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 五行劍訣

    又是一日風和日麗,戰神學院的廣場上人頭攢動,老生新生齊聚廣場,聽候院長大人訓話。

    林風也沒有想到,自己這一輩子,還有重新進入校園的一天,整個人都興奮不已。至于高臺之上,院長等人在講些什么,倒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。

    在華夏的時候,每逢這樣的盛況,林風總是會昏昏欲睡。現在,林風沒有睡著,已經是很給面子了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小丫頭等人,沒有經歷過這樣的陣仗,感覺新鮮不已,嘰嘰喳喳的左右觀望著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林風只知道自己,被分在了戰神學院的核心班。猿天牛頂天被學院聘請為老師,教授妖獸魔獸修煉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都進入了不同的精英班級,讓眾人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戰神學院的教學模式,倒是有些雷同華夏的大學,完全的放養模式。學員不需要上課,只要自行修煉即可,有修煉上的疑問,也有專門的導師就行指導。

    但是,每隔半年,都會有一次考核,考核的成績,決定自己后面享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像林風這樣的核心弟子,所享有的待遇最為優厚,但是考核條件也更加苛刻。

    而所有待遇,都要用戰神學院的貢獻積分換取,像小丫頭等人,學院給的初始積分,也才一千而已。

    修為最高,被聘為老師的猿天牛頂天,初始積分也只有五千而已。好在以后可以完成戰神學院的任務,賺取積分,另外老師還有積分作為工資。

    就在林風以為自己快要睡著的時候,開學典禮總算是結束了,而林風拿著自己的身份牌,也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林風吧!認識一下,我是你的導師羅更生,以后有什么修煉上不懂的,都可以來找我。至于功法靈技,你可以憑身份牌,到學院的藏書閣去找。提醒一下,這個也是要用積分兌換的。”一個一臉富態,大乘期修為的中年胖子,向林風伸出手來。

    一番簡短的交談,導師羅更生熱情洋溢,對林風講了不少關于戰神學院的注意事項。

    顯然,羅更生是受了孔鑫老頭的特別交代,對林風才特別的關注。

    雖然林風對藏書閣不屑一顧,自己有器靈小天指導,更是對羅更生沒有多少期待。但是林風還是想去看看,在恒月大陸雄霸萬年的戰神學院,有什么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跟導師和周圍的同學簡單的打了一個招呼,林風施施然離開了教室,往藏書閣去了。林風的離開,一點都沒有突兀,在他之前,已經有幾個人離開了教室。

    但他的離去,在教室里還是引起了小小的騷動,導師羅更生也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羅更生心里在吶喊:雖然你是院長親自交代,是重點培養的對象,但你也給點面子啊!一節課才半個時辰,你好歹也上完再走啊!

    “新來的這家伙好拽啊!竟然這么有性格,第一節課就只上三分之一,我喜歡。”一個臉上有些嬰兒肥的女孩,望著林風的背影,一臉的花癡。

    “恐怕有好戲看了,你沒有看到,傲天涯和劍三少,對這個林風都充滿了敵意。以前的勢均力敵,現在就是三國亂戰了。”一個青年搖頭晃腦,裝著高深莫測的樣子,對著林風的背影評頭論足。

    這課沒法上了,羅更生心中6一聲怒吼,對著教室中剩下的學員吼道:“你們有什么修煉上的問題,都提出來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寂靜,沒有一個人站出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都沒有問題,那今天就這樣了,下課。”羅更生說完下課兩個字,心里頓時輕松了不少,抓起講臺是上的靈茶杯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漫步在戰神學院林蔭小道的林風,還不知道,自己就早走了一會,會發生這么多的屁事。

    轉了一圈,林風沒有發現凌雪她們的所在,倒是在不知不覺間,來到了戰神學院的藏書閣之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到了這里,那就進去看看吧!”林風說著,直接往藏書閣走去。

    “請出示你的令牌。”林風剛剛準備跨步進入藏書閣,一個老頭突兀出現,攔在了林風的面前。

    林風心頭驚駭的看著老頭,以自己的目力,竟然沒有看見老頭是怎么出現的。老頭一身灰布麻衣,臉上的皺紋刀削斧鑿,猶如風前殘燭。

    “請前輩過目。”林風駐足躬身,雙手把自己的身份令牌遞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新來的林風,聽孔鑫小子說過,不錯不錯,你進去吧!看中什么喜歡的功法靈技,拿來找我復制。”老頭說著,把令牌還給了林風,并把林風讓了進去。

    林風還沒有來得及道一聲謝,就被老頭帶進了一處傳送陣,直接被傳送到了一處空間之中。林風心里清楚,這里根本就不是,自己之前所看見的那一座小樓,這里才是真正的藏書閣。

    隨手拿起一個玉簡,林風用神識查看了一下,這才知道,為什么老頭要讓自己,拿了玉簡找他復制。原來原因就在這些玉簡中,這些玉簡都只有一個名字,和一段簡介,根本沒有具體的法訣。

    放下玉簡,林風的神識展開,瞬間覆蓋好幾個放置玉簡的架子,同時對玉簡進行查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林風失望的搖了搖頭,查看了那么多的玉簡,卻沒有一個功法靈技,能讓林風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林風走走停停,不停的查看房間中的玉簡,也不斷的失落失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,這么多功法靈技,就沒有一個入得了你的法眼,這里可是恒月大陸千萬年來,所聚集的精華。”老頭滄桑的聲音響起,人已經出現在了林風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前輩嚴重了,只是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,要知道,只有適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。”林風不想讓老頭認為,自己是看不上這些功法靈技。

    要知道,林風從來不缺這些,到這里來,也只是一時的興起。還有就是,順便看看,有沒有適合菲兒和阿奴的功法。

    自己拿出來的那些,都太過于驚世駭俗,在這里,他反而不敢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不錯,適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,不適合自己,就算它再好,也只是食之無肉,棄之可惜的雞肋。走,我帶你去二層看看,二層可都是當年那些,叱詫恒月大陸的高手,留下的畢生所學。”老頭說著,拉起林風,不容分說的就踏入了傳送陣。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,這里面的,可都是精品。”老頭一臉傲然,對這里的功法靈技,有絕對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先去看看嗎?”對于老頭口中的精品,林風是沒有多大的期待,但卻不能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林風興高采烈的去看玉簡,老頭皺紋深沉的老臉,掛上了一副高深的笑容。“小子,聽到有更好的東西,還不是屁顛屁顛的跑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五行劍訣,寒冰靈訣,烈火訣,這都是什么玩意兒,還被稱之為精品。”一個個玉簡看過去,林風一臉欣喜,心里卻在罵娘,抓起一個五行劍訣,回到了老頭身邊。

    “前輩,我覺得,這個五行劍訣太適合我了,簡直就是給我量身定做的。要是配合五行劍陣,威力一定更勝一籌。”老頭身前,林風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小子你有眼光,這個五行劍訣,還是當初五行劍君飛升上界之前,留下的傳承。只是修煉五行劍訣,必須要身具五行屬性,才一直沒有人能夠修煉。”老頭隨意打量了一下林風的身體,立刻注意到林風的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是五行之體,竟然真的有這種體質,五行劍君終于找到傳人了。”老頭熱淚盈眶,嘴里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個就是五行劍訣的副本,你回去之后用心修煉,你要是有不懂的地方,隨時可以過來找我。”老頭說著,把一個玉簡遞給了林風。

    “記得把玉簡還回來,現在把你身份令牌給我,這個五行劍訣,需要一萬學院積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老頭的話,讓林風吃了一驚,一萬積分,這也太坑了吧!果然城里到處都是坑,我要回農村,林風在心里大喊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!記得每個月到我這里來一次,我要檢查你的修煉進度。”看著林風吃驚的樣子,老頭又丟下一個重磅炸彈,把林風炸得是體無完膚。

    “檢查,還每個月一次,要不要這么準時,搞得跟來大姨媽似的。況且,你又不是我導師,憑什么。”林風無語的想著,還要裝著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。

    寶貝心里委屈,但是寶寶還不能說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一定用心修煉,還請前輩費心。對了,還不知道前輩尊姓大名,嘿嘿!”林風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朝老頭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叫我宋老吧!名字不過就是一代號,我都多少年,沒有用到自己名號了。”宋老頭一臉唏噓,望著一屋子的玉簡,思緒飄飛了很遠。

    林風就在一邊傻傻的站著,也不敢說話,也不敢離開,生怕惹惱了這個,自己看不透修為的老頭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還在啊!剛剛有點走神,把你給忘了。”許久之后,宋老頭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剛剛有點走神,一個時辰了,一個時辰老子就在這里傻站著,能不能不要這樣。”林風心里大罵,臉上還要裝著無所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宋前輩,我剛剛在體會五行劍訣,也沒有注意時間,這個五行劍訣高深莫測,晚輩還得回去細細體會,就先走一步。”林風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,我實在是太機智了。

    林風一邊想著,你可不能留我,人已經飛一般的跑進了傳送陣。

    呼,林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跟這個宋老頭在一起,太壓抑了。一從傳送陣出來,林風一溜煙跑了,這個如此可怕的地方,他是再也不想再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到哪里去了,怎么這么晚才回來。”一回到洞府,小丫頭立刻粘了上來,挽著林風的手臂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學院里隨便轉轉,然后就到了藏書閣,在里頭耽擱了一會兒。對了,今天你們都有什么新鮮事兒,都跟老大我說說。”林風不想再提藏書閣的糗事,立刻轉移話題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