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小毛賊

    “老大,剛剛你在和誰說話,外面怎么這么吵。”靈兒剛剛消失在林風胸口的靈珠中,小丫頭凌憶雪就睡眼惺忪的來到了林風的房間。

    “剛剛是靈兒出來了,是她把我叫醒的,要不然,外面的一群老鼠,都會跑掉。”林風隨意的說著,手指著窗外還在疲于奔命的一群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靈兒,就是你說的那個小鬼嗎?她人呢。”相比外面的一群人,小丫頭對鬼靈靈兒更感興趣。

    “靈兒回去修煉了,說是要早日修煉出身體來,不過這談何容易。”林風說著,嘆了一口氣,靈兒想要修煉出身體,還是太難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嘆什么氣,不會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吧!”小丫頭上上下下審視著林風,眼睛一眨不眨,狡頡的笑著。

    “靈兒真可憐,她還那么小,卻要承受那么多的苦難,而我卻幫不上忙。還有,她想要修煉出身體來,也太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就一起幫助她吧!人多力量大,至少不能讓她覺得孤獨。”林風還沒有說完,小丫頭就對著林風莞爾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替靈兒謝謝你,下一次靈兒出來,我一定讓你們認識一下,你一定會喜歡這個小妹妹的。”林風非常肯定,因為靈兒確實招人喜歡。

    “嗯,那老大不要忘記了就是。外面這些人怎么回事,他們都是什么人。”轉過頭,小丫頭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他們具體是什么人,不過可以肯定,他們是落神劍宗的人。不過等一下抓起來拷問一番,就全都清楚了。”看著對自己陣法一籌莫展的黑衣人,林風自信滿滿的道。

    “拷問這些我最拿手了,等一下就交給我吧!我一定讓他們欲仙、欲死。”小丫頭揮舞著小拳頭,興奮不已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說什么呢!什么欲仙、欲死,簡直就是胡說八道。要說讓他們痛不欲生,后悔自己來到了我們的洞府,下輩子都不想做人。”林風眉頭一皺,糾正小丫頭的用詞不當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你趕緊把他們抓起來吧!我都有些等不及了。”小丫頭恢復了小惡魔的本性,一副暴力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噗嗤,你饒了我吧!我還想再多活幾億萬年呢!為首那個,修為跟猴哥他們差不多,你確定還要我去抓他們嗎?”林風忍俊不禁,差點沒有被自己的口水嗆到。

    “那還是算了吧!就當我沒說,我這就給猴哥牛哥發消息,讓他們過來幫忙。”小丫頭說著,已經祭出了傳音飛劍。

    “隨你便吧!反正天已經快亮了,讓他們早點起床也好。”林風沒有阻止小丫頭叫人幫忙,反正到最后,還是要猴哥牛哥他們來收拾的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怎么樣了,你們都沒有事情吧!”飛劍發出才一會功夫,猿天的聲音就在林風的洞府外響起。

    “遭了,有人過來,聽聲音好像是林風身邊的那個大猩猩。”馬一鳴心里發毛,要是被這大猩猩纏住,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做好準備,我要施展禁術血遁劍訣,你們都跟上。”慌亂之下,馬一鳴也顧不得其他,和丟掉性命相比,燃燒一部分生命修為,施展血遁劍訣逃離,還是比較合算的。

    一道劍光憑空出現,馬一鳴的身體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泛著血光的巨劍,杵立在馬一鳴站立之地。

    血劍帶著無比凌厲的氣勢,直奔天空而去,只聽到咔嚓一聲,林風堅固無比的陣法空間,就像是紙糊的一般,被撕裂出一個口子來。

    血光一閃,巨劍已經透過口子,一頭鉆了進去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跟隨著馬一鳴的一群人,猶如驚弓之鳥,前仆后繼,爭先恐后的向著馬一鳴刺穿的口子撲去。

    “猴哥,快抓住他們,他們要逃跑。”林風一邊變動陣法去堵口子,一邊對著剛剛進入洞府的猿天大喊。

    “那里來的小毛賊,在你猴爺爺面前,還想逃跑。”猿天高聲叫著,大手一伸,五指如鉤就向著逃命中的人抓去。

    猿天身后,牛頂天也不甘示弱,蒲扇般的手掌遮天蔽日,向著跑在最后的一人籠罩而下,也抓住了一個點背的。

    “林風,抓到兩個,猴哥沒有來遲吧!”猿天禁錮住黑衣人的修為,直接把人扔在林風的腳下。

    “臭猴子,你還真是臭不要臉,有一個是我抓的好不好。”猿天身后,牛頂天沒好氣的道。

    “抓兩個小嘍啰有什么用,大魚都被你嚇跑了,叫那么大聲。”林風沒好氣的嘀咕一句,轉頭對小丫頭道:“現在我把他們交給你了,我再去補個覺,等我睡醒,我要知道他們的一切信息。”

    林風說完,頭也不回的走了,因為有猿天牛頂天在,林風也不用擔心什么。至于嚴刑逼供這種事情,太血腥了,就讓他們去做吧!

    “那我也走了,媽媽說了,要讓我做淑女來著,太血腥太暴力不好。猴哥牛哥,這兩個人的口供,就交給你們了,辛苦了哈。”小丫頭說著,對兩人做了一個鬼臉,蹦蹦跳跳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臭猴子,這種事情你最拿手,你先來吧!記住下手輕點,別一下子把人玩死了。”牛頂天說著,拖起其中的一個黑衣人,去了別的房間。

    漆黑的長街,一條人影憑空出現,猶如幽靈。幾息之后,在他身后又多出幾道身影。

    憑空出現的人影,自然是施展了血遁劍訣馬一鳴。馬一鳴用力咽下胸口涌動的一口鮮血,對著身后的黑衣人冷冷道:“都出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小五小六走在最后,沒有能及時逃出。”其中一名黑衣人看看左右,對馬一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現在也顧不上他們了,先回去再說。”馬一鳴說完,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,隱入街道旁的一間民居之中。

    民居的密室中,一道白光亮起,馬一鳴一群人全都消失不見,只剩下一個孤零零的傳送陣,光芒逐漸的暗淡。

    “你們就是一群廢物,這么多人去,還是偷襲,對付一個化神期的小子,空手而歸不說,還被抓住兩個。”落神劍宗的一處大殿之上,劍罡拍打著桌子,朝底下垂頭喪氣的馬一鳴等人吼道。

    馬一鳴不敢有絲毫的反駁,低頭沉默不語,馬一鳴已經做好了準備,承受來自劍罡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宗主,那林風洞府的的陣法太過于詭異,要不是關鍵時刻,馬師叔施展血遁劍訣,恐怕我們都回不來了。”一名黑衣人抬起頭來,盯著劍罡的眼睛,低聲說道。心里吶喊著,不是我軍無能,是敵人太過狡猾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來,你們是怪我情報不準咯。”劍罡努力壓制著怒氣,對眾人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屬下無能,沒能完成宗主重任,請宗主責罰。”馬一鳴單膝跪地,哀聲請求。

    “請宗主責罰。”馬一鳴身后,眾人齊刷刷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辦事不利,必須責罰,都到洗劍坊去吧!”劍罡說完,看都沒有再看眾人一眼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都起來吧!馬上就要到洗劍坊報到去了,抓緊時間安排一下家里吧!”馬一鳴心里滿是落寞,洗劍坊是落神劍宗處罰宗門犯錯弟子的所在,一般沒有犯什么大事,都不會被安排在洗劍坊。

    但是被流放到洗劍坊的,就再也沒有一個人,能夠再有機會,重新回到宗門。以至于,在所有落神劍宗弟子的心中,洗劍坊就是他們心中的禁忌之地。

    一群人耷拉著腦袋,隨著馬一鳴的步伐,走出了大殿,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失落。本來馬一鳴還想跟劍罡說說,林風洞府詭異的,此刻也沒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猴哥牛哥,那兩人都交代了吧!”天色大亮,林風施施然走出房間,向正在吹牛的猿天牛頂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,你猴哥我可不是浪得虛名,那兩人只是落神劍宗的普通弟子。受落神劍宗宗主劍罡所派,前來捉拿于你,和他們一起來的,領頭的是落神劍宗的一個長老,叫做馬一鳴,有渡劫中期的修為。”猿天就像是倒豆子一般,把從兩個黑衣人嘴里,逼問出的信息,毫不保留的告訴林風。

    “都是因為你,大聲吵吵,放跑了那么大一條魚。”猿天和牛頂天就是一對活寶,聚在一起永遠也吵不完,永遠也不嫌累得慌。

    “林風兄弟,你一定要相信猴哥,猴哥不是故意的,猴哥是擔心你的安危。”猿天嬉笑著,夸張的對林風說道。他心里也非常清楚,林風根本不會怪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暫且相信你了,不過下不為例,以后遇到這種情況,一定要悄悄的干活,打槍的不要。”林風故意板著臉,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是,林風老大,那兩個人怎么處理。”也不知道那兩人還有沒有用處,猿天才聽從了牛頂天的意見,都留下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交給戰神學院吧!我相信孔院長能夠處理好的。我已經給他們發了消息,相信很快就會過來。”庭院中,林風隨心而動,把昨夜被摧殘過的地方,一一恢復了原貌。

    “乖孫子,你怎么樣了,快讓奶奶看看,有沒有受傷。”時間不長,宋茜第一個沖進林風的洞府,拉著林風上下左右的打量著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沒有事情,幾個小毛賊,在我的洞府中暈頭轉向,連北都找不到。猴哥牛哥抓到兩個,其他的見機不對逃跑了。”林風隨口說的話,要是被馬一鳴等人聽見,非得被氣死不可,堂堂渡劫期的大能,被人說成小毛賊,呵呵。

    “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,奶奶都快被你嚇死了。”宋茜拍著胸脯,深深地緩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林風,那兩人都是大乘期的存在,你說你的陣法能夠困住他們。”林浩然看了一眼被捆綁著的黑衣人,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,馬一鳴都渡劫中期,還不是沒頭蒼蠅一樣的亂竄,只差那么一點,就能夠抓住他的。”對于沒有能一網打盡,林風還是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什么,馬一鳴都來了,據我所知,這馬一鳴不止是修為了得,陣法上的造詣也是不俗。他也不能破解你的陣法?”林浩然看著林風,這小子太讓人費解了。

    “爺爺,你要是不相信,你也可以試試。”林風抱著雙臂,看著林浩然笑意盈盈道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