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我也打個劫

    行走了一段之后,林風沒有繼續往裂縫深處前進,而是改變方向,沿著裂縫的邊緣尋找。

    因為越往里走,林風所受到的壓力就越大,就算是林風九轉金身訣全力運轉,也感到亞歷山大。

    林風敢肯定,自己素未謀面的父母,修為肯定不如自己,又一直處于逃亡狀態,根本就沒有多少時間修煉,不可能進入裂縫深處。

    林風卻不知道,自己隨意選擇的方向,卻正好是林若凡和慕容珊藏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直沿著裂縫邊緣前進,林風很快就適應了這種壓力,搜索的速度也變得很快。

    有真實之眼存在,那些若隱若現的空間裂縫,根本就沒有對林風造成多少困擾。

    林風游走在裂縫中,把自己的神識化作絲網,避開空間裂縫和無盡罡風形成的風刃,一路搜尋,轉眼就是千里。

    “小子,站住,打個劫。”就在林風搜尋得有些無聊之時,一個幽幽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打劫,有沒有搞錯。”聽到聲音林風明顯一愣,腹誹著順著聲音望去。

    在林風的前方,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身影,雙手插在黑袍之中,擋住了林風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尼瑪,一個渡劫期六層的老鬼,就想打劫我,真是老壽星吃砒霜,活的不耐煩了。”真實之眼之下,黑袍籠罩下的身影,毫無掩飾的暴露在林風面前。

    一雙幽幽的眸子泛著冷光,冷冷的盯著林風,枯瘦的臉上還帶著一絲激動。

    黑袍老鬼在一線天的裂縫邊緣,已經蹲守了近十個年頭,還是第一次看見其他人。

    當天看見林風只有渡劫期三層的時候,立刻想到,林風身上肯定有異寶,才能讓他在裂縫中行動自如。

    一時間,黑袍老鬼內心火熱,要把林風的一切據為己有,并出言喝止林風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也想打劫,沒有睡醒吧!”林風著急尋找父母親,才懶得理會這個鬼一般的老家伙,說著就邁動腳步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站住,交出你身上的寶物,自斷雙手雙腳,我饒你不死。”見林風要走,黑袍老鬼大聲喝到,他還以為林風是怕了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上趕著找死,就怪不得誰了,老鬼,去死吧!”連續被黑袍老鬼喝止兩次,林風是真的火力,祭出無雙劍就向黑袍老鬼劈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劍不錯,你黑爺爺笑納了。實話告訴你,你黑爺爺我現在渡劫期六層,碾死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螞蟻。那兩個不識好歹的家伙,被我趕進一線天的裂縫,到現在都沒有出來呢!你也去陪他們吧!”黑袍老鬼桀桀的笑著,氣焰囂張。

    “尼瑪,區區渡劫期六層修為,就敢在我面前嘚瑟,還真是無知者無畏。你不知道,老子殺渡劫期圓滿都如圖豬狗的嗎?”林風被黑袍老鬼的話逗得一樂,笑著對黑袍老鬼笑罵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笑死我了,你小子吹牛倒是一個人才,連眼睛都不眨一下。”黑袍老鬼籠罩在黑袍中的身體一陣亂顫,眼角里都帶上了一絲淚花,顯然是把林風當成了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林風隨手的一劍,根本就沒有用什么靈力,以至于黑袍老鬼輕而易舉的就躲開了。再看林風,眼睛里唯一的一絲忌憚,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黑暗吞噬。”黑袍老鬼一聲暴喝,雙手如爪似電,一道道黑色的幽影,組成一個牢不可破的黑暗牢籠,帶著黑暗絞殺之力,向林風籠罩而下。

    “小子,嘗一嘗被黑暗一點點吞噬的滋味吧!你一定會懷念的。”黑袍老鬼舔了舔嘴唇,已經迫不及待,想要把林風體內修為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這個破籠子,就想要奈何我,老鬼,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。”林風說著,抬手就是一劍斬出,一道虛空之刃出現在黑暗牢籠之前。

    咔嚓~

    一道空間裂縫,憑空出現在黑暗牢籠前進路上,把黑袍老鬼引以為傲的黑暗牢籠,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唰唰唰~

    林風手中無雙劍舞起一道道劍花,一道道虛空之刃,從劍刃之中發出,落在黑暗牢籠之上,瞬間就把黑暗牢籠斬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罡風一吹,破碎成渣的黑暗牢籠,立刻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~,這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掌控空間法則。”林風隨手一擊,讓黑袍老鬼驚駭欲絕,用手指著林風,語無倫次說到。

    黑袍老鬼知道,這一次自己恐怕是踢到鐵板了,終日打雁,卻被雁啄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一個能夠掌控空間法則的大能,怎么可能只有渡劫期三層,人家肯定是隱藏了修為,自己卻傻愣愣的往槍口上撞。

    “前輩,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剛剛一切都是誤會。”黑袍老鬼怕了,慢慢的挪動腳步,向后面倒退。

    “你說誤會就誤會,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。好了,現在你把雙手抱在頭上,原地蹲下。對,就是這樣。”林風比劃著無雙劍,對黑袍老鬼頤指氣使。

    如今的黑袍老鬼,戰戰兢兢如履薄冰,就像是砧板上的魚,不得不按照林風的要求去做,抱頭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現在把身上值錢的東西,通通的交出來,小爺我也要打個劫。”林風玩心大起,決定先戲耍黑袍老鬼一番。

    “公子爺,這是老黑的全部家當,全部孝敬公子爺了。”黑袍老鬼說著,摘下手指上的儲物戒指,畢恭畢敬的遞給林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去那里蹲著,我還有話問你。”林風神識進入戒指,只在戒指中發現了一大筆靈石,心里頓時一陣失望。

    黑袍老鬼你好歹也是一個高人,怎么就沒有一點稀有靈物,盡收藏些不值錢的玩意兒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老鬼,剛剛你說的,你把兩人趕進了裂縫之中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看完戒指,林風立刻對黑袍老鬼喝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爺,那是一男一女,在多年前被老鬼我追殺,一路追進一線天裂縫。他們已經被困在里面十多年,至今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公子爺,我跟你說,那娘們兒水嫩得很,我這就帶你過去。”黑袍老鬼見林風問起,立刻滔滔不絕,向林風獻媚道。

    “那還等什么,立刻帶路。”對著老鬼一聲大喝,林風催促道。

    在林風看來,自己父母正好是一男一女,在心里已經將黑袍老鬼判了死刑。要不是還要這老鬼帶路,林風早就滅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老黑這就為公子爺帶路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鬼帶著林風彎彎拐拐,繞過一道道空間裂縫,向著裂縫中前進。

    “公子爺,那兩人就是從這里進去的,一直沒有出來過,老鬼實力有限,一直不敢進去,嘿嘿~”黑袍老鬼朝林風嘿嘿笑著,露出一口黝黑的牙齒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來,你的任務已經完成,你也可以安心的走了。”林風說著,一巴掌拍在黑袍老鬼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多謝公子爺,多謝公子爺,老黑先走一步。”黑袍老鬼陪著笑臉,邊說邊退,想把和林風的距離拉開。

    “一路走好。”林風嘴角上揚,用憐憫的目光看著老黑。

    老黑看著林風似笑非笑的臉,心里咯噔一下,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,卻又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離開林風一段距離之后,老黑展開身形,飛速朝遠處激射,想要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飛出一段距離之后,老黑心里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地,心里升起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。

    現在,老黑已經顧不上被自己困了十幾年的林若凡夫婦,只想著盡快離開一線天,離林風遠遠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怎么這么熱。”飛行之中,老黑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在發熱,而且是越來越熱,讓他心里一驚,暫時停下腳步,檢查起自己身體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特馬陰我。”停下腳步的老黑,看著自己身上冒出的一縷火焰,黑袍老鬼朝著林風高聲怒吼。

    黑袍老鬼愣是沒有想到,林風會對他暗下黑手,心里出離的憤怒,剛剛那種逃出生天的喜悅,在瞬間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陰你,我用得著陰你嗎?老子只是想讓你飛灰湮滅而已。”看著黑袍老鬼憤怒中扭曲的臉,林風心里突然有一種快感,對著黑袍老鬼吼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。”黑袍老鬼在怒吼聲中,被身體中迸發出的火焰吞沒,頃刻間燃燒殆盡,化著一堆飛灰,連神魂都沒有逃脫。

    “不放過我,你特馬連我叫什么都不知道,你憑什么不放過我。”林風對著黑袍老鬼化作的飛灰,吐了一口唾沫,不屑的罵道。

    抬手一招,一朵紫色的火焰從飛灰中鉆出,嗖的一聲飛回林風手上,鉆進林風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林風還不知道,自己用異火紫陽燒死的黑袍老鬼,就是害得自己跟父母骨肉分離的罪魁禍首。

    要是林風知道,肯定不會讓黑袍老鬼死的那么輕松,那么快就死去。

    順著黑袍老鬼指引的方向,林風走走停停,在一個范圍內兜兜轉轉,尋找著父母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方圓千里之內,都已經找遍,到底是藏在哪里,該不會真的出事了吧!”林風自言自語,心里漸漸感到不安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