間里就有傳送陣,林風連忙運轉真實之眼,四下察看起來。

    寢宮的一側,淡淡的空間波動引起了林風的注意,果然有一個傳送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林風,龍浩說你要帶我們出去玩,到哪里去啊!”本來菲兒就是一個閑不住的人,一聽說要出去,立刻精神百倍。

    “不是出去,就在水晶宮里面,龍浩說里面有一個小賭場,我帶你們去大殺四方。”林風一臉的得瑟,好像自己是賭神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買定離手,買定離手……”林風幾人剛剛走出傳送陣,一陣吆喝就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賭場不大,只有一個大廳,可能是因為太過于高級,賭場里面的賭客寥寥無幾,反而是賭場的工作人員還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公子小姐,歡迎光臨水晶宮賭坊。”兩個打扮妖異的蚌精,異口同聲的向林風四人躬身致意。

    看著這些賭具,林風有些懷念地球的賭場,特別是發哥的電影里,那種讓人眼花繚亂的賭術。

    “麻蛋,這些東西,哥不會玩啊!剛剛還吹牛要大殺四方,現在牛皮吹破了吧!”走馬觀花的林風,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。

    “四五六,大,吃小賠大。”就在林風快要抓狂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。這不是搖骰子比大小的游戲嗎,這個我會啊!只是不會搖而已。

    賭桌之上,每個人的異常緊張,緊緊的盯著莊家手中的骰盅,生怕他搞一些小動作。

    莊家手里的骰盅,是用一種特別的材料煉制,可以隔絕神識的查探,也可以防止修煉瞳術的人進行窺視,骰子在搖動中,也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音。而且還是搖好之后再行下注,完全是賭運氣。

    林風沒有馬上跟著下注,從蚌精手中的托盤上,取過一杯美酒,站在一邊默默的觀察著。

    莊家又一次搖動骰子,林風側耳細聽,果然沒有一絲聲音。再用神識察看,也被骰盅盡數擋在外面。

    不得已,林風只好運轉真實之眼,看向莊家手里的骰盅。這一看,把林風嚇了一跳,自己百試百靈的真實之眼,竟然沒有效果,骰盅入眼盡是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骰盅是特制的,可是林風不知道啊!他還以為,是自己的真實之眼出了什么狀況。再一次凝聚目力,林風盯著骰盅,全力運轉真實之眼。

    在林風全力以赴之下,本來一片模糊的骰盅,也一點點的清晰起來,三顆骰子正在其中劇烈的跳動。

    “啪”莊家把手中的骰盅,重重的拍在賭桌之上,嘴里嚷嚷著:“買定離手,買定離手啦!”

    “林風,趕緊下注啊!”見林風沒有出手的意思,龍浩轉頭對林風大聲說完,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下注了。

    只見龍浩把十枚極品靈石,放在大字上面,林風搖了搖頭,也取出十枚靈石,押在了小字之上。

    “買定離手,開,一二四,小,吃大賠小。”莊家說完,旁邊的助手,就已經開始收靈石,然后一一賠付。

    把二十枚靈石放在自己面前,林風轉頭對著菲兒和阿奴說道:“今天你們盡情的玩,贏了算你們的,輸了我報銷。”

    “耶,公子最好了。”阿奴聞言一臉欣喜,從戒指中取出一枚極品靈石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玩,阿奴等我一起。”菲兒看阿奴急著下注,忙不迭的把她叫做,并在她耳邊耳語幾句。

    看著莊家再次把骰盅拍在賭桌上,林風把自己面前的靈石全部押在了小上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次你輸定了,這次肯定開大。”龍浩說著,又從戒指中取出十枚靈石,再次押在大字上。

    林風身旁,菲兒和阿奴對視一眼,把兩枚靈石放進林風的那一堆靈石之中。

    “菲兒,阿奴,這一次我肯定會贏,跟我一起下注吧!”

    “才不,我要跟隨少爺的步伐。”龍浩的話才一出口,就遭到了阿奴的反駁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剛剛才輸了,還想拉著我們下水。”對龍浩的邀請,菲兒也不領情。

    “好吧!隨你們怎么玩,我不管你們了,等一下輸了,不要哭鼻子就好。”見菲兒和阿奴都不給自己面子,龍浩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會,少爺一定會贏。”現在的阿奴,對林風屬于是盲目的崇拜,就算是林風是錯的,她也會覺得林風對了。

    “買定離手,買定離手,開,一二三,小,吃大賠小。”莊家喊完,四十枚靈石就到了林風面前,而菲兒和阿奴,也各自收獲了兩枚靈石。

    “龍浩,怎么樣,又輸了吧!要不,等一下再下注,你跟在我后面。”菲兒揚了揚手中的靈石,一臉的得意。

    旁邊,阿奴也巧笑倩兮的望著龍浩,讓龍浩有些無地自容,心里發誓,一定要贏回一把來。

    骰子就像是跟龍浩作對,第三把又開出一個小來,龍浩又貢獻出十個靈石,而林風照例全部押上,又賺回四十個靈石,達到了八十個靈石。

    對于幾十個靈石的小打小鬧,說真的,林風是興趣缺缺,不過身邊的兩個丫頭,卻樂此不疲。對于贏一兩個靈石,展現出了極大興趣,一直大呼小叫著小、小、小。

    經過幾輪的押注,雖然靈石沒有贏多少,林風卻驚奇發現,自己的真實之眼,竟然有了一點點的進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,林風的真實之眼,已經好久沒有晉級了,上一次晉級,還是在天劍山煉制出仙級膏藥的那次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終于贏了。”龍浩激動得大叫,一臉春風得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輸光了吧!這就叫老天開眼,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美。”龍浩得理不饒人,一臉的猥瑣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們三個人,總共才輸掉十二個靈石,不像某人,贏的還沒有輸的多吧!”林風輕聲安慰兩女,畢竟是自己故意輸掉的,心里有些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在林風確認這樣反復使用瞳術,對自己的真實之眼大有好處之時,就決定要偶爾輸掉一次。畢竟,照著自己這樣的賭法,到最后恐怕連水晶宮都搭上,也不夠賠給自己。

    輸輸贏贏,贏贏輸輸,時間一點一滴的推移,林風三人倒是輸贏不大,龍浩卻就慘了。由于不好意思跟在林風后面下注,往往他都是把注下在林風的對立面。

    小賭場的人越來越多,一張賭桌明顯已經不夠用,這時,在旁邊的一張賭桌上,傳來了一聲吆喝。

    “過來瞧一瞧,過來看一看,同樣的猜大小,不一樣的賭法,只賭奇珍異寶,武器鎧甲法寶,不收靈石。”

    才剛剛吆喝完,那個青年莊家又重復著吆喝了兩遍。

    “賭材料,這個好,菲兒、阿奴我們去玩那個吧!賭靈石這個實在是不好玩。”林風說著,收起面前的一大堆靈石,開始轉移戰場。

    “龍浩,要不要一起。”走的時候,林風還是提醒了一下鉆牛角尖的龍浩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過去,我再贏一些靈石就過來。”龍浩本著在那里跌倒,就要從哪里爬起來的精神,堅守著自己的陣地。

    “好吧!隨便你。”反正也只是玩玩,林風也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什么材料法寶,都能夠下注,要是我下注之后,你們賠不出來,該怎么辦。”看著有些瘋狂的人群,林風問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有所不知,在你下注之后,我們會檢驗你下注的物品,以確定我們水晶宮的庫房中有無此物。如果沒有,我們會告知于你,可以給你價值相當的物品或者是靈石。”

    林風的話一出口,做莊的青年,就知道了林風是第一次來水晶宮賭坊的新手,心中頓時一喜。

    “這就好,我不用擔心你們陪不出來了。”說著,林風從戒指中取出來一塊寒冰鑄鐵,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著林風拿出寒冰鑄鐵,菲兒心里咯噔一下,瞬間了然了林風的想法。寒冰鑄鐵雖然不是特別珍貴,但菲兒卻早已知道,林風要用寒冰鑄鐵煉制靈石炮的計劃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