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章 抓住打屁屁

    林風前往無極仙山,由云飛仙帝親自接待的消息不脛而走,頓時在無極仙6掀起了波瀾。

    “你們聽說了嗎?在飛升池擊殺仙吏的林風,親自前往無極仙山,竟由云飛仙帝親自接待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這肯定是謠傳,林風被無極仙山通緝,他還敢前往無極仙山,你們肯定是搞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,云飛仙帝親自接待,他的臉得有多大啊!”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什么,我兒子就在無極仙山修煉,他不可能說謊話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得到消息,好像是那林風也是仙帝修為,這才讓云飛仙帝放下身段,親自迎接招待的。”

    無極仙6各種小道消息滿天飛,充斥著人們的耳膜。人們在津津樂道的同時,對事實的真相更加的好奇。

    而無極仙6,幾個曾經追殺過林風的幾個組織,反應也是各異。

    云起云家,家主和一眾家族長老齊聚一堂,也在討論著林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林風前往無極仙山,云飛仙帝親自接待的事情,你們怎么看。”家主云天海舉目四顧,看著底下長老們各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家主不必在意,那林風不過是飛升仙界才幾年的一個小仙,不必在意。至于云飛仙帝親自接待的事,多半也是以訛傳訛。”說話之人,是云家的一個長老,也是無極仙城城主徐少強的岳父,云夢的父親云海濤。

    當初對林風在天涯之城小店出手的,就是此人。

    “外面傳言林風仙帝期修為,云飛仙帝都懼怕三分,這怎么可能。仙帝啊!沒有成千上萬年的時間,怎么可能修煉得到。”另一名云家的長老,也表了自己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可是,據無極仙山傳回來的消息,事實確實是林風在無極仙山,而且還是宗主高雪峰邀請進入無極大殿的,這許多人都看見了。要是林風不夠資格,高雪峰會邀請他,讓他進入無極大殿。

    在座各位試問,就算是我們,前往無極仙山會不會有此禮遇。”說話的,是一名專門負責對外聯絡的長老云波濤,林風出現在無極仙山的消息,最開始就是經過他的手的。所以,他要比別人都要清楚其中的厲害。

    云波濤的話,讓整個大廳之中的氣氛為之一凝,變得凝重沉悶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你說說,我們現在該怎么做,才能夠盡可能的保全我云家幾萬年的基業。”云天海看著云波濤認真說道,這么多年來,他從來沒有見云波濤這么認真過。

    “如果林風真的是仙帝,我們現在想的,就是要怎樣才能平息一個仙帝的怒火。我們云家雖然強盛,卻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抗衡仙帝。”云波濤說著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堂兄云海濤。

    要不是云海濤為了一己之私,前往天涯之城搗毀了林風的有間小店,現在云家也不至于這樣的被動。

    在家族毀滅危機面前,云波濤相信,作為家主的云天海知道自己的位置,也知道自己該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下去吧!我得好好的琢磨琢磨這事兒,波濤啊!你時刻關注無極仙山方面,一有風吹草動,立刻過來向我匯報。”云天海說完揮揮手,把眾人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這些年,云家太過于順利,也該好好的敲打敲打了。”云天海頭疼的揉揉額頭,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落神劍宗,宗主劍傲天站立在落神劍山之上,如一柄臨霄之劍,和落神劍山的凌厲合二為一,整個人就是一柄出竅之劍。

    “消息已經確認,那林風確實是仙帝修為,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層次,連云飛仙帝那老家伙的忌憚不已。”在劍傲天身后,一名全身上下也透著凌厲的男子,在向劍傲天匯報著。

    “頭疼啊!把熊大熊二請回來吧!他們在下界有過交集,說不定還能夠有些作用。下界的落神劍宗,滅了也就滅了吧!”劍傲天思襯良久,終于在心里下了決斷。

    盡管劍傲天心中還有糾結,不過現在形式比人強,他也不得不早做準備。

    比起劍傲天的糾結來,弒神閣的絕無神,就灑脫了許多。在得知林風前往無極仙山,由云飛仙帝親自接待的消息,他也只是微微詫異。

    在絕無神看來,林風就算是仙帝,也不能把他怎么樣。弒神閣深處莽荒山脈的無葬河底,那林風就算是知道,也不能奈何自己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來,自己主場作戰,憑借無往不利的刺殺之術,也未必會輸給了他。

    相比絕無神的淡定,現在有一個人,就像熱鍋上的螞蟻,無比的著急。這個人,就是當初和林風有個一面之緣,用神識震得林風差點隕落的夜羅剎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這一次肯定是完了。但愿林風這小家伙已經忘記了我,想不起我來了。”夜羅剎和一幫無極仙山的長老,被高雪峰喚來,恭敬的站在無極大殿門口,恭候著林風。

    夜羅剎低下了高貴的頭,心里打鼓一般的祈禱,祈禱林風不要看見她。

    可是有時候,你怕什么就會來什么,林風在云飛仙帝,宗主高雪峰的陪同之下,走出大殿,夜羅剎就感覺林風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云飛道友,那仙子是我的一個熟人,我得好好的和她敘敘舊。”林風神識不經意間掃過門口眾人,就從人群中現了一個自己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想起當初自己下的誓言,林風嘴角掛起了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大殿借給你,你們好好的敘敘舊。”林風一說到熟人,云飛仙帝立刻就想到了,這些年來一直在追尋林風下落,并跟林風有過一次交集的夜羅剎。

    云飛仙帝笑得淫、蕩,把敘敘舊三個字咬得特別重,在他看來,林風和夜羅剎,說不定會生一點什么。

    林風一個閃身,就站在夜羅剎的面前,似笑非笑的看著夜羅剎。

    “前輩,你想干什么。”夜羅剎被林風看得渾身不自在,雙手抱在胸口,咬著嘴唇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一定會來找你,沒有想到今天會在這里相遇。”林風說著,在眾目睽睽之中抓起夜羅剎,一閃身進入了大殿,而大殿的門也隨即被關上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散了,沒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見眾人一臉古怪,云飛仙帝出聲把眾人給趕出了大殿前的廣場,并防止著有不開眼的人,用神識去查探大殿之中的狀況。

    “夜羅剎是吧!當初我和你無冤無仇,為什么要用神識傷我。”夜羅剎被林風橫在身前,一把掌拍在夜羅剎渾圓挺翹的臀部,出一聲清脆的啪啪聲。

    夜羅剎又羞又急,卻又無可奈何,現在的夜羅剎全身仙力被林風控制,只感覺自己在林風的巴掌之下,身體像著火一般的熱起來,一股暖流在身體里亂竄。

    “前輩,對不起,啊!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夜羅剎一句話沒有說完,就感覺到林風那厚重的巴掌,又落在自己的小屁屁上面。

    當然,就算是當初夜羅剎是故意的,她也不敢那樣說,只是一個勁的向林風賠著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的,一句不是故意的就算了,如果對不起有用,那還要警察干什么。不是故意的,你不是故意的就差點讓我隕落,害得我身受重傷。”林風一邊說,一邊啪啪啪的拍打在夜羅剎的身上。

    夜羅剎雖然不知道林風嘴里的警察是誰,但是卻覺得林風說的話,自己竟然無言反駁,只能咬緊牙關,生生的承受著,兩滴晶瑩在夜羅剎眼眶里打轉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幽香飄來,讓林風突然打了一個激靈,被惱怒和惡作劇心理占據的大腦,瞬間恢復了清明。

    “這夜羅剎雖然可惡,可到底還是一個女子,自己跟她孤男寡女的在這里,不是毀人清白嗎?雖然不知道夜羅剎是活了年的老妖婆,可人家到現在還保持著處子之身,自己就不能這樣褻瀆人家。”想到這里,林風猛然放開了控制夜羅剎的手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不計前嫌,饒恕小女子的罪過。夜清歌向前輩保證,從今往后,再也不欺凌弱小了。”在空中一個優雅的三百六十度翻身,夜羅剎落地之后,向林風躬身一禮,并報出了自己飛升之前的真名。

    “你也用不著向我保證什么,你記住,我們也是從螻蟻過來的就行了。將心比人,你好自為之吧!”林風說完,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將心比人,我們也是從螻蟻過來的。”夜清歌反復念叨著這兩句話,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氣。

    當初要是自己剛剛飛升仙界,遇到的那個人是林風,自己就肯定不會變成魔頭一般的夜羅剎。而自己的姐姐夜傾城,就不會為了保護自己,遭了那歹徒的毒手。

    就從這次和林風的遭遇之后,夜清歌性情大變,無極仙6從此少了一個讓人懼怕的魔女,多了一個觀世音菩薩一樣的溫婉女子。

    這些,都是林風始料未及的,他要是知道,自己無意間的一個玩笑,在若干年之后,還幫了自己一個大忙,幫了一把剛剛從恒月大6飛升上來的小林風,脫離了危難。

    而無極仙山,每個人都在暗自猜測,當日在大殿之中,林風和夜清歌之間,到底生了什么,讓夜羅剎改頭換面,一日之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夜清歌和林風兩人,卻從來不曾對外界提起過,以至于讓這個猜測,成了無極仙6本仙紀元未解之謎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