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精靈公主

    “露絲,你們回去吧!記得一定要用心去體會這張弓的不同。”林風帶著小丫頭,騎在墨玉雷麟的身上,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翼人族。見露絲跟幾名族人還在自己身邊盤旋著,林風沖著露絲大喊提醒。

    在煉制露絲那一張弓的時候,為了把弓煉制到極致,林風把自己一直修煉的破天一箭箭訣,刻在了弓身之上,才會有這樣一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們一路小心點,再見。”露絲揮動著手臂,望著林風漸漸遠去,眼中閃過一絲失落。

    “再見,等我們再見面的時候,我們就能夠并肩戰斗了。”林風大聲喊著,和小丫頭都對著天空中的露絲揮手,駕馭著墨玉雷麟慢慢消失在天際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林風已經徹底得到了翼人族的認同,特別是露絲,更是對林風充滿了好感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祭司阻攔,露絲都想要跟著林風去闖蕩一番,游歷一遍深淵的各處。雖然翼族可以飛行,但因為各方面的限制,也不能離開浮空島太過遙遠,所以露絲也沒有到過很遠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們先去哪兒!”遠離翼人族之后,小丫頭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去精靈族看看吧!從地圖來看,精靈族離我們最近,我們就先去精靈們所在的森林。”林風說著,祭出了自己的華夏一號。

    “雪兒,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,仙器法寶的威力。”林風說著,心念一動,華夏一號就如飛機一般橫擔在林風的面前。

    單憑趕路的速度,墨玉雷麟肯定比不上華夏一號,就是舒適度,墨玉雷麟也拍馬不及。

    “它好大,看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。”看著眼前不斷變幻色彩,像一只展翼大鳥的華夏一號,小丫頭很興奮,早就想要一試林風的仙級法寶了,可是一直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現在終于有機會了,可看著華夏一號上面的幾個悠悠洞口,小丫頭又有些畏懼。

    “我們進去。”林風說著,拉起雪兒,從華夏一號上突兀打開的門,進入了華夏一號的內部。墨玉雷麟一抬腿,也跟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要操作華夏一號,你教我吧!”看著駕駛艙中一排排按鈕,小丫頭有些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“好啊!以后我出去戰斗,你就在戰艦內操縱打擊敵人。”林風一邊說著,一邊在想,這怎么像是說我出去掙錢養家,你在家里主持一切。

    一番解說,小丫頭很快就上手了,華夏一號在天空中不斷的變幻著形態,時而飛鳥狀,時而飛魚狀。

    玩得興起,小丫頭還對著下方的空曠之處,不時的來上兩炮,或者是一道雷霆攻擊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個太好玩了,等回去以后,你要給我也煉制一件。”一番瘋鬧之后,小丫頭停了下來,認真對林風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到時候給你煉制一件更好的。”寵溺的摸著小丫頭的腦袋,林風向雪兒保證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那我先把名字取出來,就叫風雪一號,怎么樣。”雪兒一臉期待,等著林風贊賞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樣,為什么要叫風雪,還不如叫華夏二號好聽。”林風一本正經,故意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欺負人,你是故意的,對不對。”小丫頭眼睛忽閃忽閃,對著林風嬌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被你發現了。”華夏一號的駕駛艙內,一片歡聲笑語,讓枯燥乏味的旅途,充滿了歡樂。

    林風心想,果然是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之前跟龍浩兩個人,就沒有這么的輕松愉快。

    華夏一號一刻不停的飛行,終于在半個月之后,來到了森林的邊緣。

    一個透明的結界,籠罩在森林上方,攔住了華夏一號前進的路。雖然林風可以輕而易舉的破掉護罩,但是林風不想這樣做,畢竟現在自己是過來找人幫忙。

    “雪兒,我們出去吧!”華夏一號穩穩的懸停在森林前的空地,林風牽著小丫頭的手,帶著墨玉雷麟踏著虛空走出了華夏一號。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地方,精靈到底在那里呀!”看著連綿不絕,巍峨聳立的森林,小丫頭嬌聲道。

    “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,我相信,只要我們一進入森林,精靈們就會知道的。”林風笑著,把華夏一號收起,縱身一躍,就到了墨玉雷麟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上來吧!我們進去。”沒等林風說完,小丫頭已經靠在林風的懷中。林風縱馬揚鞭,墨玉雷麟四蹄著地,揚起滾滾煙塵,在林風的指引下,一溜煙已經穿過了結界,進入了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嗖、嗖、嗖,三支利箭擦著林風的臉頰射過,讓正在和林風游山玩水的林風,心中大為駭然。

    “站住,再往前一步,就把你們射成蜂窩。”聲音傳來,林風心里一驚,離得這么近,自己竟然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順著聲音,林風運轉真實之眼,這才看清楚一個個眉目如畫,俊美異常的精靈。

    “竟然和環境完美融為一體,還能夠隨心所欲收斂自己的氣息,不僅瞞過了自己,就連墨玉雷麟的狗鼻子都沒有發現。”看著精靈們在森林中竄行的優美身姿,林風暗暗聚起靈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好啊!我們是從浮空島翼人族那里過來的,找你們女王有事情,我們沒有惡意。”林風大聲沖精靈們說著,把手舉了起來,示意自己手中沒有武器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能夠證明,你們不是惡心的蜥蜴人,派來的奸細。”精靈依然用箭對準林風,并沒有放林風兩人過去的意思。因為精靈從林風的坐騎,墨玉雷麟身上,感受到了魔氣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奇怪,大祭司不是說精靈們有好好客嗎?怎么對自己就刀箭相向了。我們是奸細,有這么玉樹臨風,風流倜儻的奸細嗎?”林風摸著鼻子,郁悶想到。

    “有,我們有翼族大祭司的玉簡,你們一看便知。”林風說著,把大祭司給自己的玉簡,從戒指中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別動,扔過來。”精靈冷俊的臉上,沒有一絲感情。

    “不動我怎么扔。”林風腹誹一句,把手中玉簡輕輕的拋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從翼人族過來的朋友,對不起了。”接過玉簡查看過后,為首的精靈把玉簡還給了林風,臉上的戒備之色也舒緩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隨我們來吧!撤。”為首的精靈說完,對著身邊的同伴一揮手,眾精靈隨即隱入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們的耳朵好奇怪,都是尖尖的。還有,他們的頭發也很特別,竟然是綠色的。”看著在前面帶路的精靈,小丫頭忍不住向林風傳音。

    “除了這些,他們確實跟我們沒有什么兩樣,只是精靈們,更加的貼近自然,受自然之神的眷顧。還有,他們都愛好和平,一般不與人爭斗的,要不然,剛剛就把我們兩個,射成了馬蜂窩。”墨玉雷麟背上,林風和小丫頭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關于精靈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森林中走走停停,兜兜轉轉,林風一行人終于在一個山谷口停了下來。透過林間樹葉的縫隙,林風能夠看見,山谷中繁花似錦,鶯飛蝶舞,一片寧靜安然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在這里等著,我這就去向公主殿下報告。”把林風和小丫頭留在谷口,留下兩個精靈盯著他們之后,為首的精靈帶著其他精靈,進入了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個精靈女王,會不會見我們啊!”墨玉雷麟背上,小丫頭有些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“肯定會的,我們既來之則安之,稍安勿躁,一會兒就知道結果了。”林風輕聲安撫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跟我來吧!”就在林風和小丫頭等得無聊的時候,那個為首的精靈,獨自回到了林風身邊說道。

    穿過一道狹長的山谷,再經過一個長長的山洞,林風的眼前豁然開朗。出現在林風面前的,是一顆遮天蔽日的大樹,展翼過萬米。

    林風目測,這顆樹,應該能夠趕得上天木前輩的本體大小。只是不知道,這樹有沒有天木前輩那樣高深莫測的修為。

    無數的木屋,就建造在大樹的枝杈之間,一個個俊美的精靈,在大樹底下,做著自己的事情。對于林風的到來,沒有一絲稀奇,反而生起了一絲敵意。

    “跟在我后面,不要說話,要是惹怒了他們,我可保護不了你們。”精靈說完,隨手抓起一根從樹枝上垂下的藤蔓,向前面蕩去。

    感覺到眾精靈不善的目光,林風讓墨玉雷麟加快了速度,緊緊的墜在那個精靈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那兩個人類已經帶來了。”在大樹的最中心的樹干之處,帶路的精靈停下來對一個背對著林風的精靈族女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!”女子說完,緩緩的轉過身來,打量了林風、小丫頭以及墨玉雷麟一眼之后,才開口說道:“我是精靈族公主維羅妮卡,說吧!為什么要來精靈族,是不是想要行刺我們的女王。”

    精靈公主聲音婉轉猶如鶯啼,可是聲音中卻充滿了冷漠。如畫的容顏中,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憔悴,盡管精靈公主掩飾得很好,還是被林風察覺到了。

    林風不慌不忙,拉著小丫頭從墨玉雷麟背上躍下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何出此言,在下林風和妹妹不遠千里,從翼人族千里迢迢而來,怎么就和行刺扯上了關系。來之前,露絲還托我向維羅妮卡殿下問好呢!這是臨行前,露絲讓我給你帶的禮物。”林風說著,把露絲讓自己帶給維羅妮卡的千味花蜜,從戒指中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翼人族的千味花蜜,看來他沒有說謊,我和露絲是好朋友,蜥蜴人族應該不會知道。”看著手中的陶罐,聞著那熟悉的香味,維羅妮卡在心里腹誹著。

    “林風是吧!能把翼人族大祭司給你的玉簡,給我看看嗎?”確定林風有可能不是奸細,維羅妮卡臉色緩和了許多。再看林風,也覺得順眼了些。

    “請公主殿下過目。”林風說著,把玉簡雙手奉上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剛剛懷疑你們,也是沒有辦法。女王陛下剛剛被蜥蜴王和一個人類聯手擊傷,命在旦夕,你們就出現了。”維羅妮卡臉露愁容,向林風解釋一句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