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拉你墊背

    飛天魔和弩少等人,看著身邊的同伴一個個的減少,現在已經膽寒了。

    “林風,我們認輸,你停手吧!”飛天魔已經被林風搞得沒有脾氣,焦急中沖林風求饒。

    “現在認輸,你不認為晚了點嗎?再說,你說停就停,我豈不是沒有面子。”林風一邊說著,又是一拳轟出,帶走了飛天魔身邊一個小魔頭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林風,大家都是魔族一脈,你這樣趕盡殺絕真的好嗎?”飛天魔瞪目怒視,大聲質問林風。

    “魔族一脈,誰跟你是一脈。你們找我麻煩的時候,可想到過我們是一脈的。”林風反問,本來黝黑的皮膚,竟一點點的變得白皙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不是魔族,你是神族的奸細。”飛天魔魔爪一指林風,結結巴巴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個小賊,我就說似曾相識,在哪里見過,沒有想到赤血荒原一別,竟在這里遇到。”飛天魔嘀咕著,心里已經是滔滔巨浪翻滾,滿腦子都是怎么把林風拿下,回去邀功請賞。

    在飛天魔看來,一個活著的,能夠煉制魔神丹俘虜,一定比一個死去的神族奸細更加有價值。

    “弩少,你們找機會分頭突圍,一定要把林風是神族奸細的消息帶出去,不能讓我們魔族繼續被他蒙逼。”飛天魔想著獨吞功勞的同時,也不想讓弩少幾人拖他的后腿,這才對弩少幾人傳音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,飛天老大。”

    弩少幾人異口同聲,在林風現出真實身份的時候,就知道今天這事大條了。林風敢暴露自己身份,就一定不會放過他們,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林風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闖進來,老天有眼,讓我又遇見你了,哈哈……”飛天魔用大笑掩飾內心的一絲不安,他不明白,這才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過去,這個家伙已經變得如此的強大。

    昔日喪家之犬般的半神族小子,竟然已經擁有與自己周旋的實力,可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在自己的庇護下殺人了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老天有眼,一年前你追得勞資上天入地,今天我要把這賬跟你好好的算一算。”林風一聲厲喝,身形一閃就撲向了準備開溜的弩少。

    一探手,林風五指如爪,就把弩少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林風,林大師,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。”弩少想到一個個同伴的死狀,身體如篩糠一般,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,喃喃的向林風求饒。

    “哼!已經告訴過你,不要惹我,你這么不聽話,就要有死的覺悟。”林風一聲冷哼,另一只手握拳,擊向了弩少的頭顱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

    弩少的身體,在轟然炸響中,化作漫天血霧。被虛空之力一吹,立刻就煙消云散,消失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知道弩少在界城的地位嗎?諸葛家族不會放過你的。今天就算是你把我們都滅了口,諸葛家族也一定會找到你。”飛天魔見弩少慘死,連元神都沒有剩下,驚愕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敢殺他,就不怕他們找我麻煩,一個諸葛家族而已,他們敢來,我也不介意再多幾個怨魂。”林風毫不示弱的說著,心中卻暗想,“這弩少莫不是還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吧!看來界城已經不能再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上,要是不抓住林風,我們都要面對諸葛家族的怒火,我們都得死。”飛天魔沖著幾個正準備抽身而退的人怒吼,本來幾丈大的身體,像充了氣一般,變得巨大無比。

    “要拼命了嗎?可是你變大又有什么用,鎮壓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。”林風不屑的嘀咕著,卻不與飛天魔纏斗,對著飛天魔轟出一拳之后,手擎無雙劍撲向了另一邊的小魔頭。

    “聲東擊西,鹿邑小心。”飛天魔大喊,心里更是對林風狂罵不止,“這家伙太卑鄙了,根本不按套路出牌。”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聲轟鳴,一陣陣慘嚎,飛天魔眼睜睜的看著,一個個的小弟死于林風拳下劍下,不能挽救,整個人都陷入了狂亂狀態。

    這才短短的十幾分鐘,自己竟成了孤家寡人,連弩少在內,十幾個兄弟,都折損在林風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林風,我要你死。”飛天魔撕心裂肺的吼叫,赤紅的瞳孔中,滴下一滴滴血淚。

    “飛天魔,現在是我跟你算總賬的時候了,你放心,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。”林風說完,縹緲虛空步一轉,人已經出現在飛天魔身后,落在了飛天魔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林風手中無雙劍往下一插,直接插進飛天魔的背脊之中。

    “劍刃風暴……”

    “虛空切割……”

    “烈焰焚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耀九天……”

    林風大喊著,把自己所有的秘術法訣,一股腦的傾瀉在飛天魔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飛天魔只感覺到背上一痛,就是一陣酥麻傳遍全身,一股股雷霆烈焰在他的身體中肆意亂竄。

    飛天魔想要反擊的時候,竟現自己身上,已經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。在冰霜的外面,還有一層緊緊纏繞的藤蔓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是你逼我的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著你墊背。”飛天魔感覺到身體中生命力不停的流逝,在心里咆哮,眼睛里閃過一道決絕。

    “咔嚓嚓……”飛天魔的雙翼突然反轉,形成兩個半圓,反著向林風包圍過去。

    “看你在我的煉魔結界中怎么活。”飛天魔自覺被逼上了絕路,用出了自己壓箱底的秘術,同歸于盡的招式煉魔結界。

    林風腳踏飛天魔滿是鱗甲的闊背,肆意的輸出自己的攻擊,正得意之時,突然感覺一陣危機涌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尼瑪,這天怎么黑了。”林風驚覺抬頭,現自己竟被飛天魔反困在翼翅結界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憑一個鳥翅膀結界就想困住我,你丫也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林風警覺是警覺,可還沒有認為,這樣一個破結界,能夠威脅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咔嚓嚓……”

    飛天魔的身體一點點的縮小,結界也在漸漸的收攏著。林風突然感到,那種危機,正隨著結界的收攏在一點點的增加。

    “哇咔咔……,林風,跟勞資一起下地獄吧!”隨著飛天魔一聲大吼,漆黑如墨的翅膀上,突兀閃過一道道流光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這家伙要自爆。”這一刻,林風終于知道,這種危機來自于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飛天魔,別白費心機了,就算是你自爆,一樣不能把我怎么樣。你還是乖乖的受死吧!”林風明白了飛天魔的企圖,那顆警覺的心,也就放松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在他自爆之前,盡可能的給予他重創。”這是林風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。

    林風仙力如潮水,一浪接著一浪,一浪高過一浪,向著飛天魔身體中狂涌。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

    虛空一陣顫抖,一個黑洞般的看見,在天塹虛空中形成,吞噬著一切,包括那無處不在的虛空切割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靠,這么厲害,幸虧勞資跑得快。”荒天塔之中,林風心有余悸,拍著自己的胸脯,瞪著眼睛看著外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在剛剛,在飛天魔自爆的剎那,林風躲進了荒天塔之中,逃過了這一劫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飛天魔的戒指空間,一個大魔,戒指里好東西應該有不少吧!”林風失望的一嘆,隨即閉目開始療傷。

    雖然林風剛剛躲進荒天塔,卻還是被飛天魔自爆的余波震到,五內移位,氣血翻騰。

    天塹虛空,飛天魔自爆激起的浪花,隨時間流逝漸漸的趨于平靜,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荒天塔中,林風雙眼緊閉,內視一圈自己的身體,現自己身體已經完全無礙,立刻停止了療傷修煉。

    “天塹虛空有時間限制,還得趕緊淬煉身體才是正途。”林風這樣想著,人已經離開荒天塔,出現在天塹虛空之中。

    掃視一圈,現這片虛空中,再沒有飛天魔等人身死之后殘留的物品。空氣中,除了殘留著淡淡的血腥氣息,在這片區域中,再也沒有曾經有過大戰的痕跡。

    林風見沒有任何遺漏,立刻調轉方向,往一邊飛射而去。途中,林風幾次改變方向之后,這才往天塹虛空深處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不是林風太過于小心,實在是在天塹虛空是魔族的地盤,萬一出現一點紕漏,他就會吃不了兜著走。

    林風一邊前進,一邊引動周圍的虛空之力淬煉著肉身,每時每刻,林風都能夠感覺得到,自己的身體在虛空之力的淬煉之下,一點點的變強。

    這種過程雖然很痛苦,但林風是痛并快樂著的。

    林風漫步在虛空,混沌神體運轉到極致,在他的頭頂,虛空之力竟形成了一個漩渦。他的混沌神體雖然還是停留在中期,卻在一點一滴中,慢慢的向著高級邁近。

    在淬煉身體的極度痛苦之下,林風的臉盤有些扭曲,讓他看起來有些猙獰,雙目緊閉,眉頭都擰成一團。

    突然,林風下意識停下了腳步,猛然睜開的眼睛里,閃過一道精光。因為就在剛剛,林風聞到一種別樣的香味,讓他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,每一個細胞都異常活躍。

    “這里有一種特別適合煉體的異寶。”這是林風在這一刻,心里唯一的想法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