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長老全身頃刻間爬滿噬金蟲,立刻感覺到全身上下毛骨悚然,說不出的惡心。雖然這些噬金蟲還不足以破開他身體的防御,卻能夠讓他全身都起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些成長期的噬金蟲嗎!還真的以為靠它們就能夠對付我。”寧長老冷笑著拍打著身上的噬金蟲,想要把他們都拍死。

    可是噬金蟲無窮無盡,根本就不怕寧長老的拍打,一只噬金蟲從寧長老身上掉落之后,立刻就有另一只上去補位。

    “小金,這老家伙棘手,你的兒孫們對付不了他,還得你親自動嘴。”林風朝噬金蟲王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嗡嗡~”

    噬金蟲王振翅,立刻加入了戰場,往寧長老身上撲去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~

    一陣令人牙酸的響聲過后,寧長老身上那牢不可破的防御護罩,出現了裂紋。

    見裂紋出現,周圍的噬金蟲竟一擁而上,順勢從裂紋處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寧長老雖然修為高絕,可他只是一個法修,肉身的修為強度,也就是林風的水平。

    感受到皮肉之間鉆心的疼痛,寧長老眉頭一皺,恨不得一巴掌呼死林風。這家伙,也太尼瑪的卑鄙了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慢慢的享受吧!”林風說著,又動了陣法,再次把寧長老禁錮住。

    “龍塵,就會整些歪門邪道,有種我們放開了戰一場。”再次被林風禁錮,寧長老氣得胡子亂顫,沖林風吼道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~

    令人牙酸的聲音,聽在林風耳中卻猶如仙樂。只是幾個呼吸之間,寧長老的身體,就被噬金蟲啃噬一空,剩下一具白骨。

    “龍塵,你毀我肉身,我跟你沒完。”寧長老怒吼著,元神從白骨中遁了出來,想要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想跑,沒那么容易,今天你必須給老李償命。”林風說著,一朵紫色火焰透體而出,落在寧長老的元神之上。

    “異火,你怎么可能會有異火。”寧長老的元神瑟瑟抖著,才來得及出一聲疑惑,就被紫色火焰淹沒。

    “煉化~”林風打出一個個古怪的手印,進入紫色火焰之中,火焰立刻旺盛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龍塵,不要,我是雷霄仙宗的長老,你這樣做雷霄仙宗不會放過你的。”感覺到自己的元神在一點點的被煉化,寧長老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說得好像雷霄仙宗就會放過我一樣,所以,你去死吧!”林風念叨著,手上的動作又快了幾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紫色火焰中傳出一陣波動,異火紫陽無比的興奮,在吸收了寧長老的能量之后,又壯大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這是老家伙留下的儲物戒指,請你過目。”噬金蟲王飛到林風面前,嘴里還叼著一枚戒指。

    “做得不錯,回頭再好好的獎賞你,都回去吧!”林風說完,控制著荒天塔,把噬金蟲群都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這柄劍也不錯,回頭煉扒煉扒,又可以賣一個好價錢。”林風說著,一抬手就把寧長老用的仙劍抓在手中,送進了荒天塔。

    當鄭陽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,回到龍城大學的時候,鹿青城已經等在了學校門口。

    “鄭陽,局里面是不是出事了,我這眼皮跳了一個晚上。”鄭陽剛剛下車,鹿青城就拉著他緊張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鄭陽隨口答應著,把今天凌晨生的事情,跟鹿青城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,老張那么好一個人,怎么就沒有一個好的結局呢!我記得上次一起喝酒,他還說,年底就退休的。”鹿青城哽咽著,兩滴晶瑩在眼珠里打轉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回局里看看吧!畢竟你們同事一場。”鄭陽拍著鹿青城的肩膀安慰。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了,這里怎么辦。”鹿青城抬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!這里有我。趙春來和光頭佬都已經被抓住,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。”鄭陽打著哈欠,寬慰一句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鄭陽只想立刻回到宿舍,睡他一個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先回去看看,你也回去休息,現在大白天的,應該也出不了事情。”鹿青城對鄭陽說完,直接開車走了。

    “鄭警官,你這是怎么了,昨天晚上一夜沒睡嗎?”才走到操場,鄭陽就遇見了校長吳雨霏。

    “昨天那家伙又來了,不過已經被我給抓到,你們也可以安心了。那什么,我得去瞇一會兒,太困了。”鄭陽說著,又開始打哈欠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,我就不耽誤你了。”校長吳雨霏見狀,催促鄭陽道。

    “那吳校長再見,我先走了。”鄭陽說完,一溜煙往宿舍樓跑去。

    看著鄭陽的背影,吳雨霏感覺到特別的安全,昨天那種忐忑不安,全都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鄭陽直接就往床上一躺,呼呼的就睡了過去,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。

    “吳校長,你怎么在這里。”鄭陽一睜開眼睛,就被坐端在床邊的吳校長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過來看看你吃飯沒有,見你睡得正香,就沒有叫你,呵呵。”吳校長呵呵一笑,站起身來走到一邊,拎起一個保溫飯盒走到鄭陽面前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沒有吃飯,我順手就多做了一點,你快趁熱吃,都快要涼了。”把飯盒放在鄭陽的床頭柜上,吳校長溫柔說道。

    “校長您親手做的飯,那得好好嘗嘗,我先去洗把臉,馬上就來。”鄭陽說著,快步往衛生間跑去,這一覺醒來,還憋著一泡尿呢!

    “你慢點,沒人跟你搶。”看著鄭陽狼吞虎咽的樣子,吳雨霏低聲提醒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主要是您做的飯菜太好吃了,根本停不下來。”鄭陽一邊猛扒飯菜,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!就夸我吧!我自己的手藝,沒有你說的那么好。”被人夸贊做菜好吃,吳雨霏心中也有些小小的驕傲,隨即謙虛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夸,是真的好吃,謝謝你。只可惜,這樣的美味,能吃到的機會不多啊!”鄭陽說著放下手中筷子,還不自禁的打了一個飽嗝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機會不多,只要你想吃,你跟吳姐說,吳姐給你做就是。”吳雨霏對鄭陽溫柔一笑,把飯盒一個個摞起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那以后我沒飯吃了,就上你家蹭飯去,就怕姐夫不歡迎,拿著笤帚趕人。”鄭陽吃飽喝足,跟吳校長開起玩笑來。

    “沒人會趕你,我現在還是單身呢!”吳雨霏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眼光也太高了,像你這樣的大美女,事業有成,溫柔賢淑,追你的人肯定排起長隊的。”鄭陽說著,認真的打量起吳雨霏來,心里嘀咕,“這種溫婉賢淑的媳婦兒,誰要是娶到了,那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夸你吳姐吧!等一下就要天黑了。”盡管吳雨霏心里樂開了花,卻始終保持著那份矜持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可沒有吹牛,這是事實。”鄭陽一本正經的說話,讓吳雨霏不禁莞爾。

    “鄭陽,說正經的,這一次姐真的要好好的謝謝你,等我忙完這一陣,等學生放假的時候,我請你去我家作客,你不能拒絕啊!”吳雨霏說著,把飯盒拎在了手里對鄭陽說道。

    “鄭陽,你先休息,有什么事情,你直接找我就行,學校里邊事兒太多,我就先撤了。”吳雨霏一邊說,一邊往門口走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送送你。”鄭陽起身相送,一直把吳雨霏送到走廊的盡頭。

    看著吳雨霏旗袍下豐腴的臀,鄭陽暗暗感嘆,這是生兒子的臀啊!

    “出來吧!別藏頭縮腦的,我已經看見你了。”鄭陽走回自己的房間門口,突然轉過身對著樓梯處喊道。

    “鄭陽哥哥,你太厲害了,你是怎么現我的。”

    隨著鄭陽的聲音落下,一個白衣飄飄的身影,從樓梯處閃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不上課,跑這里來干什么。”鄭陽故意板著臉問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就是過來看看你吃飯沒有,然后吳校長就來了,我就只好躲在旁邊,不敢被她看見。”郝敏怯怯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吃過飯了,你快回去上課。”說到這里,鄭陽故意打了一個飽嗝。

    “啊!這就回去啊!”郝敏沒有想到,一見面鄭陽就趕她走。

    “對,現在就回去。”鄭陽說完,就準備推門進去。

    “鄭陽哥哥,我給你帶了一瓶牛奶,補充營養的。”郝敏說著,慌忙從書包里翻出一瓶牛奶塞鄭陽手里,飛一般的跑開了。

    郝敏一邊跑一邊喊著:“鄭陽哥哥,你一定記得喝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鄭陽隨口答應著,心里暗想,“這小妮子沒有白救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叫我來巡山,抓個小妞做晚餐,……”剛剛走進房間,鄭陽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師傅,你在哪兒呢!我想你了,你請我吃飯唄。”電話那頭,傳來蘇麗麗嗲嗲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請你吃飯,我這兜里比臉都干凈,那什么請你,昨天吃飯請客,還是用人家鹿青城鹿美女的卡買的單。”鄭陽忍著一身的雞皮疙瘩腹誹著。

    “我上班呢!你就別來了,先去把自己的工作落實了吧!”鄭陽皺著眉,小聲的對蘇麗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上班,我要跟你學藝,你等著,我馬上過來找你。”蘇麗麗說完,沒有等鄭陽答話就掛斷了電話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