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肚子里的小生命

    “熊大,你擔心的事情,永遠也不會出現了。實話告訴你,深淵中的那些蜥蜴人,幾乎被我斬盡殺絕,已經翻不起多大的浪了。”看著悲天憫人狀的熊大,林風心里有些好奇,這頭黑熊妖怎么對深淵中的蜥蜴人如此上心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說的是真的,你沒有說謊。”熊大聞言直勾勾的看著林風,想要得到確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騙你干嘛,又沒有好處,再說,我們一起過去看看,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嗎?”林風漫不經心,指著遠處正往外溢著魔氣的深淵通道,對熊大說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們兄弟守護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萬年,終于可以解放了。小子,如果你所說確實,可算是幫了我們大忙。”熊大哈哈大笑,眼睛里都溢出了淚水。

    至從萬年之前,被落神劍宗老祖從仙界帶到這里,熊大熊二就一直兢兢業業守護通道,一刻也不曾懈怠。

    現在突然聽林風說,自己守護的危機早已解除,熊大熊二自然是滿心歡喜。熊大更是高興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小子,現在我就和你一起去深淵一游,看看你所說是否屬實。”熊大已經迫不及待,想要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“熊大,人類小子,你們倒是先把我解開啊!我隨你們一起去看看。”見林風和熊大要走,被捆成了粽子的熊二,急得大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先把我兄弟給放了吧!你這樣捆著他,也怪難受的。”也不知道熊大是說自己心里難受,還是被捆住的熊二難受。

    “先讓他老老實實的待著,我們回來之后,我再放了他,現在我先給他松一松。”林風說著,隨手把熊二身上的藤蔓給松了一些,捆得沒有那么緊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能這樣對我,你就行行好,把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!熊大,快幫忙求求情啊!”熊二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,好像受盡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熊大你別說了,回來之后就放,我絕不食言。”見熊大對自己欲言又止,林風立刻打斷了他的念想,開口說到。

    “熊二,你就再忍耐片刻,我去看看情況,等一下就過來接你,我們一起回天上去。”被林風拒絕,熊大轉頭安慰熊二。

    “猴哥,宋老,你們都在這里等著我,我先到深淵通道去看看情況。”趁著熊大熊二說話的功夫,林風對著猿天等人大喊。

    “熊大,我們走吧!”林風說完,率先飛向了深淵通道。

    深淵通道猶如一口無波古井,冒著讓人心悸的幽幽魔氣,周圍百丈之內,無一棵活著的花草樹木,就連一縷枯枝都沒有,只剩下一片黑土。

    踏上深淵通道范圍的黑土,林風體內的雷耀九天訣自行運轉,化作一件雷光閃耀的鎧甲,把林風牢牢地護住。

    而旁邊的熊大,也祭出了一件仙器鎧甲,護住自己全身,亦步亦趨的跟隨在林風身旁。

    “熊大,你先等我片刻,我布置一個傳送陣看看,能不能溝通深淵中的傳送陣。”深淵通道入口之處,林風說完也不管熊大同不同意,直接取出一個傳送陣的陣盤和其他一些材料來。

    這個陣盤,還是林風在上一次布置傳送陣時,隨手煉制的。

    熊大無奈,只能停下腳步,在一旁看著林風布置陣法。不消片刻,熊大就被林風的繁復手印弄得眼花繚亂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所幸這樣的時間不是很長,傳送陣就已經泛起了白光,只是白光忽明忽暗,忽強忽弱,很不穩定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里是能夠通往深淵無疑,只是距離上次爆炸掉的通道太過于遙遠,才會導致這種情況發生。”看著自己布置成功的傳送陣,林風摸著下巴,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這個傳送陣不行啊!”熊大望著忽明忽暗的傳送陣,一臉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是啊!這里離深淵還是有些遠,傳送陣才會這樣,必須我們親自跑一趟了,想偷點懶都不行。”林風一邊回答熊大,一邊自嘲。

    隨著林風話音落下,一人一熊已經沒入了深淵通道之中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林風和熊大就像是投入油鍋里的兩塊冰霜,頓時激起了通道中魔氣的強烈反應,洶涌澎湃的魔氣,一起碾壓向兩人,想要把兩人同化。

    林風身上雷光鎧甲,閃耀著耀眼的光芒,在魔氣洶洶之下,噼里啪啦的炸響,發出一道道炫麗的電光。

    而熊大身上的仙器,就更加的奇特,好像會吸收魔氣一般,把涌來的魔氣一齊吸入鎧甲之中。

    當然,這還不是它奇特的地方,它的奇特在于,這些被吸入的魔氣,全部轉化成了動力,由熊大的背后噴出,推動著熊大前進。這樣一來,熊大在深淵通道中行走,根本就毫不費力。

    深淵通道寂靜而漫長,在經歷了長長的黑暗死寂之后,林風和熊大眼前,終于迎來了一道亮光,讓兩人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兩人朝著亮光處拔足狂奔,縱身一躍,朝亮光處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郁郁蔥蔥的森林深處,一顆大樹拔地參天,遮天蔽日的籠罩了森林中的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在大樹的一隅,一間樸素的木屋之中,一個眉目如畫的婦人,手撫隆起的小腹,斜靠在一個英俊的不像話的中年男子懷里,嬌美的俏臉,希翼中帶著落寞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們的寶寶就要來到這個世界,你給他取個名字吧!”精靈女王愛麗絲手撫小腹,感受著肚子里小家伙強勁的生命力,轉頭對羅蘭問到。

    “到時候再說吧!”羅蘭聽到愛麗絲的話,根本沒有多少欣喜,臉上反而露出一抹悲傷,神情還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聽到愛麗絲的話,羅蘭隨口附和著,思緒已經飄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第一次做父親的時候,是那么的欣喜若狂,是那么的激動,恨不得告訴全世界,羅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當女兒呱呱墜地,一點點的成長,維羅妮卡一直都是羅蘭的驕傲,那個時候,作為父親的羅蘭,是感覺最幸福快樂的時光。

    可是,當維羅妮卡在空間通道中失蹤,羅蘭感覺好像天塌了一般,從此一蹶不振。要不是還有心愛的愛麗絲,羅蘭早已經成了一具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愛麗絲心疼女兒維羅妮卡,也同樣心疼自己的丈夫,只能在默默承受痛苦的同時,還要鼓勵安撫丈夫羅蘭。

    好在在今年,在兩人的不懈努力之下,終于又有了一個結晶。就這樣,兩人才把對維羅妮卡的思念,寄托在了即將出生的小生命身上。

    “要是維羅妮卡知道她有一個弟弟或者妹妹,一定會非常高興吧!”羅蘭看著木屋的門口,眼中閃動著淚光,低聲哀嘆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相信維羅妮卡一定會平安歸來的,你看,維羅妮卡的魂燈,還燃燒得非常的強勁。”愛麗絲看著遠處一盞古樸的青銅燈盞,仰頭深情的凝視羅蘭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!生命女神會保佑維羅妮卡的。”羅蘭無奈一嘆,把愛麗絲緊緊的攬緊在懷著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緊緊的依偎在一起,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,打發著閑暇時光。

    突然,愛麗絲掙脫了羅蘭的懷抱,從座椅上蹭的站起身來,臉上帶著驚喜,讓羅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愛麗絲,你慢一點。”羅蘭一臉關切,伸出手去扶住愛麗絲。

    “老公,林風,是林風回來了。”愛麗絲緊緊的抓住羅蘭的手臂,激動得語無倫次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說的是真的,真的是林風回來了。那維羅妮卡呢?有沒有跟林風一起。”羅蘭聽到林風的名字,再也不淡定了,急切問到。

    “生命古樹說林風和一頭黑熊妖,剛剛通過一個非常隱蔽通道,進入了深淵之中,沒有提到維羅妮卡。老公你別急,我再和生命古樹溝通下。”愛麗絲說完,用神識溝通生命古樹去了。

    自從得到林風木靈珠的滋養,生命古樹成功晉級之后,根系已經遍布整個深淵,通過和深淵之中所有樹木的交流,生命古樹監視著整片深淵大地。

    所以,林風和熊大剛剛進入深淵,就已經進入了生命古樹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們立刻啟程吧!林風和那黑熊妖就在這片森林之中,真是沒有想到,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,竟然還藏著一個通道,我們現在馬上過去,問問林風就知道了。”片刻之后,愛麗絲激動說到。

    “那還等什么,我們馬上過去。”羅蘭說著,攬起大腹便便的愛麗絲,朝著林風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森林之中,林風舉目四望,只見一片郁郁蔥蔥,神識伸展開來之后,頓時覺得這片森林似曾相識。

    “林風小哥,這里不是深淵吧!為什么我進入這里之后,感覺不到這里有魔氣攬起。”熊大狐疑的打量著所處的森林,向林風問到。

    經過通道之中的相處,熊大不僅在心里認可了林風,連說話的語氣都客氣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這里我來過,這是精靈族所在的森林,自然沒有魔氣。你看,精靈族的女王已經朝我們這邊來了。”林風的神識中,精靈女王愛麗絲和羅蘭,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“還真的是精靈,這深淵是怎么回事,精靈和蜥蜴人這兩種極端的種族,怎么會同存于世。”熊大帶著深深的疑惑,像是在喃喃自語,又像是在回應林風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