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土靈珠在荒天塔安置好之后,林風立刻告別了器靈小天,馬不停蹄的回到了靈兒所在的那一處山谷。

    過了一天的時間,當林風再次見到靈兒的時候,新豐身上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。而山谷之中,也添了十幾座新墳。

    “林風兄,那獨角賊子怎么樣了,有沒有抓到。”新豐一臉急切,想知道獨角魔人最后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新豐兄放心,這個世界上再沒有獨角這個人,也算是給你的兄弟們報了仇。”林風說著,又把獨角魔人怎么殞命的一幕向新豐和靈兒說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!”新豐一連大叫三聲好字,突然跪倒在地,悲切高呼道,“離鳳兄弟,你們安息吧!那群魔族賊子,已經通通授,林風兄弟給你們報仇了。”

    見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落淚,林風只能安慰一句,節哀順變,就帶著靈兒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“林風哥哥,你看,這些都是靈兒的戰利品,嘻嘻……!”靈兒獻寶一般拿出一捧儲物戒指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不錯,靈兒現在也是小富婆了。”林風親昵的揉了揉靈兒腦袋,靜靜的等待著新豐從悲戚中醒來。等新豐醒轉,也是林風跟新豐告別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一刻鐘之后,新豐終于收起了眼淚,從悲痛中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“林風兄,謝謝你!”新豐鄭重的對著林風一躬到底。

    “逝者已矣,都過去了,你也不要放在心上。這處山谷中,還有許多土靈晶存在,你可以好好的尋覓一番,我們就此別過。若你想離開,可以讓三頭狼妖送你出谷。”林風扶起新豐,對新豐安慰交代道。

    至于三頭狼妖,林風從來沒有想過要帶在身邊。在剛剛等待的一刻鐘里,林風已經交代好三頭狼妖,并給了三頭狼妖一些特殊的丹藥,感謝他對靈兒的保護。

    “林風兄要走,那我們后會有期!”新豐沒有問林風要去哪里,也沒有想要跟林風一起,立刻跟林風拱手告別。

    他跟林風只是萍水相逢,人家救了他兩次,還把這個寶地留給了自己,已經是仁至義盡。

    “后會有期!”林風拱手。

    “新豐大哥,再見!”靈兒也學著林風拱手,沖著新豐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在新豐和三頭狼妖依依惜別的目光中,林風帶著靈兒,往山谷深處走去,很快就消失在新豐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“林風哥哥,我們現在去哪兒!”路上,靈兒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“山巔之上,有一塊石碑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寶貝,現在我們就要去把石碑拿到手。”林風對靈兒沒有絲毫隱瞞,把關于無盡碑和解封符和盤托出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靈兒一定幫林風哥哥找到無盡碑。”靈兒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靈兒肩頭的小銀子根本插不上話。在林風的護佑之下,穿過層層土色霧氣,在山谷盡頭,一座籠罩在土色霧氣中的巍峨大山,聳立在兩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無盡山嗎?也不是特別高啊!”靈兒昂起小腦袋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應該就是這里了!”只有林風自己知道,他帶著靈兒走到這里,是多么的艱難,要不是自己神體巔峰的肉身,早就被這里無處不在的壓力壓得粉碎。

    更何況,林風還要分出大部分精力,去照顧身邊的靈兒和小銀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林風哥哥,這里也沒有路上去啊?”林風看著光滑的峭壁問道。

    “路是人走出來的,走的人多了,就有路了。這里沒有路,說明這里沒有人來過,我們找到無盡碑的可能就越大。”林風說完,把靈兒放在了自己的肩頭。

    林風一步邁出,身體跟峭壁成垂直狀態,就想往無盡山上走。

    “嘩啦……。”

    林風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,從上壓下,腳不自覺的從上面滑落下來,把林風壓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無盡山果然不一般,想要得到無盡碑,還真是不容易呀!”林風想著從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“靈兒,怎么樣,有沒有傷到?”從地上爬起,林風趕忙問肩頭的靈兒和小銀子。

    “林風哥哥,剛剛太可怕了,我的骨頭都有一種被壓碎的感覺。”靈兒輕輕的拍著自己胸口,一副后怕的樣子。

    小銀子也跟靈兒差不多,緊緊的卷縮成一團,瑟瑟抖著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哥哥沒有保護好你。”林風有些自責,自己還是有些托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關林風哥哥的事,是靈兒太弱,拖了哥哥的后腿。林風哥哥,你把我和小銀子,送到荒天塔中修煉吧!等你到了山巔的時候,再讓我們出來。”靈兒不想再給林風增加負擔,要求進入荒天塔。

    “也好,這里確實不適合你和小銀子,就是我想要上去,也沒有那么簡單。還不知道,山上有什么危險。”林風沉默片刻,答應了靈兒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那林風哥哥你小心點,靈兒在荒天塔中等著你,你現在就送我們就去吧。”靈兒有些擔心的叮囑林風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你林風是哥哥最厲害的。”林風說完,心念一動,直接就把靈兒和小銀子送進了荒天塔。

    “無盡山,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征服,把你踏在腳下。”林風一咬牙一跺腳,再次向無盡山起了沖鋒。

    林風身形如電,很快就沖到了兩三百米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沒有靈兒的負擔,果然是輕松了不少。”林風想著,就準備一鼓作氣,再往上走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可是還沒有等到林風踏出腳步,一股讓人無法抗衡的壓力,又如潮水一般涌來,重重的把林風拍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尼瑪,要不要這樣狠。”林風扭動脖子,身上骨骼一陣咔咔咔的怪響,吐出一口老血,憤憤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還就不信了,今天我就上不去。”休息了片刻,林風再一次沖向山巔。

    縹緲虛空步運轉。

    混沌神體訣運轉。

    林風把無雙劍拿在了手中,再一次沖到了剛剛被拍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一股巨力再一次拍下。

    林風果斷的一劍刺出,電光火石之間,無雙劍直奔峭壁而去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。”無雙劍刺在峭壁之上,出一連串的咔咔聲,一串火星四濺,無雙劍只在峭壁上留下一道痕跡,卻沒有刺進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雖然還是被一拍到底,因為有無雙劍減,卻也沒有前一次狼狽。

    “靠,這山壁之石,已經堪比極品神器了,我的無雙劍也是極品神器唉!”林風看看手中的無雙劍,嘆息著把無雙劍收進體內。

    “看來,只能用它了。”不得已,林風把荒天塔中的暗影之匕再次祭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暗影,你可要給力一點,不然我真的上不去啊!”林風對著暗影之匕喃喃說完,暗影之匕上出了一聲嗡鳴,像是在回應林風。

    而一門心思都在怎么登上無盡山的林風,卻沒有注意到暗影之匕這一點小小的異樣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蹬……。”

    縹緲虛空步閃爍,林風猶如幽靈漫步,踩著光滑如鏡的峭壁而上,在那一股巨力襲來之前,林風來到三四百米距離處,手中暗影之匕往峭壁刺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聲脆響,暗影之匕如切豆腐一般,深深的扎進了峭壁。

    林風緊握著暗影之匕,身體牢牢地貼著峭壁,盡可能的減少從上而下巨力的沖擊。

    巨力來得快,去得也快,幾個呼吸的時間,那股巨力就消失無蹤,可林風感覺自己的身體,就像是被一輛高行駛的火車,從上面碾壓過去一般。

    盡管身體難以忍受的疼,可林風咬牙生生的忍受著,拔出暗影之匕,再次向上竄去。

    大概又是三四百米距離,林風再次感覺到了巨力來襲,毫不猶豫的揮匕刺出,人附在崖壁之上,整個動作一氣呵成,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沖刺、揮匕、附著崖壁,同樣的動作,林風自己都不知道,已經做過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巨力,都讓林風痛不欲生,卻也同樣打熬著林風的神體。讓他已經神體巔峰的身體,距離突破又近了一步,卻沒有突破。

    抬頭望望頭頂上的無盡山,林風現無盡山依然矗立云端,離峰頂依然遙不可及。

    這一刻,林風終于知道,無盡山為什么取名無盡山了。

    “照這樣的度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一個頭啊!”林風心里一聲嘆息,卻沒有一絲放棄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路攀爬,時間就在這樣周而復始中過去,一天,一月,一年……

    三年時間,林風都用在了攀爬無盡山上,雖然沒有修煉,林風的修為,卻也一點一滴的增長著,在不知不覺之間,邁過了天神巔峰的門檻,晉級到了主神初期。

    “就差最后一哆嗦了!”看著峰頂就在眼前,林風眼中留下了激動的淚水。

    林風知道,這最后一哆嗦,肯定不是那么好過的,趁著沖刺的那幾個瞬息,林風把大把的丹藥,倒進了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每往前一步,從上而下的巨大壓力,就會增加一層。現在已經到了最后一哆嗦,林風相信,這一次的壓力,肯定不是一般的巨大。

    “無盡山,我馬上就要把你踩在腳下!”林風大聲喊著,瘋狂的沖向山頂。

    “轟轟……。”

    猶如炸雷一般的巨響,伴隨著巨大的壓力,猶如滔滔江水從九天落下,當頭襲向林風。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