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華夏煉坊

    “老大,他是誰?”修煉中醒來的雪兒和維羅妮卡兩人,一從荒天塔回到華夏一號之中,看到突然多出的司空攬月時,雪兒立刻問道。

    “兩位美女,我是來自天樞星的司空攬月,你們叫我攬月就好。”司空攬月對著雪兒和維羅妮卡擺出一個自認為很帥的造型,風騷一笑到。

    “別搭理他,一個手腳不干凈的小偷而已。”對雪兒和維羅妮卡說完,挑釁的望著司空攬月,心說,“小子,當著我的面敢勾搭我的女人,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偷,我明明是大盜好不好,有這么帥氣的小偷嗎?”見林風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,司空攬月立刻萎了,收斂起臉上的笑容,在心里狂呼到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能讓一個小偷上來,要是他順手牽羊怎么辦。”雪兒說著退到了林風身邊,掃了一眼堆放在甲板上的成堆的靈石,心里有些不放心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到不用擔心,他要是敢亂來,我就剁了他的手喂雷麟。”林風看一眼在角落里打盹兒的墨玉雷麟,轉頭對司空攬月說道,“我們現在到了哪里,離天樞星還有多遠。”

    “回稟前輩,這里離天樞星,已經很近了,以現在的速度,最多兩天時間,我們就能夠到達天樞星的首府天樞城。在天樞城有專門通往神墓的傳送陣,可以節省很多時間。”司空攬月畢恭畢敬,生怕一不小心又得罪了林風,被他找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樞城人潮涌動,充滿華夏古風的街道,讓林風有一種穿越到華夏古代的感覺。街道兩邊琳瑯滿目的各種商品,讓幾人的腳步不自覺的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來看,這些東西好精致。”街道兩邊,精致的貨物勾起了小丫頭的好奇,對著身邊的林風大喊。

    “喜歡什么就買下來,正好帶回去當禮物送人。”林風對這些天樞星的小玩意兒也很喜歡,雖然沒有什么用處,卻也可以留作紀念。

    “前輩,這里的東西都很粗糙,要不我帶你去天樞城的黑市看看,哪里講究以物易物,能夠淘到真正的寶物。”司空攬月姿態放得很低,在這兩天的相處中,從林風三人的只言片語里,他得到了很多信息,體會到了林風的恐怖之處。

    “黑市,那倒是要去見識見識,只是這個以物易物,卻不知道具體是怎么換法。”林風對司空攬月所說的黑市很感興趣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拿出一件物品,指定交換一件等值的東西,具體的要交換雙方自己談。”見林風發問,司空攬月不敢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“黑市,走著。”林風大手一揮,一行四人浩浩蕩蕩向著黑市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黑市不會有黑吃黑吧!好期待啊!”一路上,小丫頭嘰嘰喳喳,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。倒是維羅妮卡,一直表現得很安靜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這里是別人的地盤,我們要低調一點。雖然老大我不怕惹事,但是我怕麻煩。”林風走在最前面,回頭狠狠盯了小丫頭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么兇干嘛,人家只不過隨口說說,想要玩玩而已。”雪兒委屈的想著,把剛剛想要黑吃黑的念頭,拋到了腦后。

    四人行走了一刻鐘,林風終于看見了一處高聳的塔樓,上書兩個古樸的黑字‘黑市’。看著眼前的黑市,想著自己想象中的黑市,林風自嘲一笑,大步的步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這也是一個芥子空間啊!在外面還沒有覺得有多大,這里面原來別有洞天啊!”林風一步步入黑市塔樓的大門,只感覺眼前豁然開朗,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,要不是屋頂上無數的夜光石,林風還會以為自己來到的是一個大型的露天市場。

    “前輩,只要繳納一個靈石一天的管理費,我們就可以在這里擺攤,收集自己想要的物品,比自己一個一個去尋找強了很多。”司空攬月對這里的一切門清,立刻跟上來介紹到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你立刻去弄幾個攤位,接下來幾天我們就在這里擺攤。”既然司空攬月這樣賣力推薦,林風也準備玩一下。

    看著司空攬月屁顛顛的跑遠,林風帶著雪兒和維羅妮卡,在黑市之中已經開始了轉悠。

    林風發現,這些插著標的物品,都是一些靈草靈礦,都想用這些東西,換取一些丹藥或者法寶。林風看了一下,這些東西只是單件的話,根本不值一粒丹藥或法寶,但是量大的話,就另當別論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棵藥草是不是傳說中的六陽草,你看它的六朵小花,就像是六個太陽,真好玩兒。”小丫頭看著一處攤位上的一株靈草,兩眼泛起星星。

    “對啊林風,它的花蕊中,還燃燒著火焰,真是神奇。”就連對什么事情都漠不關心的維羅妮卡,都被六陽草所吸引,挪不開腳步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六陽草,只是六陽草的話,就太可惜了,要是培育得當,讓它進化成九陽草,對我來說那才是不可多得的至寶。”林風點頭說著,又搖頭嘆息。

    “你這靈草想要交換什么?”林風發現面前戴著面具的人,并沒有在標牌上寫出交換信息,不得已開口發問。

    “冰心丹或者寒魄丹,至少上品丹藥,而且最少一瓶。”面具人頭也沒抬,他可不認為林風能夠拿出這種丹藥來。

    “冰心丹、寒魄丹,難道有人修煉火屬性功法,焚傷了內腑心脈,要用冰寒屬性的丹藥壓制傷勢。只是你這樣做,也只是治標不治本。”林風搖頭嘆息,面具人所說的丹藥,只能夠壓制傷勢,對灼傷卻無法治愈。

    “難道您是丹師,竟然連這些都知道。”聽到林風的話,就連一直不曾抬頭的面具人,都站起身來,急切的看著林風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夠找到冰心花和寒魄草,我倒是可以給你煉制一爐冰心寒魄丹,保證讓你藥到病除。”林風隨意的看了一眼六陽草,漫不經心的說道。他倒不是真的看上了六陽草,而是想從面具人嘴里,套出六陽草所得之地。

    林風知道,六陽草生長之地,都是至熱至陽之地,一般這樣的地方,都會有異火的存在。而異火,不止對自己修煉的靈技焚天烈焰有大用,自己在煉丹煉器的時候,同樣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異火雖然珍貴異常,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收取的,林風相信,要是那里真有異火,肯定還在,因為這一株六陽草剛剛離土不久。

    “冰心寒魄丹,您是說冰心寒魄丹可以治愈我的傷勢。”雖然看不見面具人面具下的臉,但是從聲音中依然能夠聽得出,他此時心情很激動。

    面具人修煉火屬性功法烈陽訣,不怔走火入魔,把自己的筋脈給焚傷了,這段時間一直忍受著五內具焚之痛。聽到林風的話,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立刻心潮澎湃起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,你們在這里,攤位我已經弄好了,你們要不要跟我去看看。”林風還沒有說話,司空攬月就從遠處跑了過來,老遠就沖著林風嚷嚷到。

    “前輩?”面具人看見司空攬月,一眼就認了出來,畢竟渡劫期的大能,司空家族的小少爺,在天樞星還是非常有名的。現在司空攬月對著林風叫前輩,面具人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。

    “那就過去看看,頭前帶路。”林風沒有再理會面具人,因為林風知道,面具人肯定會找他的。

    “前輩,您等等,剛剛晚輩有眼不識泰山,還望前輩恕罪。”見林風要走,面具人急忙上前來賠禮。

    “無妨,如果你相信我,可以跟過來看看,但是我得聲明,丹藥我可以幫忙煉制,但是材料得自己出,另外還要足夠的酬勞才行。”林風聞言止住腳步,回頭對面具人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,前輩剛剛說的兩種靈草,晚輩正好有收集了一些,另外晚輩愿意把六陽草給前輩,就當是煉丹的酬勞。”面具人全身上下,就只有一株六陽草最珍貴,立刻表示愿意獻出來給林風。

    “這個再說,等我把攤位弄好,就可以現場煉丹了。”林風邊走邊說,只是幾分鐘時間,就到了司空攬月所說的攤位之前。

    “還不錯,挺寬敞的,雪兒、維羅妮卡,我們在這里是煉丹好還是煉器好,你們兩個給點意見。”看著空空如也的攤位,林風詢問雪兒和維羅妮卡兩人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反正離神墓開啟還有很長時間,要不然我們一手煉丹一手煉器怎么樣,這樣的話,我們一定可以大賺一筆。”雪兒小丫頭想到靈石材料滾滾而來,眼睛里就泛起了星光。

    “也行,那你們就立一個招牌,就叫華夏煉坊。我們的口號是:只煉極品,仙級靈丹法寶接受預訂。時間有限,先到先得。”林風沉默片刻,就想出來攤位的名字,連廣告詞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,沒想到您還精通煉丹煉器術,只是這仙器仙丹可不是開玩笑的。”聽到林風說的廣告語,司空攬月被嚇了一跳,要煉制出仙器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