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如臨大敵

    “金烏木,是金烏木。”看著山谷中兩米多高,密密麻麻的低矮灌木叢,林風大聲驚叫。

    “這些果子又不能吃,只是堅硬無比,難道還有別的用途。”五色鹿詫異的看看林風口中的金烏木,又看看一臉激動,臉色潮紅,連呼吸都有幾分急促的林風,暗自想到。

    金烏木確實沒多大用處,就連煉器材料都算不上,又不能煉丹入藥。不過它卻非常的珍稀,全是因為它結出的金烏果。

    金烏果的獨特,不在于它的口感美味與否,也不在于可以煉制出高階丹藥。而是因為它堅硬堪比金石,又帶有獨特的香味,故而成了靈蟲噬金蟲最愛的口糧。

    “哇!好多靈果,我喜歡。”剛剛出了山洞,小丫頭就被金烏木樹上漆黑如墨的果實吸引,叫喊著就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雪兒,等等,這個不能吃。”林風的大喊,已經不能阻止小丫頭的眼疾手快。

    “咔嚓~”

    “嗚嗚~,老大,這個怎么這么硬。”小丫頭一臉蒙逼,拿著連牙印都沒有留下的金烏果,委屈茫然。

    “雪兒,這個金烏果雖然珍貴,卻不是拿來吃的。這只是一種飼料,靈蟲噬金蟲喜歡的飼料。”林風忍住笑意,語帶心疼。

    “啊!這是飼料啊!丟死人了,我竟然吃飼料,我不活了,你們可不能說出去。要是有人知道的話,我就找你們算賬。”小丫頭氣鼓鼓的舉著小拳頭,威脅林風和維羅妮卡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肯定不會說出去,是不是啊!維羅妮卡。”看著小丫頭的樣子,林風笑著對維羅妮卡說到。

    “雪兒放心,維姐姐一定替你保密。”維羅妮卡胸口劇烈起伏著,心里腹誹,差一點自己也沖上去了,幸虧慢了一步,要不然今天丟人的還有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天,快出來看看,這里有好東西。”一邊和兩人調笑,林風一般溝通器靈小天。

    “嗖~”

    荒天塔從林風的身體中冒出來,停留在林風的肩頭。

    “金烏木,金烏果,這還真是好東西。只是這金烏果只能作為噬金蟲的口糧使用,沒有噬金蟲,它就是一堆廢物。”最初的驚喜過后,器靈小天帶著一絲落寞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了金烏木和金烏果,還怕找不到噬金蟲嗎?噬金蟲哪里有我知道,等有時間我就去抓一些圈養起來。”現在有了喂養噬金蟲的金烏果,林風立刻想起荒海中遇到的噬金蟲群。

    “老大,單純的一兩只噬金蟲根本沒用,想要發揮噬金蟲的威力,必須要形成軍團,最少也要成千上萬才行。”看見林風一臉的期待,器靈小天忍不住大潑冷水。

    “成千上萬,必須要成千上萬,到時候我們去把它老巢給端了,哈哈~”想到自己指揮成千上萬的噬金蟲戰斗,林風就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你找到噬金蟲再說,不和你說了,你們先退出去,我先把這個山谷收進肚子里吧!”器靈小天也知道金烏木可遇而不可求,萬萬不能錯過了。

    “雪兒、維羅妮卡,我們先回去,原路返回。”林風說著,拉起兩人朝山洞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是說金烏木很珍貴嗎?怎么不要了。”見林風都沒有收取金烏木,就要離開這里,小丫頭暗想,這不是林風老大的風格啊!

    “要,怎么不要,不要白不要,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。”林風說著,人已經鉆進了山洞。

    林風身后,雪兒維羅妮卡如影隨形,幾頭妖獸也寸步不離的跟隨林風離開。

    轟轟~

    這林風一行人離開不久之后,大地傳來一陣顫動,林風知道,這是器靈小天在動手了。

    隆隆聲中,整個山谷的土地都被器靈小天切蛋糕般切下,在原地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。

    而切下來的部分,自然是隨著金烏木一起,被器靈小天移植進了荒天塔中。

    “老大,所有金烏木已經被我連根拔起,收進荒天塔之中。”片刻之后,荒天塔重新落在林風肩頭。

    “小天,辛苦你了。”林風把荒天塔拿到手中,輕輕的撫摸。

    “小鹿鹿,你不老實,你說的大秘密,不會就是這些對你毫無用處的金烏果吧!”百草釀所在的山谷中,對著舔食百草釀正歡的五色鹿咋呼到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沒有說謊啊!那些金烏果確實是我心中的秘密,雖然不知道有什么用。我發誓,我沒有騙你。”聽到林風的話,五色鹿果斷放棄了美味的百草釀,向林風賭咒發誓。

    “真的沒有騙我?”林風板著臉。

    “主人啊!我哪敢騙你,我只是覺得那些金烏果比這個百草釀還要隱蔽,肯定會比百草釀珍貴,才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個秘密的。”五色鹿一臉真誠,指著面前只剩下一點的百草釀小潭。

    “好吧!算你過關。小鹿鹿,這幽暗森林中,還有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。”林風心想,既然來了,就不妨多留一段時間,撈夠足夠的好處再走。

    “沒有,絕對沒有,幽暗森林中最好的東西,就是這里,再也沒有別的。”五色鹿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,心里腹誹著,你禍害了我一個還不夠,還想把我妖族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跟幽暗森林中大多數妖靈都勢同水火,可五色鹿卻不想禍水東引,讓林風把自己妖族的底蘊給毀了。

    那樣的話,自己就是妖族的罪人,這樣的事情,五色鹿是不會干的。

    看到五色鹿緊張的樣子,林風就覺得好笑,對著五色鹿道:“既然你這樣說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林風說著,祭出華夏一號,對著眾人道:“都上來吧!我們回天劍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劍山上,一片寂靜,要不是偶爾走動的幾名低階弟子,證明天劍山還有人在,路過的人怕是以為這里就是一片荒山。

    山道之上,兩名少年不緊不慢的走著,臉色都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唉,宗主和幾位長老都出去這么久,怎么還沒有回來,一點消息都沒有,真是急死人。”一名修為只有筑基初期,十六七歲的俊俏少年眉頭不展,對著身邊的藍衫少年說到。

    “誰說不是呢?要是少宗主在就好了,他神通廣大,一定會有辦法的。”藍衫少年聞言,同樣是愁容滿面。

    “現在只能祈禱少宗主能夠早日歸來,最好帶著猿天和牛頂天前輩,把那些可惡的海族通通趕盡殺絕。”俊俏少年臉上閃過一絲猙獰,隨即又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“別說了,再說下去,少宗主也不會回來,聽說恒月大陸在荒海的另一邊,沒有幾年時間,根本就不可能渡過。我們還是趕緊把這些藥材,給大師姐送去,別耽誤了她煉丹。”藍衫少年說完,閉上嘴巴一路疾走,俊俏少年也只能悶頭跟上。

    兩人悶頭趕路,卻沒有發現遠處的天空,一個巨無霸般的云朵,正快速的向天劍山靠近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已經看見天劍山了。維姐姐你看,哪里就是凌霄峰,我和老大以前就住在那里。我跟你說,凌霄峰可好玩了,等到了那里,我帶你去燒烤,以前我和老大就經常偷山門靈獸烤著吃。”

    華夏一號之上,小丫頭嬌笑倩兮,眺望著遠處的山脈,拉著林風和維羅妮卡說個不停。

    只是林風能夠感覺到,小丫頭抓著自己的手,特別的用力,說明小丫頭很緊張,妄圖用不停的說話分散自己的近鄉情怯。

    林風沒有說話,只是緊緊的抓著小丫頭的手,默默的站在他的身邊,臉上漸漸的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“天劍山這是怎么了,怎么會死氣沉沉的,沒有發現有破壞過的痕跡啊!”林風神識之下,天劍山的一切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敵襲,敵襲~”當華夏一號撤去偽裝,剛剛進入天劍山的范圍,就被負責警戒的天劍山弟子發現。

    隨著警戒弟子的大喊,天劍山警鐘長鳴,所有弟子傾巢而出,踏著飛劍飛上高空,對著林風的華夏一號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“飛船里面的人聽著,你們已經進入了天劍山的山門,如果再前進一步,我們就要動手了。”飛劍之上,一道凌厲的聲音響徹天劍山,一個如劍挺立的身影,劍指華夏一號。

    “這飛船好大,而且造型奇特,比宗主的飛舟還要大。”怒視華夏一號的弟子之中,有人低語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來的是友是敵,難道是海族打過來了。”也有弟子這樣腹誹。

    聽著對面人群中的竊竊私語,林風在人群中掃視一圈,沒有看見幾個熟人,幾位師傅和宗主,都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而喊話這人,好像是天劍山的一名長老,林風在拜入天劍山之時,有過一面之緣,至于叫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雪兒,我們出去。”看見眾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,林風不忍繼續神秘下去,折磨他們脆弱的神經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必緊張,我是林風,我回來了。”林風大喊著,一閃身站在了華夏一號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雪兒,我跟老大一起回來了。”聲音傳出,小丫頭和維羅妮卡已經分立林風兩旁。

    “林風,真的是林風。”飛劍之上,長老眼中噙著淚水,喃喃自語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