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

    402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

    蘇楊的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。

    剛開始,他的重心放在了巡查上,找出不足,發現缺陷,及時督促整改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蘇楊的工作嚴謹而有效,他巡查完畢的第三天,張桐帶著專家組前來驗收檢查,任憑專家組怎么挑挑揀揀,都找不出什么毛病,王院長因此被上級首長好好的表揚了一通,不明就里的人以為一切都是王院長的功勞,但很多人還是心知肚明的,蘇楊也功不可沒。

    巡查工作告一段落后,蘇楊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巡視上,主要是到處轉悠,如果哪里出現了緊急情況,立即上前幫忙處理。

    這一個工作依然是李云林娜楊欣跟著他一起做。

    那三個家伙都是總院急診中心的骨干,做這一個工作應該是很得心應手的。

    剛開始的時候,他們對蘇楊懷有淡淡的排斥和敵意,所以對蘇楊多是一副陰陽怪氣的模樣。

    蘇楊后來了解了一下原因,其實并不復雜,他們的帶組教授出了一點問題,被開了,也正是因為那個家伙出了問題,張桐和蘇楊這才急急忙忙從首都趕來。他們的老大被開了后,他們三個分別被從原來的組織抽調出來,一起組合進了巡查組,給蘇楊當組員,所以他們以為他們老大被開是張桐的原因,而蘇楊跟張桐是一伙的,之所以把他們三個安排給蘇楊,就是要讓蘇楊給他們小鞋穿。

    后來,專案組公布了案情,以儆效尤,引起了不小的震動,李云林娜還有楊欣三個人這才發現自己錯怪了蘇楊。

    所以,之后的工作三個人雖然不至于獻媚奉承,但也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充滿敵意了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一轉眼,軍運會就要開始了,運動員已經開始進駐,運動會雖然還沒有正式召開,但醫療保障組的工作卻已經如火如荼的開展起來了。

    運動員進駐,各種各樣的情況就接踵而來了,有水土不服病倒的,有因為中國的食物太好吃了而把肚子吃壞了的,也有在適應性訓練中受傷的,各個醫療點都忙到了飛起,但還好,多是一些小災小病,處理并不復雜。

    這一日,蘇楊和李云他們巡視到了一處比賽場地,蘇楊把車停好,帶著三個人下了車,他們正要往里面走去,忽然,砰的一聲,一個黑人小伙子摔倒在他們前方十多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個小伙子正在和十多個人一起跑步,跑著跑著,忽然一下摔倒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情況,蘇楊立即小跑過去。

    林娜連忙提了急救箱正要舉步跟著過去,李云忽然一下扯住了她。

    干嘛?

    林娜不解地看著李云。

    李云搖了搖頭,然后用眼神看了蘇楊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試試他?”林娜一愣,隨后用眼神詢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云點了點頭。站在一旁的楊欣也沉默著表示默認。

    “這?”林娜愣了一下,不過,最后,她還是趁李云不注意小跑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叛徒!”李云恨恨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過他和楊欣還是很快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時,蘇楊已經來到了患者旁邊。

    他的隊友們都緊張地圍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大家讓一讓!我是軍醫!”蘇楊一邊大聲地用英語說一邊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袖標。

    嘩啦。

    旁邊的那些人員連忙讓開了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蘇楊迅速來到患者身前蹲下,簡單查體。

    患者突發暈厥,意識不清,大汗,面色蒼白,無嘔吐,無肢體抽搐,無大小便失禁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,蘇楊用手在患者身上的人中等穴位掐了掐,施展了一番大師級按摩術。

    很快,患者意識好轉,但仍不能睜眼、不能言語、肢體不能活動。

    想了想,蘇楊打開隨身帶著的包,從里面摸出一盒銀針出來,常規消毒,然后針刺人中穴、合谷穴、足三里等主要穴位。

    針灸結束,患者睜開了眼睛,恢復了意識。

    蘇楊一邊收銀針一邊對趕過來的林娜道:“給他量一下體溫和血壓!”

    林娜在測量的時候,蘇楊對系統下令道:“系統診斷。”

    “叮——患者,男,23歲,長跑4300米突發暈厥。

    體溫37.8 c,血壓82/60 mm hg。

    經過針灸治療,已經蘇醒,但反應遲鈍,頭暈、雙眼視物模糊,雙下肢肌肉酸痛。

    血常規:wbc16.6x10^9/l,中性粒細胞(neut)85.5%,plt70x10^9/l;

    尿常規:尿蛋白(3+),glu(3+),潛血(3+),酮體(2+),可見大量顆粒與透明管型;

    肝功能:總膽紅素75.9~116.3 μmol/l,alt 1256~3855 u/l,ast 1163~3625 u/l;

    肌酐158~153 μmol/l,尿素氮9.15~8.16 mmol/l;

    肌酸激酶 1134~7045 u/l,ck同工酶114~147 u/l,α-羥丁酸脫氫酶379~760 u/l。

    診斷: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。”

    聽到診斷結果,蘇楊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,他用英語詢問了起來:“你好,我是軍運會的軍醫,你剛才暈倒了,我懷疑你得了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,所以現在要問你幾個問題,希望你能如實回答。”

    此時,李云和楊欣都詫異地看著對方。

    蘇楊的診斷也太......

    那個了吧!

    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?

    橫紋肌溶解癥倒不難診斷,可是這肝炎......他也能診斷得出來?

    就這么看一看就能確定?

    等他們回過神時,蘇楊的問診已經結束,很快,停在附近的一輛救護車開了過來,蘇楊和車里的救護人員一起護送患者去了戰區醫院。

    到了醫院,蘇楊當即就對前來接診的值班醫生道:“患者患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,給予大量輸液、堿化尿液、還原型谷胱甘肽保肝、果糖和復方氨基酸,能量合劑等。

    另外,加用甲潑尼松片8 mg/d,應用3日;甘草酸二銨注射液0.15 g/d,應用14日;硫普羅寧0.2 g/d,應用14日;保肝降酶,輸注人血alb 20 g/l(每次10 g/l,每7日1次,共2次);口服金水寶膠囊0.66 g/次,每日3次,應用14日......”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李云和楊欣聽了,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兩個人趁蘇楊不注意,悄悄去找了患者的主管醫生問道:“患者真的是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?”

    對方一愣,然后點了點頭:“對,經過我們醫院的專家組會診,患者的確是力竭性橫紋肌溶解癥并發急性重度黃疸性肝炎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云和楊欣聽了,眼皮都突突地跳。

    蘇楊的診斷竟然是對的!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他的診斷水平竟然那么高了嗎?
北海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