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重回孤兒院

    “琳琳,你怎么回事,怎么又把李剛得罪了。還有,那個林風是怎么回事,今天在我們商場消費了八百多萬,都是你買的單,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。”剛剛送走林風,許琳就接到了自己父親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爸,這件事一句兩句說不清楚,我立刻就回來,你通知一下爺爺,你們在家等我。”許琳心里著急林風交待的事情,心想要是一整個家族的力量,完成起來就會輕松很多。

    掛了電話,許琳從監控室調取今天所有的監控影像,備份到自己手機之后,并把所有內存統統銷毀,這才急匆匆的趕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你說說吧!到底怎么回事。”許琳才剛剛進門,就遭到父親劈頭蓋臉般的喝罵。

    “爺爺,爸媽,這件事情太過于重大,關乎著家族最大的利益,無關人就不要聽了。”許琳掃了一眼在場的,一些堂叔伯堂兄弟,慢條斯理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琳琳,你這孩子,說什么胡話,大家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不能知道的。各位叔伯兄弟,琳琳不懂事,你們不要跟他一般見識,既然琳琳這樣說,肯定有她的苦衷,我們就不摻和了。”許琳母親知道自己女兒不是那種沒有分寸的人,有意對女兒喝罵一句,給眾人找一個臺階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琳琳這樣說,你們都先回去,該干嘛干嘛。”一直不曾開口的許老爺子,一錘定音,直接把屋里眾人給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現在可以說了吧!”許琳父親開口說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先給你們放一段監控視頻,你們先看看再說。”許琳快速的關上門窗,把手機連接到了一臺大電視上。

    視頻中,播放的就是林風三人在商場購物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爺爺,爸媽,你們有什么感受。”視頻播放完畢,許琳含笑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什么特別,這小伙子特別英俊陽光,兩個女孩子也青春靚麗。”許琳父親皺眉,難道這就是琳琳花八百萬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咦,你們有沒有發現,他們三個人手中的購物袋,從一開始到購物結束,就沒有變過。”要不說女人心細,這一個小小的細節,兩個男人就沒有發現,卻被許琳的母親看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”許琳父親聞言,一下子也反應過來,注意到了林風三人的手中購物袋。

    “琳琳,你想說的,肯定不是這個事情,對不對。”許老爺子閱人無數,在他眼里,林風三人肯定不是普通人,因為他在三人的身上,竟然看到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。

    當初在龍虎山祖庭,見到天師真人的時候,許老爺子就有過這種感覺,但是沒有今天這么濃烈。這還是對著電視屏幕,要是身臨其境,許老爺子不敢想象,那種感覺會有多強烈。

    “當然,你們在看看這個,這是我辦公室里的監控,偷偷記錄下的畫面。”許琳說著,擺弄了一下手機,電視里的畫面也隨之切換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東西,羅老竟然出價一個億,琳琳,這樣的好東西,你怎么不跟家里商量一下。”看到羅老一個億買走了靈石,許琳父親臉上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別著急,看完再說。”許琳心里也很疑惑,為什么別的聲音都有,就沒有林風給自己說的,讓自己不要和羅老搶那一塊,有更好的這句話。

    “這是魔術嗎?感覺好酷好炫。”看著林風手中一塊閃爍著氤氳之光的礦石,瞬間變化成一條項鏈,并把許琳手上的靈石鑲嵌在上面,許琳母親頓時感覺,腦袋已經不夠用了。

    “琳琳,把項鏈給我看看。”看完整個視頻,許老爺子開口了,向許琳討要項鏈。

    “是,爺爺。”許琳說著,把脖子上一串暗淡無光的項鏈,摘了下來。

    項鏈剛剛離開許琳的身體,立刻大放光華,閃爍著氤氳之光。

    許老爺子伸手接過項鏈,立刻就感到身體一振,自己在一瞬間好像回到了二十幾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好東西啊!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應該是一件法寶,那個叫林風的,應該是一個修煉者。大機緣啊!”許老爺子感嘆著,不舍的把項鏈遞給了身邊的兒子。

    “林風給你這個,只是讓你幫忙采購東西,還有沒有其他的要求。”許老爺子看著許琳,心中暗襯,要是許琳丫頭,能夠成為這個高人的道侶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,林風只是說,做好了會給我報酬的。”許琳想了一下,肯定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報酬倒是無所謂,關鍵是要跟林風搞好關系,把他交待你的事情,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來完成。我相信,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的,你們兩個覺得怎么樣。”許老爺子后面這一句,明顯是對自己兒子兒媳說的。

    “爸,我們都聽你的,琳琳這個項鏈,確實是一個寶貝。也不知道這個林風收不收徒弟,要是琳琳能夠學個一招半式的,就好了。”許琳父親一嘆,心里盤算著怎樣才能更好的抱緊林風這條大腿。

    “這些事情,強求不來的,不用刻意為之,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。琳琳什么事情都不用做,就當是旅游放假,跟在林風身邊就行。從現在起,家族機器開動,所有用具方面的東西,我們家族全力收購,讓下面的人列一個清單,同時租用一個超大型的倉庫,一切資金我們自家出,盡量不動用家族資金。”許老爺子一錘定音,這件事情就算是定案了。

    許琳暗自咋舌,爺爺會這樣大的手筆,就算是自家資金,也已經達到了五十億之巨,這還不是指人民幣,而是世界幣。

    林風不知道,自己隨意的一個舉動,竟然在許家掀起了滔天巨浪,讓華夏大地本來有些疲軟的經濟,竟然有了恢復的苗頭。要是***知道,非得給林風頒獎不可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后話,暫且不提。此刻,林風帶著雪兒和維羅妮卡,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宜城市。

    一棟低矮破舊的小樓,里面時不時的傳出一聲聲咯咯的笑聲,偶爾還有幾聲低低的抽泣。這一次回來,整個宜城市都變了樣,唯有這里,還保持著舊貌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院長媽媽在嗎?帶我去看看她好不好。”其實,林風早就知道,院長媽媽就在里面,在給一個一兩歲的小孩換尿布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小孩帶路,只是為了不顯得那么突兀罷了。

    “院長奶奶,不好了,又有人來了。”聽林風說完,小男孩飛一般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,怎么我來就不好了,難道我是大灰狼。”林風滿頭黑線,這里也是我家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幾位,你們有什么事情嗎?”隨著小男孩話音落下,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媽媽,從小樓里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媽媽,你不認識我了,我是林風啊!”對這個從小把自己養育大的女人,林風一直把她當成自己親媽一樣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是林風啊!我就說怎么這么面熟,我快有一年沒有見到你了。比以前高了廋了也更帥了,難怪我沒有第一時間把你認出來。她們都是你的朋友吧!都到里面去吧!”院長媽媽說著,就把林風往小樓里面帶。

    “媽媽,剛才小弟弟說不好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林風注意到,院長媽媽看見自己之后,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,卻遮蓋不了她臉上的愁容。

    “還不是拆遷給鬧的,這里早就規劃拆遷了,可是我們卻遲遲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搬遷。你也知道,政府給的那一點錢,連小孩的開銷都捉襟見肘,我們根本沒有余錢置辦一處足夠大的房子。”院長媽媽說著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就算是林風知道,也幫不上自己什么忙。這些年,從這座小樓走出去的人不少,可回來的卻不多,像林風這樣經常回來的,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媽媽,你別著急,我認識一個朋友,正好是做慈善機構的,我和她聯系一下,看看她有沒有辦法,幫我們渡過難關。媽媽,這是我朋友雪兒、維羅妮卡,她們跟我到宜城來玩,想看看我生活過的地方,你帶她們四處看看,我去給我那個朋友打電話。”林風把小丫頭和維羅妮卡介紹給院長媽媽之后,拿著手機走到了小樓外的小院中。

    “喂,許琳嗎?我有點事想讓你幫忙~”林風把自己這邊發生的事情,簡明扼要的向許琳說了一遍,得到了許琳的答復之后,隨即收起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林風打來的,說讓我幫忙~”許琳一家剛剛商量完畢,許琳就接到了林風電話,并把林風的要求,向自己爺爺和父親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機會啊!許琳你立刻帶人去宜城,到林風身邊去。我現在就去注冊一個慈善機構,先劃撥十個億,你看著辦。”許琳父親面露喜色,這真是想瞌睡,就有人送枕頭。

    “是,我這就開車去宜城。”許琳心中竊喜,這么快就能夠見到林風了。

    “開什么車,直接坐家里的直升機過去,到了那邊,宜城分公司的負責人,會和你聯系的。不要怕花錢,一定要做到最好。”許老爺子對許琳交待道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