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 悲催的金雕

    “多謝林風哥哥!我競價去,嘻嘻!”荊柔接過報價器,嬉笑著對林風道謝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件出自神域神女宮的飾品,鳳頭釵,中品神器,底價二十萬神晶,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一萬。”祁老頭把鳳頭釵拿在手中,宣布了拍賣開始。

    “二十一萬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二萬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八萬……”荊柔也參與了競價,在報價器上輸入了二十八萬的價格。

    眨眼之間,鳳頭釵的報價,就達到了三十幾萬。只是,二十八萬的價格,根本就是投入大海的石子,很快被競價的浪潮淹沒。

    林風看著幾個競價的女修笑笑,這玩意,也只能讓這些女修趨之若鶩了。

    “六十萬神晶,一百七十五號出價六十萬神晶,有比這個價格多的嗎?”祁老頭大喊,卻把目光鎖定在了林風的八號包廂,因為剛剛,祁老頭注意到八號包廂出價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就拍下來,不要在意價格。”見荊柔眼巴巴的看向自己,林風瀟灑的一揮手道。

    “林風大哥,你不能慣著她,這樣會把她寵壞的。”荊康狠狠的盯了荊柔一眼,向林風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,一點小玩意罷了,就讓她開心開心。”林風毫不在意的打斷了荊康的話。

    荊康欲言又止,想要再說什么,只是話到嘴邊,卻又硬生生的被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八號包廂出價六十一萬神晶,有比這個價……”祁老頭話還沒有說完,一個聲音在上方包廂中響起,緊跟著顯示屏上現出一個全新的數字,讓祁老頭心頭一喜。

    大廳之中,一百七十五號位置上,一個美女神情落寞,怏怏的放下了手中的報價器。

    六十萬神晶雖然不是很多,卻是她的極限。再說鳳頭釵雖好,卻只是中品神器,價格再高就有些不值了。

    美女在掙扎了兩秒之后,果斷的放棄了鳳頭釵。

    “十三號包廂出價七十萬神晶,有比這個更多的嗎?”祁老頭聲音有些激動,看來今天十三號包廂是跟八號包廂杠上了。

    十三號包廂中,絕無忌面色紅潤,已經把剛剛拍到流星奔月錘的不快,拋到了腦后。

    “林風,你拍這鳳頭釵,肯定是為了討好身邊的美女。今天我絕無忌豁出去,也不能讓你得逞,一定要讓你在美女面前丟臉。”絕無忌說著,邪魅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阿柔,加一萬。”林風見荊柔猶豫,已經有放棄的想法。立刻提醒。

    這個十三號包廂,也不知道是誰,看起來道像是在和自己作對一般。如果你今天真的要和我作對,我特么的玩死你。

    “是,林風哥哥。”荊柔也是冰雪聰明,瞬間就洞悉了林風的心思。

    荊柔的纖纖玉指,在報價器上輕點幾下之后,顯示屏上的數字,立刻變成了七十一萬。

    “一萬一萬的加,真的沒有意思。加得太少,有失我絕家大少的身份。就先來一個八十萬吧!”絕無忌想著,就在報價器輸入了一個八十萬的高價。

    “八十萬,十三號包廂出價八十萬,有比八十萬高的嗎?”祁老頭已經樂開了花,心里暗嘆林風是自己的福星。

    “阿柔,再加一萬。”林風道不是真的要拍下鳳頭釵,只想惡心惡心那個跟自己作對的家伙。

    八十一萬……

    九十萬……

    九十一萬……

    “可惡,這家伙一次只加一萬,看起來也囊中羞澀啊!就這點神晶,竟然好意思出來泡妞。”

    “無忌哥高明,林風那小子肯定是沒神晶的。他跟我一樣,剛從下界上來,哪里來的神晶,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拍賣會包廂的。”

    絕無忌和絕無神一唱一和,很快就確定了林風是真的沒有神晶,而鳳頭釵的價格,也被推到了一百五十萬的天價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萬,有沒有比一百五十萬更高的。”祁老頭忍著笑,看向林風所在的包廂。

    “阿柔,一百五十萬太高了,我們沒有那么多神晶,所以,放棄吧!”林風見鳳頭釵的價格,已經出了其本身一倍不止,感覺已經差不多了,出言讓阿柔停止了競價。

    “林風哥哥,你真壞。”阿柔噗嗤一聲笑了,對林風嬌嗔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萬第一次,一百五十萬第二次,一百五十萬第三次,成交,恭喜十三號包廂。”祁老頭一錘定音,宣布這一次拍賣結束。

    “靠,林風怎么不出價,他怎么可以不出價。”等到祁老頭喊出成交,絕無忌都沒有等到林風出價,氣得摔掉了手中的茶杯,臉上青一陣白一陣。

    倒不是絕無忌出不起一百五十萬神晶,只是花一百五十萬神晶,拍下一件一無是處的鳳頭釵,絕對是流光神城的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一想到被人用傻子一樣的眼光看著,絕無忌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“無忌哥不必生氣,這個仇等一下就能夠報回。”絕無神說完,附在絕無忌耳邊耳語幾句,立刻讓絕無忌眉開眼笑。

    拍賣會還在繼續,一件又一件拍品,如走馬燈一般,被人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一連一個時辰,林風都沒有看到一件心儀的拍品,只能坐在八號包廂中呆,不禁對這次拍賣會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下面,將要拍賣的物品,是一只仙帝九層的妖獸,鯤鵬血脈的金雕,起拍價三百萬神晶,每次加價不得低于十萬。”在祁老頭的聲音中,一個巨大的籠子,被抬到了拍賣臺。

    林風眼中閃過一道寒光,落在那個大籠子上面,一只被扒光了羽毛的無毛雞,正蜷縮在籠子里瑟瑟抖,用怯怯的目光打量著這個未知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不要讓我知道這是誰干的,否則我會讓你好看。”林風恨恨的想著,心里想著,不管付出多大代價,也要把金雕給救出來。

    祁老頭還沒有喊開始,大廳之中的人已經摩拳擦掌,開始了競價。

    金雕雖然只是仙帝九層妖獸,卻擁有一絲鯤鵬血脈,不管是提純出來,還是成長潛力都很大,引得眾人爭搶。

    “頭疼啊!看來要大出血了。”林風揉著太陽穴,冷眼看著底下的瘋狂競價。

    “五百六十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百二十萬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的一會兒功夫,價格一路飆升,就達到了六百多萬,比底價翻了一倍,把大多數人都阻攔在了高價之下。

    “八百萬,應該差不多了吧!”林風呢喃著,在報價器上寫下了自己的價格。

    “二樓包廂終于出價了,看來這只無毛金雕,也能夠拍賣出一個高價來。”祁老頭內心火熱,目光炯炯的看向了二樓。

    “林風終于坐不住了,無忌哥,怎么樣,這一次他還不是乖乖的任我們拿捏。”絕無神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,對絕無忌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,你算是幫哥哥我出了一口惡氣,哥哥我欠你一個人情,以后有什么難處,直接跟哥說。”絕無忌拍著絕無神的肩膀,向絕無神承諾。

    要是他知道,絕無神曾經被林風追殺,他就不會這樣說了。

    “先來個一千萬跟你玩玩。”絕無忌自語著,直接在林風報價的基礎上,添加了兩百萬。

    “一千萬,十三號包廂出價一千萬,有比一千萬更高的嗎?”祁老頭激動了,林風和絕無忌杠上,一定可以把金雕拍出天價來。

    “十三號,又是十三號,這傻十三絕對是成心的。”林風冰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但是內心卻在咆哮。

    “不對,這個傻十三處處針對我,難道他認識我。”短暫的憤怒過后,林風恢復了平靜,并開始在心里琢磨起來。

    “在流光神城,認識自己,跟自己有仇的,就只有絕無神、絕無忌、還有絕跡這幾個。”林風在心里捋了一遍,把自己有仇的幾個人都一一列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沒有錯了,十三號的傻叉,應該就是絕家的幾個人之一。肯定是我在商樓大廳,拿出拍賣會包廂玉牌的時候,被他們的人看到了。”林風心里門清,知道是絕無忌等人在算計自己。

    “看來,金雕點背,被人給抓住了。也不知道,云飛仙帝那家伙怎么樣,但愿他沒有落進魔族的手中。”林風嘆息著,為云飛仙帝祈禱。

    “金雕,你等著,主人這就來救你。絕無忌,你們有張良計,我林風有過墻梯,你們的算計,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。”林風嘀咕著,從戒指中把一枚傳訊符寶取了出來。這枚符寶,還是前兩天世薇薇給他的。

    “薇薇小姐,我想請您幫我一個忙,那金雕是我朋友,我想請您幫忙拍下來,我給你一瓶涅槃丹,怎么樣?”林風把自己的想法,給了世薇薇。

    就在林風做這些事的一會兒功夫,金雕的價格也節節攀升,并過了一千二百萬。除了十三號包廂之外,二樓還有幾個包廂,也參與了競價。

    “林風,這沒有問題,我一定把金雕完完整整的送到你面前。另外,那金雕是絕無神送來參與拍賣的,我們根本不知道是你的朋友,要是知道,我們肯定會拒絕的。”世薇薇承諾了林風,并澄清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謝謝!”林風再次送訊息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,你就晴好吧!”世薇薇說道。

    金雕的價格還在繼續上漲,可林風卻沒有參與競價,這讓絕無神和絕無忌的臉色,變得很不好看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