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通道坍塌

    蜥蜴王城內城之中,一個黑暗幽深的洞口,汩汩的冒著魔氣,讓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隨著劍南春和蜥蜴王先后進入其中,大群大群的蜥蜴人,都爭先恐后的向其中涌去。

    “追”精靈女王一聲令下,深淵各族高手,紛紛祭出林風特別煉制的,對抗魔氣的法寶,先后進入了魔氣通道。

    “女王阿姨,你們先去追劍南春和蜥蜴王,這里就交給我了。”在林風看來,如果所有蜥蜴人涌入通道,勢必會對恒月大陸的陣法造成沖擊,所以林風想在源頭上扼殺掉這種可能。

    “行,你就留在這里,我讓你羅蘭叔叔留下來,或許會幫到你一些。”精靈女王說完,也縱身一躍,飛入魔氣通道之中。

    華夏一號懸停在魔氣通道上方,雷霆肆虐之下,蜥蜴人被雷得外焦里嫩。可不停涌來的蜥蜴人,依然悍不畏死,向著魔氣通道不停的涌來。

    “五行劍陣,疾~”林風心念一動,五行劍應聲而出,立刻朝著蜥蜴人密集之處籠罩過去。

    雷光閃爍,劍氣縱橫,在勢不可擋的劍氣洪流之下,這些蜥蜴人當真是挨著死,擦著亡。

    林風腳踏華夏一號,在漫天的雷光之下,運轉著雷耀九天訣,就好像雷神降世。林風雙手齊動,一枚枚陣旗被祭出,瞬間就形成了一個護罩,把魔氣通道籠罩其中。

    又用五行劍作陣眼,把雷亟大陣和煉魔陣完美結合,一個和恒月大陸一模一樣的大陣飛速成型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林風又取出一些材料,準備在這里建造一個超級傳送陣。想等回到恒月大陸之后,看看有沒有可能,通過傳送陣聯通兩地。

    等林風做完這一切,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后。一旁的羅蘭,已經是急不可耐,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急得團團轉。

    “羅蘭叔叔,你別著急,女王阿姨不會有事的。這個是陣法的控制玉牌,還有一些陣法方面的基礎知識,你先拿著。”交待完這些,林風駕著華夏一號,也一頭沒入了魔氣通道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小心點,一定要照顧好維羅妮卡。”羅蘭沖著華夏一號高喊,也不管林風能不能聽見。要不是這里蜥蜴人還沒有被徹底滅絕,還要自己主持大局,羅蘭都想跟隨林風而去。

    華夏一號在通道之中疾馳,所過之處,那些逃入通道蜥蜴人,都被林風的雷霆所累,都沒有逃脫滅亡的下場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之后,華夏一號上的林風,已經能夠看見前方有陣陣光芒閃爍,下一刻,劇烈的打斗爆炸之聲就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遠遠的,林風已經能夠看到,蜥蜴王和劍南春狼狽不堪的身影,還在做著最后的困獸猶斗。

    “賤人,小蜥蜴,你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!我保證給你們一個痛快。”精靈女王都沒有動手,劍南春就已經被虐得體無完膚,有些搖搖欲墜了。

    “臭婊*子,少說風涼話,就算是死,我們也要拉一個墊背的。”劍南春不甘示弱,對著精靈女王怒吼。

    “咦,林風也來湊熱鬧了嗎?正好,咱們新仇舊恨一起算,就讓你也來給我陪葬。”劍南春冷不丁的瞥見林風的華夏一號,心里想著,臉上露出一絲瘋狂的獰笑。

    “蜥蜴王兄,看來今天外面是走不了了,我有一個主意,不知道蜥蜴王兄敢不敢一起。”劍南春打定主意,要用自己的身體,來炸塌這個通道,讓所有人都給自己陪葬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敢不敢的,有什么主意就說,要再不說,恐怕也沒有機會了。”蜥蜴王抹去嘴角的血跡,對著劍南春傳音。

    “好,蜥蜴王兄就是痛快,我想以我們身體自爆,炸塌這個魔氣通道,讓所有人給我們陪葬。”劍南春目露冷光,死死盯著林風的華夏一號,就是這個小子,把自己逼入了如此絕境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一起數三個數,就一起爆。”劍南春說完,嘴角勾起一摸猙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,爆~”

    砰、砰砰~,劍南春和蜥蜴王的身體,突然一陣膨脹,轟然爆炸開來,一起爆炸的,還有劍南春手中的落神劍。

    林風只感覺道一陣巨力傳來,華夏一號就被拋飛了出去,眼前一黑,就已經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這個通道要坍塌掉,大家快撤。”精靈女王用生命古樹撐起的護罩,只抵擋了短短的幾秒鐘,就像是紙糊的一般,被輕易的撕裂了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他們這些高手來說,有這一點時間,已經足夠了。所有人駕起法寶,施展出自己壓箱底的手段,拼命的向著通道出口逃竄。

    他們必須要趕在通道完全坍塌之前,離開這個通道,要不然就只能死在里面。慌亂之中的眾人,誰也沒有注意到,林風的華夏一號,正靜靜的躺在通道之中,光芒暗淡。

    眾人誰也沒有想到,蜥蜴王和劍南春會如此決絕,陰險的要讓眾人一起陪葬。此刻出了通道,眾人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愛麗絲,林風他們呢?怎么沒有跟你們一起出來,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。”精靈女王還在心有余悸,暗自慶幸的時候,羅蘭就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林風在通道里,可是我們都沒有看見啊!維羅妮卡是不是也跟林風在一起。”精靈女王說著,瞬間想到了一直跟隨在林風身邊的女兒維羅妮卡。

    “是啊!里面到底是什么什么,你們這么狼狽,慌慌張張的。”羅蘭有種不好的預感,通道里肯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們剛剛要拿下蜥蜴王和劍南春的時候,他們突然自爆,通道坍塌了。我們慌忙逃命,都沒有注意到林風他們,這樣看來,他們只怕是兇多吉少,一切都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。”精靈女王的眼睛,出賣了她心中的悲傷,兩行熱淚,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,這不可能,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,我要去救維羅妮卡。”羅蘭說著,就要往通道口跳下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羅蘭傻眼了,哪里還有什么通道,前一刻還冒著幽幽魔氣的通道,已經土崩瓦解,不復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就用所有的蜥蜴人,來為維羅妮卡陪葬。”羅蘭咬牙切齒,手中的弓瞬間被拉成了滿月。

    一場殺戮盛宴,由羅蘭開始,接著精靈女王也加入了其中。只有無盡的殺戮,才能夠讓他們暫時忘記悲傷,祭奠維羅妮卡幾人的在天之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落神峰上,魔氣通道之前,此刻已經聚集滿了人。存在萬年之久的魔氣通道突然坍塌消失,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。

    因為林風進入魔氣通道之后,一直沒有出來,讓恒月大陸高層擔心不已。現在通道消失,讓他們更加抓狂,更加揪心,直到現在,他們都嚴守著消息,沒有讓留守在戰神城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,是再也瞞不下去了。”宋老渾濁的老眼,閃動著淚花,對著身邊眾人說到。

    而他身邊,眾人都是面帶悲戚,一個天才,就算是沒有隕落,也可能永遠的留在了異界,這是恒月大陸的一大損失啊!特別是那些給了林風靈材,還沒有拿到極品法寶的人,就更加的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林風一定不會有事,一定會回來的。”猿天看著通道所在位置,想到林風的種種神奇,堅定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免得眾人擔心,就說林風臨時有事,回老家去了吧!”猿天看了一眼宋老,暗暗自責自己修為太低,沒有貼身保護好林風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樣吧!這里的事情,誰都不能說出去。”宋老交待一句之后,化作一道流光,飛離了落神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哪里?”林風頭疼欲裂,艱難的睜開眼睛,茫然的看著四周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終于醒了,這里是荒天塔空間,你沒有事了。”聽見器靈小天的聲音,林風心里微微安定。

    “雪兒和維羅妮卡怎么樣了,她們兩個都沒有事吧!”看著旁邊沒有小丫頭和維羅妮卡的身影,林風心里焦急萬分。

    “她們現在沒有什么大礙,我把她們兩個放在地心萬年靈乳池中了,應該很快就會醒來。只是你的那個法寶,基本已經報廢,需要重新煉制了。”器靈小天說著,一個黑漆漆的鐵球,出現在林風的面前,林風怎么看這都不像自己的華夏一號。

    “法寶毀了可以再煉制,人沒事就好,小天,這次你干得不錯,謝謝你。”林風從地上坐了起來,對著器靈小天道謝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大嘛,小天當然要保護你。對了,你的那頭墨玉雷麟也沒有事,只是受傷太重,陷入了沉睡當中。”器靈小天說著,突然把墨玉雷麟傳送到了林風的旁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大家都沒有事,只是不知道精靈女王他們,能不能躲過這一劫。不過以他們的修為,應該會沒事吧!”看著墨玉雷麟,林風在心里回憶著通道中所發生的事情,在心里默默的為精靈女王他們祈禱著。

    “小天,現在我們還在通道之中嗎?要怎么才能夠回去。”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