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一章 三刀

    本宮膚淺?

    榮寶公主仿佛聽到了什么可笑的事,她實在不想相信,這樣的一個人,竟然也是貪慕榮華富貴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莊柔一直像之前那般有趣,榮寶公主不在意給她一份位置,讓莊柔能夠入郡王府。

    但要是貪戀富貴,榮寶公主覺得像皇后那樣,悄然的弄死幾個妃嬪般弄死莊柔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她神情淡漠,散發著上位者的壓迫感,“還沒人敢這樣說本宮,男子才德為上,財富不過是祖上傳承,若無本事,只不過是睡吃等死的蟲蟻。”

    什么本事也沒有,把祖業吃到破落的紈绔她見的可多了。

    厲害的把爵位都給搞沒的,也不是少數。

    莊柔笑道“我自己便已經是個強者,為什么不挑個賞心悅目的男子,用不著他為我爭什么誥命,想要的東西我自己就能去取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否才華出眾,是否胸有大志,與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公主喜歡有才學的人,求的就是個賞才,若是嫁了個才子,便能身心愉悅。”

    她信口開河的繼續瞎編道“而我喜歡嬌生慣養,弱如冠雞的貴公子,沒事別給我念酸詩,一起吃喝玩樂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公主膚淺,是因為公主看中的是眾人口中的好男兒,而不是自己喜不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選自己喜歡的男子,才不膚淺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皺起眉頭,此話怎么有些怪異,世人覺得好的男子,怎么會讓人不喜歡。

    這時,莊柔又說“公主身居高位,習慣了被人捧在手心,要什么給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有兩種人,也許很適合公主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好像遇到街頭算命的騙子,明知道對方在胡說八道,卻又有幾分想聽,說不定能說中心里所想。

    她來了興趣,目光有神的盯著莊柔,也不說話,心中雖然極為想聽,臉上依舊保持著上位者的淡定。

    莊柔在大昊沒少見過這樣的權貴,似乎態度平和一些,就會被人蹬鼻子上臉一般。

    總要表現出一副尼姑或道士,輕風淡云什么也不在意的樣子,其實心中早如貓抓,急不可耐了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“一種自然是以公主馬首是瞻之人,雖然無味膩了些,但勝在隨心所欲,自己吃不了虧,生不了氣。”

    “而第二種,便是那對公主不屑一顧,不管公主做什么,都不領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嚴重的還惡言相向,反而讓公主覺得格外刺激有意思,對這種男人付出所有,只想著征服此人。”

    莊柔笑道“就算痛苦,也覺得心甘情愿,無比的歡喜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只覺得怒氣上頭,自己怎么可能會喜歡這種人,誰會如此賤!

    “這世上確實會有這種人,但本宮不會,相敬如賓即可。”她淡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世間的夫妻,大多成親之前,也就見過幾面,連交談都沒有,何來什么兩情相悅,能相敬如賓就算是最好的結果了。

    榮寶公主雖然不用像宮中的妃嬪那樣,討好自己的男人過活,可也不對以后的生活報什么幻想。

    這不,眼前不就有一位直接上門挑釁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的膽子怎么如此之大,就不怕自己動怒殺了她嗎?

    榮寶公主突然問道“你可有什么憑證?”

    “光憑你的片面之詞,本宮有些不信,這世上還有你這般厚顏之徒,千里迢迢過來見本宮。”

    莊柔瞧著她,慢條斯理的說“婚事是兩國定下,當時也容不得他拒絕。其實就算沒有我出現,公主也不一定就能平安無事的嫁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他是出了名的紈绔,根本就不顧忌什么臉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不用出現在公主面前,但同為女子,你總算和我有關,所以便過來勸一勸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“若你不愿意嫁過去,我可以想辦法,不然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仰起頭,露出上位者的氣勢,“不然如何,你想威脅本宮?”

    “不,此事也不是你主動請婚。當然就算是公主主動提的婚事,郡王能應下,那便是他的責任。”莊柔認真的說。

    “那時,我會把他射死在城門口,只能委屈公主做寡婦了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大吃一驚,她一直以為莊柔是來給自己下馬威。

    提醒自己就算下嫁成了郡王妃,她當個側妃或是妾,得到的寵愛也比自己多,只是個來秀寵愛的囂張女人。

    沒想到,她竟然想的是寧可玉碎也不為瓦全。

    榮寶公主質問道“你敢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,我從未想過和別人共侍一夫,也不是來嚇唬公主。”

    莊柔看著她,態度很堅定,“這是我與郡王的約定,如果什么也不做,那我們三人之中,必有一人要死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又說“憑我的能耐,公主你的人恐怕殺不了我,而郡王不想死,就得解掉我倆之中的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遠在它國的你,出了什么事,也是孤立無援呀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猛的一拍矮幾,怒喝道“把她給本宮拿下,亂刀砍死!”

    守在邊上的侍女早被兩人的對話驚嚇到,這個女人竟然是大昊那郡王的相好。

    大昊實在是欺人太甚,公主還沒嫁過去,就有女人尋上門來挑釁示威,真當憑著那小小郡王的寵愛,就能無法無天了?

    這人狂妄的沒了邊,敢到青梁來尋公主的麻煩。

    那幾名強壯的侍女如狼似虎的撲了過來,想把她活活撕爛。

    莊柔卻喝道“等等!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冷聲道“事到如今,你還有什么可狡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真心勸公主,既然公主不領情,那我只能讓公主知道我所言不虛。”

    莊柔一指旁邊的侍女,“她們身上應該有刀吧,我可以坐在這里讓公主砍三刀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可以親自動手,也能喚人過來。三刀之后,我要是死了就一了百了,若三刀之后我不死,就當公主同意不嫁了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一頭霧水的看著她,什么意思!

    看著莊柔那張自信滿滿的臉,她感覺到了深深的羞辱,“來人,給本宮砍了她的頭!”

    “公主,奴婢請命!”剛才被莊柔踢開的侍女,擼起手袖道,她早就想報剛才的一踢之仇了。

    榮寶公主點頭,“可以,給本宮用些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侍女轉身就跑外面去了,一會就提著一把大刀跑了回來,原來是去外面找侍衛借刀去了。

    防身小刀太便宜莊柔了,竟然自己找死,那當然就不能客氣,大刀砍下去更利索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掌多寬的刀,榮寶公主看向了莊柔,“本宮再給你一次機會,若認本宮為主人,不止饒你不死,還能讓你在郡王府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情有些復雜,除了恨莊柔挑釁自己之外,也覺得此人有些意思,以前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人。

    要是能留在自己身邊,肯定能打發掉在大昊的無聊日子。

    但她要是不識抬舉,就別怪自己心狠手辣了。

    莊柔卻歪頭笑道“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得寸進尺!”榮寶公主失聲怒喝道。

    莊柔呵呵一笑,“動手吧,我要是沒死,之后我倆就是朋友了,退婚的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榮寶公主被她氣得不輕,側轉身體不去直視她,“動手。”

    怕莊柔臨死前反悔,幾名會武功的侍女擋在了公主身前,一怕刺殺,二是擋血。

    聽說這人頭落地之時,血會飛濺起丈許高,可不能濺到公主身上。

    提刀的侍女獰笑著走到莊柔面前,“今天必叫你命喪黃泉。”

    莊柔不以為然的往嘴里塞了塊酥點,滿不在乎的說“可別說大話,拿點真本事出來,可別手軟了。”

    她賭青梁就算有能砍掉自己腦袋的高手,榮寶公主也不認識。

    要是運氣差些,算她知道這樣的人,但此地離寧陽城這么遠,現去叫人也趕不過來。

    鴻業帝還等著晚宴時見自己,莊策也不敢花幾個時辰等個高手來砍自己腦袋,要砍也就是現在的工夫。

    這侍女見她死到臨頭,還敢如此猖狂,頓時怒喝道“不見棺材不落淚,我要讓你后悔冒犯了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“話怎么這么多,快點動手,公主都等急了。”莊柔舔了舔手指上的點心渣,這些點心可真好吃。

    “喝!”侍女氣得雙手握緊刀柄,高高舉起,大喝一聲就往她的后脖頸砍了上去。

    莊柔沒躲閃,只是認真的舔著手指,那刀哐的一下砍在了脖子上,發出了不應該出現的異響。

    榮寶公主忍了忍,抱著可惜的心情,終于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一看,她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同那些一樣呆住的侍女,目瞪口呆的看著莊柔。

    持刀的侍女滿臉漲紅,刀還架在莊柔的脖子上,別說腦袋砍下來,連血都沒見。

    莊柔把手指上的點心渣舔完,側頭對身后的侍女說“我早講過了用點力,你就是不聽,現在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她又轉回頭瞧著震驚的榮寶公主,笑了笑,“還有兩刀,公主你剩的機會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侍女茫然的移開刀,只見莊柔的脖子上血口都沒有,只有一條淡淡的痕跡,被她抓了抓便消淡了。

    “有點癢,麻煩下次重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砍不傷你!”侍女反應過來,猛的提起刀就要再次砍下來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榮寶公主及時喊道。

    侍女停了手,很無辜又可憐的看向公主,她真的用力了,并不是故意想放過莊柔。

    榮寶公主注視著莊柔,聲音發冷,“喚呂將軍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名侍女趕快往外跑去,呂將軍來的話,一定能斬掉這個妖女的頭。

    莊柔眨巴了一下眼睛,伸手拿起點心繼續吃起來。

    保護公主的將軍?

    不足掛齒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。
北海攻略