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雪兒遭劫

    九株萬年雷亟木,按照九宮八卦方位排列著,一枚枚陣旗,在萬年雷亟木的周圍,又布置起一個防御陣法,把萬年雷亟木護在其中。

    三角形的特制陣旗,連成一片,把雷亟大陣和煉魔大陣連成一片。在林風施法加入了自己的意識之后,雷亟煉魔大陣自行運轉,對困在陣中心的蜥蜴人和魔氣,自動發起了進攻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雷霆,因為底下雷亟大陣的關系,越發的猛烈,讓圍觀的眾人,對林風越發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到底修煉了多少屬性的靈技。”孔鑫很好奇,每一次見林風出手,都會給他帶來驚喜。

    “不多,我這個人不挑食,所以每一種屬性的靈技,都會拿來練練手。”林風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孔鑫,對他含糊其詞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挑食”孔鑫被林風的話噎住了,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。人比人氣死人啊!自己一種功法靈技,尚且難以修煉,可林風修煉卻像玩一樣。

    在他們旁邊,聽到兩人問答的人,無一不用看怪胎一樣的眼神,看著林風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,讓林風頭皮發麻,這逼裝得有些過頭了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個陣法,能夠抵御宋老他們那個級別的進攻嗎?”看著閃爍著紫色雷光的陣法,和天上還在努力渡劫的五行劍,孔鑫問出了心中最后一個疑問。

    要是散仙級別的進攻都能夠抵御住,恒月大陸就應該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把五行劍作為陣眼,要和宋老那個級別的散仙周旋一二,理論上還是可以的。實際情況,還得試過才知道。”看著五行劍就要渡過雷劫,林風就打算把這一套五行劍,作為雷亟煉魔陣的陣眼,鎮壓此處。

    聽到林風要把一套仙器法寶,作為陣眼鎮壓此處,都又對他高看一眼。那可是仙器啊!整個恒月大陸都沒有幾件。

    轟,最后一波劫雷落下,五行劍瞬間被擊落地下,落在了聚集滿蜥蜴人的地面。一頭頭蜥蜴人,受到血食的召喚,興沖沖的通過虛空通道,進入了這個未知的世界,卻沒有想到,迎接他們的,是無邊無際的恐懼,還有死亡。

    電光閃爍,電閃雷鳴,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過后,整個神劍峰上都充滿焦糊味道。以五行劍為中心,方圓一公里之內,所有魔氣和蜥蜴人,全部被凈化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“渡過了,五行劍渡過最后一波雷劫了。”看著閃爍著五色靈光的五行劍,重新從地面飛起,陣法外的人群,爆發出了一陣歡呼。

    林風掐動靈訣,嘴里念念有詞,把一道道靈印加上自己的意志,隔空打入五行劍之中,同時把五行劍設置成了整個陣法的陣眼。

    最為詭異的,是林風設計的這個陣眼,可以在整個陣法之中隨意移動,還能夠吸收雷亟木吸引來的雷霆,為自己提供動力。

    五行劍陣陣輕鳴,像是在歡呼一般,在陣法看見各處游走,收割者蜥蜴人的生命。只是幾息之間,陣法空間內就再也看不見一頭蜥蜴人。

    當然,洞口還在涌出的,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馬一鳴心情低落,在一天之前,落神劍宗還是恒月大陸十大宗門之一。可現在,卻已經不復存在,灰飛煙滅了。

    “孔院長,各位宗主,罪人馬一鳴,自愿守護神陣,以恕以往所犯下的罪行,希望各位能夠成全。”馬一鳴不愿意加入恒月大陸的任何勢力,也不想離開落神劍宗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,生是落神劍宗之人,死也要死在落神劍宗。雖然宗門已經不復存在,馬一鳴卻從來沒有想過,有朝一日再重新恢復宗門。

    “大陣是林風布置的,這里就算是林風的地盤,只要林風同意,我戰神學院沒有意見。”馬一鳴曾經刺殺過林風,孔鑫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馬一鳴雖然報信有功,卻不代表和林風的過節就已經過去。孔鑫思襯片刻,決定把這個燙手山芋,扔給林風處理。

    孔鑫的話,得到了所有宗門的一致同意,雖然不知道孔鑫的小算盤,卻無比的支持林風。

    “林風,我……”馬一鳴聲音顫抖著,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!這個陣法正好缺一個守護者,這個人修為不能太低,否則不能震懾霄小;還要有一定陣法造詣,不至于兩眼一摸黑。這兩樣缺一不可,而這兩樣你都具備,就你了。”林風心念急轉,馬一鳴雖然想要刺殺自己,畢竟沒有成功。而劍南春在開啟心里的時候,是馬一鳴冒著危險,到戰神學院傳遞信息,應該是一個可信之人。

    “多謝林風,我一定會用心守護這里,哪怕是一只異界的蒼蠅,我也不會讓他進入恒月大陸。我馬一鳴發誓,此生都會以守護神劍峰陣法為己任,絕不讓任何人損毀此陣,如有違背,萬雷轟頂而死。”見林風毫不猶豫的答應自己,馬一鳴單膝跪地起誓。

    “其實你用不著這樣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。這個給你,你要是能夠把其中奧妙悟透,操縱起這個陣法來,應該更加得心應手。玉瓶中有一滴靈乳,對你的暗傷有好處。”對于這個為了整個大陸的人類,不惜損耗自身,又背叛自己宗門的可憐人,林風心里還有些欽佩。

    雖然曾經是自己的敵人,也不妨礙林風拉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林風,謝謝你。”馬一鳴雙目含淚,對著林風深深地鞠了一躬。林風的以德報怨,讓馬一鳴內心深深地感動,暗暗在心里發誓,以后誰要跟林風過不去,就是跟他馬一鳴過不去。

    林風還不知道,自己無意的一個舉動,竟然讓仇敵的馬一鳴,對自己產生了誓死相隨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劍南春,你別跑,你給我站住。有什么話我們好商量,你把小丫頭放下來。”就在眾人欣喜不已之時,宋老的聲音傳來,讓林風心頭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宋老竟然對劍南春低聲下氣的哀求,有沒有搞錯。”林風嘀咕著,把目光投向了遠方。

    真實之眼目力所及,只見一道人影,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疾奔而來。那人影的手上,提著一個小小的身影,正是小丫頭凌憶雪。

    林風如遭雷擊,愣在原地,嘴里念叨一句:“這怎么回事,小丫頭不是留在戰神城了嗎?怎么會出現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宋老鬼,我這就把這小丫頭扔到異界去,讓她變成一個丑陋的蜥蜴人,看你怎么像林風交待。”劍南春肆無忌憚的笑著,他手中的小丫頭,臉色通紅,張大著嘴卻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林風,現在我也讓你嘗嘗,失去親人的滋味。”說話間,劍南春就已經來到了林風的陣法之前,趁著林風愣神,一頭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姓劍的,快把小丫頭給我放下,你猴爺爺饒你一命。”林風身后,猿天高聲叫著,舉起手中金箍棒,一頭鉆進了陣中。

    “劍南春,你要什么你說,能夠讓你飛升成仙的功法靈技,仙級丹藥,仙級法寶,我都可以給你,只要你放了小丫頭。”猿天的一聲大喝,讓林風從失神中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,看來這丫頭在你心里,份量還是蠻重的,竟然舍得用仙級的東西來換。不過,你錯了,從你們毀了落神劍宗的那一刻起,我劍南春活著就只有復仇,再無其他。”劍南春桀桀的笑著,隨手就擋下了猿天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劍南春,林風說的都是真的,你修煉為了什么,還不是為了修仙飛升。兒子孫子宗門算什么,到了仙界,找一個仙子再生一堆就是。”宋老嘴里說著,身影已經出現在林風旁邊。

    “林風,對不起,我沒有幫你照顧好雪兒小丫頭。剛剛本來就要收拾掉這個賤人,卻沒有想到他抓住了小丫頭,讓我投鼠忌器。”宋老一聲嘆息,向林風解釋一句。

    “這不關宋老你的事,這是小丫頭有此一劫,躲不過啊!”林風搖頭,這根本就不能怪宋老,要是小丫頭不偷偷跑出來,也不至于被劍南春抓住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,是不是很難受啊!你到異界去找她吧!”劍南春說完,手一松,小丫頭頓時沒入了冒著絲絲魔氣的洞口。

    “劍南春,我林風發誓,今生必將親手宰了你。”林風雙目赤紅,咬牙切齒的看著劍南春,恨不得生咽其肉。

    林風心念一動,五行劍頓時向著劍南春射去,五色劍光帶著無堅不摧之勢,瞬間把劍南春埋葬。

    “啊!”劍南春一身慘叫,身上已經被五行劍割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劍南春,你納命來。”宋老大吼,也手持長劍,向著劍南春殺去。

    劍南春左躲又閃,不但要躲避頭頂隨時落下的雷霆,還要躲避神出鬼沒的五行劍。加之宋老和猿天在一旁虎視眈眈,讓劍南春根本沒有一絲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宋老鬼,不跟你玩了,有種跟我到異界一游。”劍南春說著,一頭扎進了洞口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宋老,幫我照顧好學院眾人,我這就去把小丫頭帶回來。猴哥,你就留在這里等我,不要來給我添亂。”林風大聲喊著,人已經連帶胯下的墨玉雷麟一起,進入了洞口的空間通道中。

    一進入通道,林風就感受到無窮無盡的魔氣撲面而來,就像是要瞬間把自己吞沒。

    感受到無比的壓力,墨玉雷麟身上已經雷光閃爍,一個圓形的雷電光球,把林風和墨玉雷麟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“雷麟,好樣的。”摸著雷麟頭上的犄角,林風贊賞一句,心里卻在為小丫頭擔心。

    從進入通道開始,林風就沒有邁出過一步,一直都是自由落體式的下墜。林風知道,小丫頭就在自己前面,應該不是很遠。

    “雪兒,你一定要撐住,老大已經來救你了。”不管小丫頭能不能聽見,林風在通道中大吼大叫,并把一路上所見到的蜥蜴人,隨手滅掉。

    “雪兒,你還記得嗎?我們說好的,要一起去東勝神州,去我的家鄉。你可不能丟下我一個人,孤零零的回去。”林風眼角含著淚花,對著通道大聲呼喊著,希望小丫頭能夠聽見他的聲音,多堅持一會。

    魔氣的恐怖,林風是見識過的,小丫頭修為太低,林風心里一點底都沒有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